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特艺术学院带你了解更多更专业的法国西方遗产史

2017-05-17 18:46 来源:中国网 
2017-05-17 18:46:30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Dominique Poulot 多米尼克·波洛

  法国历史学家

  巴黎第一大学教授

  教授课程:西方遗产史

  艺术家有国籍,艺术没有国界。那特艺术学院不受国界的限制,针对每一门课程的特点,从选择全球范围内优势学院中选择优势教师。那特艺术学院选择的教师或是所执教科目的领军人物,或是对此一课程有独到的见解和深入的研究,甚至是所讲述艺术事件的经历者和策划者,由他们把最恰当的课程带到学生面前。

  多米尼克·波洛是法国著名历史学家,专注于研究博物馆史与遗产史。他是巴黎第一大学的教授,法国大学的荣誉成员、历史数据科学委员会前任主席。

  波洛在博物馆和遗产学研究领域的学术地位举足轻重,早在1989年,他的博士论文就激发了遗产知识的起源和法国博物馆教育。作为一个教授型研究者,他的著作展现出循循善诱和博学的完美结合。可以说,只要在博物馆和遗产学领域的人,几乎都看过的他的书。

  法国媒体称他为“我们最好的专家”,是极少数既具备严谨学术研究能力,又博学贯通所有相关领域知识,并具有丰富博物馆和遗产项目实践经验的权威学者。

  大革命与收藏

  法国博物馆是大革命的产物,同时,也与欧洲其他国家君主体制下的收藏有特别的关联。法国在南征北战中,收缴了大量财物,其中包括许多珍贵的艺术品,例如在意大利扣押的6张杜勒的画作,以及热那亚的另外8张,这些都被纳入拿破仑博物馆的收藏品中。

  杜勒作品Albrecht Du rer

  1789到1793年的革命对象,除了世俗王权,还有教会。在革命中,一些行事大胆的商人,如勒诺阿(Alexandre Lenoir)趁机搜集到不少从教会抄没,又被弃置在塞纳河边的艺术品,包括中世纪雕像、铭文和彩窗玻璃。

  就这样,在欧洲其他领邻国艺术品收藏逐渐削减之际,法国博物馆收藏却在迅速膨胀,甚至没有多余的收藏空间来存放。为纾解首都巴黎博物馆的空间压力,不少扣押的作品被送到外省的博物馆中。里昂,南特,波尔多等十五个法国城市,受惠于这项艺术品重分配的政策,不仅获得艺术品收藏,更因此得到兴建新博物馆的机会。

  里昂美术馆

  波尔多美术馆

  1789年之后的博物馆,与以往业余人士的收藏室脱离开来,成为一个既民族性又功用性的机构,致力于为公共精神的塑造和艺术的发展做贡献。在新的官方语境下,“公共建设”成为其最重要的目标。

  这座博物馆应当囊括整个国家素描、绘画、雕塑和其他艺术文物中的珍品成为艺术发展的见证。我想这里不仅应当吸引外国人,抓住他们的心,还应为提高公众艺术鉴赏力、培养艺术兴趣以及建设艺术院校作出贡献;这里应向所有人开放,每个人都有权利将他们的画架摆在博物馆内的画或雕塑前,按照自己的意愿素描、绘画或制作模型。这座建筑将为国家所有,决不允许个人独享…… 法国应当时刻向所有民众展示自己的荣耀;国家博物馆将成为最博学的地方,并享誉世界……

  ——1792年,法国内政部部长罗兰写给达维特的信

  “遗产”新命题

  在现代社会,“遗产”一词正成为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理由。近二十多年来,它从一个小范围的精英消遣变成一个大范围流行的“信仰”,似乎每一件事都会受到“遗产”膜拜的影响。

  其中最为显著的特征,即是关于关于遗产学的知识生产。对遗产最普遍的定义,是“一种民族认知的形式”。在这些年,波洛见证了业界“不知疲倦”的对遗产学内容的更新,以使之能满足关于档案、记忆、传统、寻根等不停变化的理念。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