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特艺术学院与您相约520开启保罗·葛思谛的艺术观点

2017-05-16 17:41 来源:中国网 
2017-05-16 17:41:28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保罗·葛思谛:艺术批判性消失了吗?

  那特艺术学院特约授课老师之三:aul Gladston 保罗·葛思谛

  诺丁汉大学

  文化、电影与媒体系,视觉文化与批评理论副教授

  当代东亚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艺术家有国籍,艺术没有国界。那特艺术学院不受国界的限制,针对每一门课程的特点,从选择全球范围内优势学院中选择优势教师。那特艺术学院选择的教师或是所执教科目的领军人物,或是对此一课程有独到的见解和深入的研究,甚至是所讲述艺术事件的经历者和策划者,由他们把最恰当的课程带到学生面前。

  保罗·葛思谛是英国诺丁汉大学的教授,在爱丁堡艺术学院的深厚美术背景,以及比较文学和艺术批评理论的专业训练,使他既具备对艺术本身的领悟,又能从历史、哲学和批评理论角度,将艺术品置于更为宏大的社会政治语境之下。

  葛思谛对中国当代艺术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他长期为中国艺术杂志和报刊撰写关于当代中国艺术理论与实践的文章,其著作《中国当代艺术:一种批判的历史》,通过长达五年的学术研究,梳理了过去四十年中国现代和当代艺术史中的关键事件,将其放置于艺术与广阔的社会政治语境的关系下,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提供了一个生动的理论分析,被艺术家王广义认为具有“史诗般的迷人品质”,并被业内视作“引领中国当代艺术研究领域未来航程”至关重要的书。

  葛思谛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见解既生动有趣,又敏锐深刻。本文将分享他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过去与未来的生动解读。

  中国当代艺术为何兴起?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艺术界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度。这种认可度的形成主要有四个原因:

  1、中国当代艺术的创作者有时用非常有创造性的手法,将西方现代主义、国际后现代主义与中国本土的文化思想和行为互相结合 (hybridize),形成独特的态度、技术和影像。

  2、运用不同文化形式和技术的结合体/混合体,生产出所谓批判性、解构性地挖掘社会、政治和文化常规的价值。

  3、由于中国当代艺术中常规的艺术形式如帆布画、版画和塑造雕像的继续兴盛,满足了国际艺术市场的一贯偏好----那种方便携带、技术上明显经过精心制作及具有独特“光晕”(auratically unique) 的艺术品。

  方力钧版画

  4、由于中国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大规模出国而出现的个人、团体和机构间的跨国文化联系,使得中国当代艺术的生产在国际上得到更多的展示和接受。

  艺术批判性消失?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如政治波普艺术家王广义,玩世现实主义艺术家方力钧和岳敏君,及新达达主义艺术家黄永砯,他们的作品都以显著的技术或形式的完整性,及其可辨认的反权威的、批判性内容为特点。

  方力钧作品

  岳敏君作品

  而千禧年之后的大部分中国当代艺术,渐渐失去了这些强烈的批判性。虽然某些艺术作品的技术水准非常高(比如杨福东史诗般的电影装置),但是有明显的、可识别批判性内容的作品却寥若晨星。

  这种非批评倾向的艺术家,包括上海的年轻摄影家鸟头(宋涛和季炜煜)以及现居北京的画家宋琨。这些艺术家看起来似乎是有意识地自我回避直接批判的各种形式。他们更喜欢那种模糊的诗意般的审美表现形式,或对当地的情况、经验和身份认定狭窄地作出集中的表现。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