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黔山写魂 为秀水立传——方坤山水画解读

2017-02-20 09:55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7-02-20 09:55:07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拟宾翁笔意图(国画) 方坤

  黎展华

  把对家乡的眷恋融入个人的审美情感,把黔山秀水的印象转化为独特的笔墨符号,用当代观念全新演绎出独具魅力的人文景观,有力地拓宽了山水画的艺术视野和审美空间,丰富了山水画的艺术内涵——这是我对贵州山水画家方坤先生山水画作品的一种解读。

  “能于同处求不同,惟能不同斯大雄”,贵州奇特的山水景观,多彩丰富的民族风情,清新隽雅的黔山秀水在方坤的山水画里处处都可以看到,且传递出一种春风化雨、摄人心魄的新鲜感觉,那种只有黔山秀水才有的魂灵,在方坤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是为与国内山水画不同的景象表达。

  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而不同的阶段都有自己的审美追求,方坤的山水画创作及审美情感的投入,既激活了传统山水画的传承,又推动了山水画的创新。无论是从题材内容、笔墨形式还是画面视觉效果或独特的审美特征,画家试图从一般化风格特点的作品中抽离出来。

  方坤山水画的主要特征是笔墨苍劲老辣,画面效果雄浑大气,但浑厚苍茫中亦不失娴雅俊逸,多崇山峻岭、层岩叠嶂又不乏幽谷迴溪、小桥流水。在追求巍峨雄浑的自然景观的同时,亦留意人文精神的营造。他在创作中追求“以墨求气,以水求韵,以线求骨,以点求神”,虽大刀阔斧,恣意纵横,亦不失规矩法度、人文精神。“夫象物必在形似,形似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可见用笔、用墨、用点、用线是方坤所重视的。他的山水画除了重视笔墨以外,还特别重视景致的营造,回归审美取向,力争情景交融,尽可能完美,并非一味得意忘形。他一向主张,一个好的山水画家,在造景方面应达到相当高度,才能谈造意的问题,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然,这里所谈的造景决非写实,这里的景是形而上的景,是画家心中的景,是传统山水画所追求的那种至高境界的景。在这方面,他最推崇宋代的山水画,主要基于两点:其一是造景,宋代山水画在造景方面可以说达到了极致。其二是境界的营造,即一幅画的精神所在。自宋元以降难有达到其高度者,究其原因,除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外,还渉及画家个人的学问、修养等。基于此,方坤在较长时间的宋画研习过程中,深深明白,要想在山水画创作中有所建树,光靠勤奋努力是不够的,还须增加各方面的修养,特别是文化修养。

  方坤居黔中,出生于书香世家,家风崇尚斯文,从小即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好读书,尤好读史。他学画是在对绘画史、美术史相当熟悉之后才开始的,基于此,他对传统的理解和把握会更理性一些。如前所述,他除对宋代山水画极力推崇外,在众多的近现代山水画家中,他选择了黄宾虹和陆俨少作为学习和研究对象,包括他们的人生经历、美学思想、艺术风格等,且一扎进去就是近20年的时间。

  在山水画创作中,方坤谙熟画理画法,以深厚的文化积淀做根基,注重笔墨语言的锤炼,造景与造意相结合,在遵守法度的同时,也注入了现代审美情感,使其作品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追求,受到大家的喜爱和肯定。观其作品,有笔有墨,有情有景,如诗如画,意趣横生,超然于“有我”与“无我”之间,在境界与形式感上,尽力“突破传统文人画淡雅疏朗、闲情逸致的格局”而“通达畅怀于崇高而又宏伟”的精神弘扬,致力于表现天地大美,气势恢宏的黔山秀水。他的山水画能让人充分感受到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与强烈的现代气息以及东方表现性特征的统一,方坤的画自有我在。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