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羽参差说“行气”

2017-06-12 13:49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6-12 13:49:5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晋 王羲之《丧乱帖》

  纸本,纵28.7厘米,8行,62字。现藏日本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从《丧乱帖》内容上可见王羲之的悲愤之情,“先墓”遭毁,却只能无可奈何,被修复,却又无法亲临抚慰,在这种战乱环境下,贵为“四大家族”之首的王羲之,当时其激愤、跌荡的心情,可想而知。从书法本身也不难看出,用笔以侧锋为主,如“顿”、“再”的首笔等。王羲之激愤的心情,辅以侧锋用笔,使通篇笔画提按变化极其丰富,笔画粗细反差极大,险劲沉着,加重了本帖在气息上的跌宕起伏,与其心境相适应。由于情绪激动,行笔的速度、节奏相对较快,还时常用一些草书的写法;结体、体势上,使用一些草法,如:羲、顿、楫、临、奈何。字的体势紧劲内擫,多有隶意,毒、益、荼、惟、摧等字的安排甚为巧妙;章法上,全篇浑然一体,常有上下两字笔势连接,如“痛贯”、“奈何”等。从第二行下部开始向右靠拢,使全篇有向左倾斜的感觉,增加了全篇的动势,也可见作者书写时已不顾及工拙,但却形成了自然的起伏跌宕。

  释文:“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虽即修复,未获奔驰,哀毒益深,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

  王学仲(1925-2013),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天津书法家协会主席。1953年起就在天津大学任教,兼任南开大学、广州美院及日本筑波大学客座教授。出版有《书法举要》、《中国画学谱》等。精通绘画、文学以及哲学的王学仲先生,对书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一行之间首尾贯串,把一个个字排列起来,大小、长短、肥瘦、向背、首尾之间,应搭配得当,尤其是笔画的排列由首至尾要气脉连贯,不懈怠,又不支离,这就是一行之中的行气。

  在一字之间,要有一根中线,不可偏离。在行草字中,似乎有一个字偏左,另一个字偏右,首尾连贯起来看时,还是在一根中线上。楷字也是这样,有的偏侧字如“夕”字、“戈”字,有撇的“才”字就向左,有捺的“之”字就向右,这就不能只注意到一个字的平衡问题,要从全行着眼。行气也就像人的走动,有时摆动左胳膊,有时摆动右胳膊,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字的左右伸缩摆动,也是为了变换平衡,串通一气,看上去气势仍连贯在一起。像王羲之的《丧乱帖》中,“荼”字突然向左,“毒”字突然向右,而使得从首字的“先”到尾字的“追”,仍然在一条中线上。

  字与字之间的行气固然是由左右变换着的平衡所造成,上面已经谈到,这里再进一步分析。不管楷字和草字,只要细心观察字的来龙去脉,就会发现每个字的笔锋衔接之处,都有承接和牵引着的笔锋。比如下一字笔锋的起处是承接上一字末尾的笔锋,也就是说是由上一笔的笔势连接过来的,那么下一笔的笔势就是牵引,即把下一字笔锋牵引出来,使笔与笔之间有照应,有交代,行笔自然有了连贯。上一行最末一笔与下一行的起笔也应遥相呼应,使其气脉通贯,隔行不断。楷字与草字的承接牵引是不同的,楷字是笔势相连,笔笔都断(即没有牵丝),只把上下笔画连在一起;而草书则是有连有断,特别是从唐代开始,几字相连的“连绵”、“游丝”草书多起来,我们在书写草书时,不可勉强用游丝连接,如果一二字连接还可以,三四字连接太多了,会感到牵丝缭绕,便有春蚓和秋蛇的毛病。所以只要笔断意连就行。明代书法家张绅提出的“笔意顾盼,朝向偃仰,阴阳起伏,笔笔不断。”即是指的笔意不要断。

  上下左右的行列布置方法,前人简单地形容为“发于左者应于右,起于上者伏于下”。清代书法家戈守智对上下左右的布列要求则更为具体:“如上字作如何体段,此字便当如何应接,右行作如何体段,此字便当如何应接。假使上字连用‘大捺’,则用翻点以接之;右行连用大撇,则用“轻掠”(即撇),以应之,行行相应,字字相承,俱有意态……”字的上下关系是俯仰的关系,在上之字要俯视着下面的字,在下面的字又仰视着上面的字,在左的字要照顾着右边,在右边的字要照顾着左边。最避忌的是每字雷同,上下齐平状如算子,这就把一行的布白和章法写得割裂了。特别是行草书,它是通过字的大小、阔窄、正斜、曲直来体现变化的。把俯仰顾盼巧妙地编织在一起了,把个别字统一在通篇字的大布白里,字距之间鳞羽参差,很少可以有一道虚白的横格线可以通过。“鳞羽参差”是唐代张怀瓘《用笔十法》之一,这一点不仅对一个字的结体有用处,对于行气和整个篇法的组织,尤为重要,即通过每个字的形体,或方或圆,或三角或扁长,以及大小的错综变化。

  在写楷字的时候,虽不具备草字那样多的变化,但由于汉字结构本身的长短、斜正、疏密,就不能做到绝对一致。“车”字就长,“两”字就短;“口”字就小,“体”字就大。我们也应在符合楷字端正齐整的原则下注意到行气的搭配变化,使之左顾右盼,牝牡相接,笔姿点画相呼应。如写“大夫”二字,左边都是撇,右边都是捺,如果采用同样的笔势去写,就没有变化了,如果上下字都有悬针,下一字便可改为垂露,第一字使用了折锋,下几字便可改用搭锋,即落笔直下不折的笔法,直到笔意尽了再用折锋,用以转换笔气,这样也就使上下有了映带关系了。王学仲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