English
蜀玉重铸国史
2012-03-22 10:27:52 来源:深圳特区报   查看评论 进入文化论坛 手机看新闻

  国史中上古三代的研究始终有个瓶颈,即要言华夏5000年的悠久,必究商周前史,但实际上,甭说夏朝,即使商代汤武之前,有称“早商史”的,也是本糊涂账,而要解此谜,则非穷究三星堆文化不可。

  今日高强度、高水准的民间收藏,今非昔比,故常给那些只盯着“项目”或“话语权”而并不潜心于读书与新材料的学人造成尴尬,但大家既同是赤子,何又不寻共通之道,重铸可信的国史,知为知,不知为不知,大可不必采取漠视、诋毁之策,演傲慢于愚蠢。

  中国人在古物上吃的亏,有史可鉴。上世纪,王国维便说过:“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现”。最先有孔子壁中书,遂有汉代今古文学兴,晋代出汲冢竹简,便有经典新释。近代更甚,上世纪号称的华人四大学问,甲骨学,敦煌学,汉简学,内阁大库档案,也都因古物发现而盛极一时,延续至今。

  彝族学者阿余铁日破译的三星堆文化玉印

  相反,古物的湮灭,流失,也永为华夏文明之痛。汲中书虽问世,却遭永嘉之乱,所剩无几,上古三代史诸多关键,遂遗留为问题。雕版印刷流通前,更多典籍灰飞烟灭,也只言片语为后人辑录。甲骨文早期出土约十万片左右,外国所得即达半数。西域、敦煌古物更惨,几乎被欧美、东瀛一网打尽,分散在海外三十多家博物馆机构中,西夏古物也全躺在俄国。作学问,撮其精要,你就得外跑,拍照,抄录,摹写。故陈寅恪有名言:“敦煌者,中国学术伤心之地”。清朝内阁大库册表典籍,移午门博物馆后,竟有四分之三当废纸买,幸得罗振玉抢救。古物的罹难,最大规模,也最具象征的是圆明园,建筑给毁掉,老佛爷的念珠,乾隆的甲胄,给弄到法国枫丹白露展览着,展览一段屈辱史。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