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金军:山水画中的云境

2017-04-17 10:3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7-04-17 10:32:30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原标题:山水画中的云境

  姜金军国画作品网上展厅

  云是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说文解字》曰:“云,山川气也。从雨,云象回转之形。”云随天候而形成或厚薄或阴晴的变化,因其自在卷舒仪态万千,在古代就被赋予浓厚的理想色彩。古人言,“仰则观象于天”,主要是基于云气聚散所反映出的日月星辰等种种事物的意象变化。因此,在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就已经出现了云、雷纹样(统称回纹)。随着历史的发展,云成为诗人和画家倾心的审美对象。《诗经·小雅·白华》中有“英英白云,露彼菅茅”的诗句,屈原《九歌·东君》里有“青云衣兮白霓裳”的描写,曹植《洛神赋》用“轻云蔽月”来形容神女的美,《庄子·天地》中也有“乘彼白云,至于帝乡”的愿望。以云为主题的诗赋也很多,著名的有荀子《赋篇·云》、西晋陆机《浮云赋》《白云赋》以及晋成公绥《云赋》、杨乂《云赋》等。

  作为一种绘画题材,云在山水画的表现中也呈现出独特的美。山水画体系中的表现媒介非常丰富,如山石、树木、云水、楼台、舟车、行人、芦荻、飞鸟等,经由画家手笔的巧妙裁剪,以同样丰富的表现形式铺陈开,或青绿,或浅绛,或勾皴,或泼墨,诞生了展子虔《游春图》、李思训《江帆楼阁图》、范宽《溪山行旅图》、李唐《万壑松风图》、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以及沈周《庐山高图》等旷世巨作。在这些绘画作品中,云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表现作用。中国山水画强调“掇景于烟霞之表,发兴于溪山之颠”,此“烟霞”指的就是由云引申出的山水胜境。山以烟云为神采,云虽然无常形,却有常理,在山水画画面形式和意境空间的营造中常常起到画龙点睛式的作用——山无烟云,就好像春无花草、秋无月夜,虽有章法却无韵致,峰岭顶岱之山势无论连绵纵横,抑或盘礴浑厚,皆须挟烟云而显其秀媚。在中国山水画中,许多重要美学命题如气韵生动、计白当黑、有无相生、澄怀味象等都离不开云的烘托。所以无论是范宽《溪山行旅图》,还是李唐《万壑松风图》,画中巍然耸立的主峰并不显得呆板突兀,而是雄浑峻伟中有灵动隽永,其重要原因就是山根和两侧云的细腻烘托和巧妙映衬。面对这样的经典作品,我们如果只关注其中山石树木等所谓实景的刻画而忽略云的辅成作用,则很难理解中国画的蕴藉之美和空灵之美。

  在云的构思上,历代画家均注入了卓异的才情,使山水画“活”了起来。中国绘画史上对云的表述为今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如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中,有“可令庆云西而吐于东方”的理论构思。从最简单的客观形态上讲,云可分两种,有欲压城摧之黑云,有薄罗引素之轻云。在中国古代画家的审美视角下,云的形态却远不止于此。宋代郭熙曾论山水画四时云气之不同:“春融怡,夏蓊郁,秋疏薄,冬黯淡。”甚至我们常说的“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说的真山水中四时烟岚之不同。韩拙《山水纯全集》更是突破了狭义上的云朵,分别从云、烟、霞、岚、霭、雾、霏等角度对云气进行了广义的阐发。而清代恽寿平在《南田画跋》中对云的描述更加形象:“魏云如鼠,越云如龙,荆云如犬,秦云如美人,宋云如车,鲁云如马。”在这样的语境中,除了感佩古人文笔之精妙,今人应该能够体悟到古人对于烟云极高的关注度和极细腻的审美体验。从画题上,历代画家和诗人也总结了“春云出谷”“夏云欲雨”“秋云下陇”“寒云欲雪”等分类,这些都给山水画增添了浓浓的诗意和超然的境界。

  在云的具体画法中,要想“竖画三寸,当千仞之高”,体现山之高峻和景之辽阔,没有必要尽状其全貌,而是要懂得协调绘画中的其他因素以作映衬,如飞鸟、楼台以及日月等,以丰富画面效果,或借助“云横谷口”或“白云出岫”,以烟云“锁”其山腰这类巧妙的办法,对云进行置陈布势。现实中云的形态具有流动性和多变性,也具有它的自在性,如陶渊明所言“云无心以出岫”,因此,画云气的原则是见其大致气象而不追求固定刻画之形,要虚中见实,“无中生有”,以实现山势的开合变化和画面的虚实转换。

  历代画家在表现烟云方面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东晋顾恺之为表现《洛神赋》中的“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先以细线勾勒,再以墨、色逐次晕染以描绘六龙车驾前后的祥云,之后隋代展子虔、唐代李思训和李昭道画云均采用这种技法工整的勾填法并各有创获。随着审美观念的发展,王维提出了“闲云切忌芝草样”,并进行了变勾斫之法而为水墨渲淡的历史性探索,并由五代董源实现了“淡墨轻岚为一体”的写意趣味。体现云在营造画面意境中的作用方面,各家体悟略同,如郭熙追求的是“见其大意”;米芾追求的是“意似便已”;恽寿平追求的是“虽不必似之,然当师其意”,他们通过对云的巧妙描绘来统领山水画的气韵,成为后世画云所参照的基本法则。因此董源的“淡墨轻岚”和米芾父子的“米氏云山”,与其说是一种表现技巧,不如说是一种审美境界,当石涛“漫将一砚梨花雨,泼湿黄山几段云”的时候,中国山水画家对云的认知和表现也进入了更加挥洒自如的诗意王国。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云所代表的空间概念和审美意识绝不仅仅是物象之间的虚实关系,更是一种艺术境界和格调的高度升华,是画面中艺术韵律最大限度的延伸。懂得画云,懂得舒卷有致、收放自如的境界,才会更加懂得中国山水画乃至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韵味和哲学境界。姜金军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