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自然谈傅山书法及拍场真伪

2017-04-10 06:50 来源:美术报 
2017-04-10 06:50:07来源:美术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2016年6月底,浙江美术馆、山西博物院主办的《真山难老——傅山作品展》在浙江美术馆举办,2016年11月《我来添尔一峰青——傅山书画精品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国内一股傅山书法热传遍开来,人们对傅山的书法既有了一点了解,拍卖市场也更多了几分追逐。

  清初第一写家

  傅山(1607—1684年),原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名山,字青主,又号真山、公之他、观化翁、丹崖翁、濁翁、侨山、侨黄老人、松侨老人、朱衣道人、石道人,山西太原府阳曲县人。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死于清康熙二十三年,明清之际的思想家、书画家、诗人、医学家,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傅山“博极群书,时称学海”,对儒学佛学、经史子集、文学诗词、书法绘画、金石考据、医学医术无所不通,知识之广,成就之大,在清初诸儒中,无出其右者。傅山的书法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

  傅山出生于书香门第,有着深厚的家学渊源。曾祖傅朝宣是宁化王府的仪宾,承务郎,祖父傅霖是嘉靖壬戌科进士,做过山东辽海参议,父亲傅之谟,万历贡生,号离垢先生,以教书为业。傅山自幼聪颖过人,读书过目成诵,颇得时人称誉。7岁至15岁在家塾读书,“八九岁即临元常(钟繇)”,15岁入童子试入庠,20岁成为贡生。但他认为举子业不足习,遂读十三经、诸子诸史,文选、唐诗,以至佛教、道教经典。20岁左右,已于晋唐书法无所不临。30岁进山西最高学府三立书院学习,受到山西提学袁继咸的赏识。袁后被魏忠贤死党诬告,陷入京师狱中,傅山联名请愿上书,方使袁冤案得以昭雪,由此名声鹊起。

  明朝灭亡后,傅山出家为道士,常年奉母转徙,过着漂泊不定的隐居生活。顺治十一年,因受反清起义事件牵连而被捕入狱,后经友人全力营救出狱。此后,他便潜心于学术研究,72岁时,清廷诏举博学鸿词科试,青主被强召到京,但他坚不与试。朝廷特授中书舍人,傅山也拒不接受。傅山一生清贫自守,著述甚丰,有《霜红龛集》、老子注、庄子注、管子注、荀子注、鬼谷子注、淮南子注、《傅青主女科》等。傅山学术研究的重点是诸子,他以先秦诸子为中国学术的源头,主张经子史文平等,积极倡导并身体力行研究先秦诸子学说,开启了清代子学复兴的先河,成为清之后研究诸子的开山鼻祖。

  真率自然之书

  傅山的学书经历,早期学赵孟頫、董其昌,但后来对赵字贬得很厉害,“我不极喜赵子昂,薄其人而遂恶其书,熟媚绰约自是贱态。”他还说“作字先做人,人奇字自古。纲常叛周孔,笔墨不可补。”(《作字示儿孙》)这种论述针对当时奴书盛行的清初书坛无疑是一副清醒剂。喜以篆隶笔法作书,重骨力,宗颜书而受王铎书风影响,形成自己独特的风貌,中年以前已得时誉。清郭尚先《芳坚馆题跋》载:“先生学问志节,为国初第一流人物。世争重其分隶,然行草生气郁勃,更为殊观。”纵观傅山的书法,无论何种书体,都建立在“真率”和“自然”美学基础上,正如他“四宁四毋”所提出的,做到了以拙破巧,以丑去媚,少轻滑而多真率。

  傅山的草书,笔势雄奇,连绵缠绕,起伏跌宕,连带自然,尤得真率之妙。笔者以为,书法能写得真率,是最难的事,也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在这一点上,傅山要比王铎高明得多。北京故宫藏的《杜甫船下夔州诗轴》,圆劲沉着,连带自然。山西博物院藏《读宋南渡后诸史传轴》,流宕不羁,气势逼人。晋祠博物馆藏《东海倒座崖诗轴》,缠绕讲究,繁而不乱。上海博物馆藏《乾坤惟此事五言诗》,骨力洞达,遒劲妍美。晚年潜心王羲之草书,南京博物院藏《草书右军大醉七言诗轴》,草法纯正,气韵流美,深得右军书法三味。晚年草书《左传集锦册页》,字虽小,但苍而劲,法度森严,堪称晚年草书精品。

  傅山还擅长隶书、篆书和小楷,而且写得很有古意,非同凡响。北京故宫藏有他的一件篆书《唐诗轴》,用笔方圆并用,在李斯和李阳冰小篆的基础上结体又有个人的变化,重心上移,上紧下舒。傅山还擅写籀文,他的大篆《正气歌》,随形诘曲,图画性很强。傅山的草篆更是天机自然,超拔时俗。傅山的隶书《千字文》,摆脱了明人隶书的习气,结体化扁为方,以篆书的用笔来写隶书,篆隶破体,用字多古体字、异体字,充满金石韵味。清沈涛《瓠庐诗话》评:“先生隶体奇古,与郑谷口齐名。”傅山的小楷也非常精彩,他认为:“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他写的小楷《金刚经》,出于魏晋,宗法钟繇,被誉为神品,后人赞“能肆能醇”。

  “四宁四毋”美学

  傅山提出的书法美学“四宁四毋”——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对后世书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审美观与他热衷老庄,信奉道家,崇尚自然有很大关系。同时更与清初书坛董(其昌)、赵(孟頫)盛行,颓坠萎靡、柔弱无骨、熟媚做作的书风密不可分。他主张自然天倪,反对人力摆布。“写字全用人力摆列,则天机自然之妙境以安顿失之。”他强调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天”,“一行有一行之天,一字有一字之天。”难怪顾炎武在《广师篇》中说“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傅山对书法眼力很高,既自负也自傲,他曾表示:“莫说今人看不上眼,即看古人,上得眼者又有几人?”

  由于傅山的名声过大,求书者络绎不绝。但他厌恶世俗应酬,于是只好让儿子傅眉和侄子傅仁代笔应付求字之事。清人即有“其书奔纵豪宕,极为世重,而所见极多赝作。”可知在当时,傅山的书法赝品就非常之多了。但傅山的书法又因为功力高超,极难模仿,不仅通篇气势连绵,用笔缠绕流畅,而且结字奇逸纵横,走笔追风掣电,绝非一般人所能伪造。特别是他的书法一派天真,乃真性情流露,这是最难模仿的。造假者多夸张做作,在缠绕上显十分生硬,连带也不自然,一味在那里画圈,岂不知傅山的草书缠绕最见功力,繁而不乱,密中有舒,可谓是“圈圈里面见真功”。

  拍场赝品频现

  随着近年明清书法的转热,傅山书法在国内拍场屡有上拍,不少还拍出了不菲的高价。2016年西泠春拍《华严经及唐诗卷》以1725万元拍出。2016年6月江苏某公司草书杜诗《义鹘行》345万元成交;2016年6月某公司草书《常建诗》483万元成交;2016年6月北京某公司春拍《草书王阳明诗》805万元拍出;2016年6月北京某公司春拍草书《访隐者不遇》437万元成交;2016年6月北京某公司春拍《行书五言诗》575万元成交;2016年12月某公司秋拍《草书杜诗》218.5万元成交;2017年4月某日本拍卖公司《行书五言诗》估价250—375万元。

  目前拍场上的傅山书法赝品既有草书、行书,还有隶书和篆书,但是以草书最多,比例占十之八九。2016年9月,某家公司300万上拍一件绢本《草书自作诗》,打着谢稚柳的题跋,但点画轻滑,粗俗不堪,乃不折不扣的赝品。2016年11月某公司908.5万元成交一件《自书五言诗》,说是进了一本什么日本的出版物,但细看拍品,丑陋之极,跟傅山一点都扯不上关系。眼下拍场上不乏“巨制”,北京一家公司甚至连傅山《十二屏立轴》都搞出来了,但最终流拍,可谓荒唐。近日看到一幅绢本《草书杜甫诗》,原在内地流拍了,没想到2017年春拍又跑到香港120万元上拍了,真是赝品满街跑。总之,细查国内近年上拍的傅山书法,真迹十不见一,赝品多多,希望引起买家的警惕。牟建平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