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2017-05-16 18:18 来源:中华教育在线 
2017-05-16 18:18:14来源:中华教育在线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蔡智艺术简介

  号一泉,1963年出生,研究生毕业,中国画研究院首届高研班结业,教育部博士班毕业。现任广西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画学院副院长,广西青年委员,漓江画派学术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协理事,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画院特聘画家、北京国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蔡智画集》、《名家名画——蔡智写意花鸟》、《蔡智中国画》、《中国美术家大系—蔡智》等个人画集多册。入选国家画院主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广西国画作品展”、入选全国政协主办的“广西是个好地方——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叶叶风情》60cm×240cm2010年写生

  2017年3月“立象尽意——蔡智中国画展”由中国画学会、国家画院美术馆、广西艺术学院等主办,在国家画院美术馆展出(展出大幅花鸟画作品123幅)。《立象尽意——蔡智中国画作品集(南国物语写生创作)(寄情花鸟 课徒小品)》两册,由中国书店出版发行。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春风如意》90cm×180cm2012年

花开南国

文/张晓凌

  近世以来的绘画风格之建立,往往从题材的转换开始。比如,岭南画派以现代事物入画,赵望云传移模写西北山水风物,陈师曾多写北京人物风俗,齐白石着墨于草间生计,皆开一代新风。最煊赫的例子,莫过于新中国初期反映现实生活的新国画运动。题材与绘画新体之间的这种内在性逻辑关联,为中国画笔墨的变革与突破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碧玉玲珑》68cm×68cm2002年

  蔡智的花鸟画多写南国嘉木异卉,与传统文人写意花鸟以梅兰竹菊荷为主的隐喻化题材倾向,明显拉开了距离。借题材之变,蔡智开启了一条通向现代审美的新路径:以现代视觉感受为南国花木传神写照,既以地域风物的新颖性、独特性以及嘉木异卉的蓬勃生机,成功地置换了传统写意花鸟以冷逸幽僻为主调的精神境界,同时,又借新题材的表现而启导新图式、新笔墨的建构。从这层意义上讲,蔡智是以现代精神拓宽了传统写意的仄径,在续写古老文脉的同时,也完成了传统文化资源的现代转换。反观历史,所谓“外师造化”,真义垂世,其在斯乎?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国风之四》180cm×180cm2014年

  外师造化之奇,于蔡智确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蔡智是广西人,他生于斯,长于斯,其生命灵智已经与这片南中国的热土完全融为一体。南国气候炎热多雨,花木生长繁茂,一年四季,奇花异卉俯拾即是,作为花鸟画家的蔡智,焉能熟视无睹而固守题材陈规?“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大自然正是蔡智寻找创作灵感,突破画法藩篱的艺术源泉。蔡智的写生具有双重性:既以视觉感受为依据,又以心源为洪炉。视觉的关照,使他能够准确地捕捉花木的形貌结构与生长特征;心源的熔炼,则又使他避免谨毛失貌而直抉写意真趣。因而,题材的置换,并没有成为蔡智疏离传统精神的借口,相反,他在新鲜视觉感受的刺激下,反而自我造就了脱略蹄筌、得意忘象的诗意化心灵。从创作中,蔡智游目骋怀于嘉木异卉之间,枝蔓花叶随其剪裁,繁枝疏叶任其分合,奇谲多变的花木意象纷至沓来,目击道存中,复归于写意真源。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碧天一色》137.5 cm×69 cm2008年

  为了表现出南国花木葳蕤、蓬勃的风貌与生机,蔡智的花鸟画构图多取团块式结构。一般而言,团块式结构以繁密复沓为特征,在视觉感受上,予人以饱满厚重之感,但它也易于壅塞而有悖于中国哲学“唯道集虚”的真义。但是,蔡智的机智之处在于,一方面以整体性结构近取其质,抟虚成实,与物象的局部性化实为虚、计白当黑形成辩证的统一;另一方面,又在物象的关键部位留下“气眼”,或以物象边缘的参差错落形成凸凹起伏的律动,从而巧妙地化解了画面的拥挤迫塞之感。另外,鸟儿被有意地安排在花木结构以外的地方,化静为动,为团块式结构平添了几分生机、几分诗意。

蔡智国画作品欣赏

《律动》136cm×68cm2008年

  花木生机的表现力,不但源自团块式结构的“近取其质”,也来自画家纵意裕如、矩.从心的娴熟笔墨。其笔意所至,或精密秀雅,如《南园物语1》;或逸笔草草,如《南园物语4、5、6》;或粗犷豪纵,如《南园物语24、37》;或沉凝霸悍,如《国风之四》;或隽逸疏秀,如《南园物语21》;或纵横争折,如《南园物语27》,变化多端,不一而足。观其笔线,其笔力鼓荡于虚实、起伏、衄挫、提按之中,笔势翻转腾挪、舒卷吞吐,辐辏于花木结构脉络之间。心法无轨,气势凌厉,风神自振。而其墨法,则擅于用水呈现,或浑厚华滋,或清淡雅洁,或带燥方润,皆水晕墨章,酣畅淋漓。其色彩,多以清雅为本,部分画作则脓丽秀媚,古艳高华。笔墨与色彩的结合,延宕生发,两不相碍,即持守了中国画以线立骨、笔墨合一的传统,又凸显了南国花木葱郁蓬勃、吐芳扬烈的精神意态。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