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首期发掘工作收官

2017-04-12 10:06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04-12 10:06:23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首期发掘工作收官

  从今年1月5日开始,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工作已经进行了三个多月,受岷江丰水期到来的影响,考古工作将在今天告一段落。目前现场已经停止了发掘工作,并将在一个月后进行围挡拆除。预计今年的10到11月份将开展2017到2018年度新一轮的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发掘面积将在本次发掘基础上进行拓展,重点寻找发生在这一处江口战役的木质沉船。

  截至目前,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面积共两万平方米,出水文物近两万件,对于发掘出水的金银锭和金银饰品的鉴定研究工作也将随即展开。

  出水银锭折射明末大历史

  目前,“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已经发掘、出水文物近2万件,其中就包含大量的银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银元宝。这不仅反映出张献忠劫掠川蜀的那段往事,还折射着明末清初更为广阔的历史信息。

  在考古队展示的这7块银锭中,其中一块儿铸有“银 五十两 匠黎明”简短的几个字,而另外几块银锭,有的刻满文字,除标明50两外,还明确地写着“饷银”两字。

  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博士生导师周卫荣:在明朝,有的时候是把银两的来源和用途刻在银锭上;有的就标明50两,也许这一批铸造,有明确的来源和用途,没必要再打上那么多字。

  而“匠 黎明”三个字,则反映了我国古代银两铸造的另一项重要制度。

  周卫荣:“匠黎明”,也就是说这个银锭是在一个叫黎明的银匠铺里铸造的,就是这个意思;黎明,就是这个银铺的头,或者叫做负责人。

  从铸造工艺上看,这7块银锭正面依稀可见水波一样的纹路,底部则布满了蜂窝一样的孔洞。专家介绍,这恰恰是判定银锭成色、纯度好坏高低的重要标准。

  周卫荣:浇铸过程中,白银凝固释放气体,形成的孔洞叫蜂窝,在底部;它的表面会形成丝纹,表明银锭成色比较高,如果说掺杂了10%的铜,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专家介绍,这些50两的银锭应为官银。在我国古代相当长的时间内,银锭的最大制式为50两,其重量约为现在的1900克左右。民间或个人持有使用的多为10两以下的碎银。

  周卫荣:一两纹银可以买到几百斤大米,在当时两口之家,一年的粮食差不多了。所以它的购买力是非常大的。金银万万五,买到成都府是不成问题的。

  自张献忠江口沉银后,川蜀一带流传着“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的民谣,彰显着张献忠沉银的巨大数量。但明朝从朱元璋开始就禁止采矿,明代自产的白银数量相对有限。

  周卫荣:明代后期是白银使用和白银储备最高的。主要是通过全球贸易,海上丝绸之路进入中国的。大约从隆庆开关到明末,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到中国的白银要超过1万万两,也就是一亿两。

  出水文物数量多 增加文保难度

  从去年年底开始,张献忠沉银考古发掘已经持续进行了五个多月,出水文物近2万件,大量待修复的文物增加了文保工作的难度。

  长时间在水底的挤压和浸泡,很多出水文物都有沉积物附着和变形的情况出现,需要在现场对这些文物进行抢救性地保护。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任俊峰:现在就这枚银锭来说,我们现在肉眼看到的,这一块不属于银锭本身,应该就是在河床里边长时间挤压,可能和周边的一些环境融在一块,然后形成了一个银锭上的附结物,有鹅卵石或砂石凝结的话硬度可能会比银的硬度要高,我们如果用硬度高于银的东西来进行清理的话很可能会划伤它,然我们得非常非常小心。

  面对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文物保护人员首先会用一些试剂,对金银锭表面的附着物进行软化,然后用棉签蘸水反复擦拭,一层一层地把不属于文物本体的附着物剥离下来。在对文物表面进行清理以后,工作人员在一些金银器物上发现有很多无法清除的斑点。

  任俊峰:现在我们凭肉眼可以看到的一些斑驳的颜色,或者是一些黑色的东西,我们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如果说影响到它本体安全、稳定的,我们可能会进行清理。不影响它本身的稳定,那就不一定进行清理,当然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保持文物的原状,保持文物的历史沧桑感。

  工作人员介绍,通常一件文物需要两到三天才能完成清理工作,清理之后,文物会被送入实验室,进一步进行修复和整形,海量的文物增加了文保工作的难度。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