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鉴何以两难?

2017-05-12 07:56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5-12 07:56:3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您看这张字写得怎么样?” 在日常生活之中,总有一些爱好书法的朋友,会问到这样的问题。他们面对一件书法作品时,询问水平如何?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太好回答。即便认真分析解答,也未必能说出来使观者满意的答案。

  书法作为艺术的一个门类,是需要大量艺术实践的,也只有这样,才会培养出具有相应的鉴赏能力的,我一直这么认为。虽然,魏晋时期有一种说法:“鉴者不书,书者不鉴。”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似乎强行把实践和理论二者分开来论。此种书论于今显然已不合时宜,不大可取了。众所周知,从事艺术者,必然要有一定的天分和禀赋,再去潜心研究,掌握专门的艺术技能和技巧,具有丰富的情感和艺术修养。通过创造性艺术活动,来满足内在的精神需要,以达到审美的要求为目标。

  此外,还应具备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想象能力,这一点也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古贤讲书法用笔,点如高山坠石,横如千里阵云,这些无疑都是从想象力出发,联系自然山川万物,发挥想象和创造能力。因此,可以说一件经典的艺术品,是无法复制的。鉴赏书法作品的水平高下,绝非时下评委在作品前停留几秒钟,就可以裁定其结果的。如果评委们,每每以这种快速秒杀的方式,日渐成为评判的习惯,视艺术作品为商品出炉的模式,势必事先准备一个固定的标尺,最后变成对艺术的亵渎。

  在众多书体之中,草书最难写,也最不好欣赏。当面对形形色色的、各种不同风格的草书,即便明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没有一定的艺术水准和相应的实践能力,也实在不容易评判其优劣。古人说作草如作真,写草书要当楷书去对待,也就是讲草书的写法,应有相应的准则,不能胡乱发挥。这种看似飞动洒脱的线条艺术,表面的龙腾虎跃,随心所欲,可以形容为“飞鸿戏海,云鹤游天”,但这都应归于高级阶段性审美意象。对于习练者而言,还是要从基本笔画、结字规律入手,打好基本功,再考虑书法的格调和意趣。目鉴欣赏就是进入审美层次的重要环节,当展开一幅书作时,如何去判断其水准?是想象重要,占据主导位置吗?有想象的目鉴,只能算作有灵性和感悟力。

  既然晓得了目鉴书法的门径,那么,目鉴的理想状态又该是怎样的呢?目鉴应该是培养观者炼就一双火眼金睛,即所谓目光如炬、目击道存。有一次和学生一同参观一个书法展览,我们恐怕开幕式上人多,影响专注力,不能静心观看,就选择第二天去。恰好我们来得正是时候,趁来看展览的人不多,可以对展出作品评头品足,说说真话,讨论一下书作的得失,以作为自己创作时的借鉴。彼此观后,再坐在一起,总结一下,聊聊观看心得。这时都会觉得,此间的真实和快意,以及对书法深入交流探讨后的莫大收获,哪怕是在作品研讨会上,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李敬东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