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于绘画与土地的赤子——高宏

2017-04-14 15:34 来源:中国网 
2017-04-14 15:34:09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高宏近照 “高宏是个有思辨能力的画家,痛苦地琢磨着生与死、农村与城市、革命与传统这类的难题。他敏感并敏锐地批判时下的一些亢奋而忙碌的中国当代艺术现象。说不定,高宏这个西北人的作品可以代表中国艺术家正探寻着的新方向里一个光明的方向。”

  ——倪俊(著名学者、评论家)

  “你要成不了,就是中国的问题。”

  ——张子康(今日美术馆馆长)

  “你好好画,你是大师,他们是画家! ”

  ——赵树林(策展人)

  高宏日记节选

  艺术创作的水准在于认识,认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会选择沉默,在漫不经心的过程中挖掘出深刻的时间与记忆。不同的认识,就需要有不同的目光,需要想象和创造,需要不断扩充自己的眼睛,但往往会被现实的流俗覆盖住我们的额头,遮住我们的半身,并很快将其放大参加到实用主义的行列,甚至比世俗还超的远,为了回避只好孤独,让更多的事物进入眼睛与自然一道继续打量世界。(2014.12.13)

  高宏 | 草原上上的村庄 纸本水墨 32x96cm

  躺在高出沟的土坬上凝望近处竖起的玉米秸秆和远方肃穆的苍山,个人的狂妄与嘲笑是如此渺小,当安静下来时腹中所有的词语被掏空,在土地与山之间听不到任何呼喊,只听到随风摇晃的残缺秸秆,荡出暗哑的呻吟,在风中用破碎的残叶舔着身子,打开冬天的干旱在单一蓝色下讲出镇静,祈盼的身子没有什么办法医治这里的干旱。沉静中安静的村落里唱响天堂的生活,向往幸福是人心中的大厦。言说的厚度就如同群山。生活被幸福和群山捆绑在起,躺在山坡上的草堆下凝望群山,祈望风吹走想法,一层层扩散在山外,心愿繁衍下新的生息来抵御土坬上干旱的诱惑。仰卧凝望单一的蓝与单一的群山,我希望裂开,让心灵的血液获得新的气象,超越这禁锢的山峦。(2014.1.3)

  高宏 | 村庄 纸本水墨 30x96cm

  绘画就是在平铺有序的自然中组织出一种新的秩序,并具有新的节奏。要求自己在作画时必须具备不寻常的欲望,在温柔、险峻的事物之间,寻找到不寻常的想象,用一种非常强烈的表达方式打开自己认为更广阔的视野。更要求在精神上有一个强大的支柱,要热爱自然,而且拥有画家的心,这样才有可能将自己的痛苦与精神在画面里最大限度地统一,让画更有气概,更富诗意。(2011.4.1)

  高宏 | 美丽 纸本水墨 37x96cm

  画画是一件庄严的事,要努力画出一些相对诚恳的东西,一定要认真对待作品像对待生命一样激发自己身上的能量,如果作品没有思想品质,我会责怪自己。 ——高宏

  对话高宏

  煦:您何时开始尝试水墨这种语言的?如何看待这一语言?

  高:我不是为了要画水墨而去画的,而是要实验自己的语言,要表达自己内心的一种感受。其实,我在零六年的时候就开始画一些小的水墨画,到零九年的时候我开始画一些比较大的水墨作品。一开始只是画着玩,没有想到能画到今天这种程度,在我看来我的水墨作品与油画作品所达到的高度是相同的。我感觉水墨与油画相比往往更加能够表达生命力,更能够接近人的精神层面,与灵魂对话,这是我感受到的。但水墨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临摹过画谱,也没有买过任何国画书籍,也不太关注当下其他水墨画家的状态,只是单纯的把水墨当成一种自我抒发与情感表达的工具与手段,我想表达人性、表达生命,不会去想它是不是水墨,仅此而已。

  高宏 | 层峦叠嶂 纸本水墨 139x69cm

  煦:在您的艺术生涯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的经历对您影响很大?

  高:真正教会我画画的其实并不是我去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学习,而是一个作家。零三年的两会期间我去了清华美院进修,当时的状态就是特别孤独。有一天我一个人去了王府井三联书店,突然翻到了一本书叫《遥远的清平湾》作者叫史铁生,读完觉得不过瘾,紧接着又在旁边找到他的另一本书叫《我与地坛》,是一篇散文,我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又把这一本读完,很长、很美,像诗一样。读完我恍然大悟,一个艺术家的内涵才是他的生命,而艺术真正的需求则是观察,实现生命的价值是需要通过眼睛来观察的。他把地坛公园里的每一株树、每一颗草、每一块瓦片,来往的每一个人都记录在了文章里,读后让我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仿佛那个院子我也去过一样,其实,那个时侯我还没有去过地坛公园。说来也怪,那一年的圣诞节就有人在地坛公园给我做了一个展览。当时,我在清华美院遇到从美国回来的倪军(过去《人物》栏目的主持人),他很喜欢我的作品,打算给我办一个展览,就在地坛公园里的一个院子(实际上就是一个马王庙,现在可能已经没有了),但就是因为这次展览、这个院子,把我留在了北京。说是机缘巧合也好、命中注定也罢,感觉冥冥之中都是安排好了的。

  高宏 | 景锁重翠 纸本水墨 100x50cm

  煦:您作品中大多数人物形象面部模糊甚至表情狰狞,同时传达给人一种沉重感与苦涩感,请问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高:这是我生命里、骨子里的,也是我从娘胎里带来的东西。小学的时候没有上过一天完整的课,每天食不果腹,后来到处借钱上大学... ...这些儿时的经历在我心底里留下很深很深的苦涩感。包括后来参加工作、娶妻生子,拼命攒钱来北京学习,这些过程中的那种生死纠葛、艰难困苦,彻底把我之前所经历的苦难所唤醒,我才能够体会当年父亲养活一大家子的艰辛,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黑暗。这个过程实际上也是内心不断完成自我的一个过程,也造就了我对生命的特殊感受,这种沉重感、苦涩感只有自己知道,跟别人讲起时它只是一个故事。

  高宏 | 高山景行 纸本水墨 100x50cm

  煦:在您看来优秀的艺术家应该具备哪几个要素?

  高:1.生活背景,有了生活背景就有了生命、个性;2.实践,你是如何走过来,如何完成你的生活背景的;3.世界性,就是远方。这三点如果不统一,基本不是一个好画家;这三点如果统一,你或许是一个好画家,但未必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优秀的艺术家还有更高的要求,你对生命的感悟要高于常人,你的坚持也要超越常人,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艺术家。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