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画画永远都不晚 比技巧更重要的是有趣和眼界

2017-04-18 08:22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4-18 08:22:02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中国诗词大会》背景图之一:蒹葭苍苍,白露茫茫,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中国诗词大会》背景图之二:纵被东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金叶

  林帝浣不是专业画家,却以画家的身份火遍了大江南北。201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中国“二十四节气”列入世界非遗,林帝浣绘制的一组“二十四节气”国画被挑选为申报推介宣传画,让世人领略到了独特的中国之美;央视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背景中出现的十幅诗情画意“中国风”背景画,美醉了很多人,也是出自林帝浣的手笔;在网络世界,林帝浣的摄影、写意国画、涂鸦漫画以及妙趣横生的配文早就为他赢得粉丝无数,他的书画随笔集《等一朵花开》还是亚马逊2016年度十佳好书。

  作为一名“素人”艺术家,林帝浣以一种业余的姿态做到了很多职业画家也做不到的事情。他认为,对画家来说,有趣和眼界才是最重要的事。

  毛笔就买便宜货 会画画的医生也很酷

  林帝浣最早对画画的兴趣是从漫画开始的。他上初中的时候,日本漫画刚开始盛行,林帝浣特别喜欢在书店、报摊蹭漫画书看。直到自己存下了足够多的零花钱,林帝浣买了生平第一本书——蔡志忠的《庄子说》,买回来后反复看,还用铅笔在作业本上把书临摹了一遍。直到现在,林帝浣闭着眼睛也能画出一个大脑袋小胡子的庄子形象。

  后来,林帝浣开始向漫画杂志投稿,收到的退稿信有厚厚一堆,但他锲而不舍。直到有一天,他正蹲在公共厕所看《幽默大师》,突然看到自己的漫画发表了。兴奋的他举着杂志一路高呼狂奔回家。那一年,林帝浣初中二年级。

  上了高中,一位郁郁不得志的美术老师一时兴起给学生们开了两堂关于国画的课,上完课之后,林帝浣对国画又产生了兴趣。他买来毛笔和颜料,自己琢磨着画起来。因囊中羞涩,林帝浣只能买最便宜的毛笔,颜料也只买了三种:花青、藤黄、赭红,这或许是至今他都很擅长用简单的颜料进行绘画的“历史原因”,而且很习惯用街边“块儿八毛”买来的毛笔写字、画画。“反正都会用秃,买那么贵的干什么?”他在朋友圈里这样打趣。

  考大学的时候,林帝浣也动过考艺术院校的脑筋,但他“一不小心”成了学校的状元,700多分的成绩“够上两次艺术院校”了。“我那时想,如果去美院,我可以成为一个画家,但我的人生志向似乎不止于此;而我的父亲又特别希望我能学医,因为他觉得医生永远不会失业。我想了想,其实当一个会画画的医生也挺酷,于是就考了中山医科大学。”

  医学院的学习培养了林帝浣严谨的思维和精准的动手能力,但没有磨灭他蠢蠢欲动的“文青之心”。他的爱好泛滥成灾:看书、练书法、写文章、摄影、旅行、钓鱼、研究烹饪、逛老城区、逛菜市场、到处溜达着找好吃的……每玩一样,林帝浣都恨不得倾尽全力,努力玩到己所能及的极致。

  原以为的“弯路”其实是启发艺术的直路

  就画画的专业性而言,在各种七零八碎的爱好中流连忘返的林帝浣似乎一直在“跑偏”,但当他绕了一大圈再回到画画的时候,赫然发现,最弯的路也是最直的路。他在绕路的过程中看到许多特别的风景,而这些看似无关的风景,其实于绘画都是有益处的。

  他会将摄影方面的收获用到绘画中,比如他在安昌拍了一只螃蟹,觉得还不过瘾,那就再画一只,不过他会将摄影当中一些光影和细微的色彩变化运用到画中,便有了一些别样的韵味。

  那些到处溜达的岁月也没有白费。这次诗词大会中一幅让人印象格外深刻的“纵被东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是节目组给林帝浣的“命题作文”,这两句诗是王安石描述当年长安杏花盛开的场景,让林帝浣想起了曾经在新疆杏花沟旅行时的所见,他同时感悟出诗句中的“碾”字最为精辟,于是画了一辆马车碾轧在一片粉色的花瓣海上。

  甚至学医的经历也给了林帝浣艺术上的启发。曾经有段时间,林帝浣对于书法用笔一直找不到感觉,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有所顿悟,而这种顿悟竟然是从医学来的。“历史上的书法家都有自己的顿悟过程,比如怀素说书法的用笔是‘惊蛇出草’,颜真卿说是‘屋漏痕’,而黄庭坚则是从船夫摇桨中悟到如何运用笔墨的。而我写小楷的笔法,那种轻柔而精确、蕴藏暗劲儿的笔法,其实和外科手术的用刀感觉很相似。”

  作为一名资深吃货,多年来在美食上倾注的热情,也体现在林帝浣的作品中。他写的书,比如《诗经绘》,除了充满文人画情调之外,各种关于食物的倾情描绘都让人垂涎欲滴。这里面有大理桃花酿、杭州莼菜羹、广东粉葛鲮鱼赤小豆汤、云南乡下配着金黄酸木瓜的酸辣鲫鱼,还有林帝浣小时候母亲煮的凉茶……这让读者惊讶地发现,《诗经》中竟然有这么多好吃的植物。

  经常会有朋友问林帝浣,现在开始学画晚不晚?他总这样回答:“学画画的最好时机,首先是十年前,其次是今天。”他觉得,画画一点也不难,每个人都可以画,不必拘泥于那些教画画的老师所说的素描、色彩、构成、造型,它们只和美院的应试教育有关。但其实,你只要拿起笔,直接画你想画的事物就可以了。绘画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相关的技巧问题,那遇到什么学什么就是了。所有的技巧问题,都是小问题,只要你坚持画出梦想中的画,这些技巧问题都可以轻易解决。

  如果说画画需要天分的话,这个天分其实是一个燃烧所有热爱和智慧的过程。对画家来说,有趣和眼界才是最重要的事。有趣才有诗意,眼界就是远方。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