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频道> 焦点> 正文

走进西瓜迷宫——2017 央美毕业展

2017-06-12 17:14 来源:美术报 
2017-06-12 17:14:40来源:美术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走进西瓜迷宫——2017 央美毕业展

  中央美院通过毕业季的一件融合大地艺术、行为艺术以及娱乐事件的“西瓜秀”,把想象的祝福、嘱托、告诫以及创造意识,送给毕业学子,也送给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们。而“西瓜秀”本身也因此有了接地气的“手搭命脉”的意义。

  6月1日,中央美院毕业季在一片瓜地中成熟。

  凌晨1点,来自北京大兴的数辆卡车将3000多个成熟的西瓜运到中央美院花家地校区的草坪空地上,连瓜带秧地摆好时,已是凌晨4点。一觉醒来的学子们,做梦也想不到,起来就是吃瓜的“六一”。不过,还没完,第一波吃瓜的兴奋,还没结束,下午4点,10辆顺丰快递车以及穿戴整齐的快递小哥,又把学校快递给1214名毕业生的1214个快递箱,整齐地码放在瓜地旁边,箱子里,是学校给毕业生的礼物,其中不乏名师之作。于是,毕业生们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亲爱的毕业生,你好,你的母校为你准备了一份毕业礼物,请你到西瓜地前签收,谢谢。”不去现场,我也能感受那一天,学子、老师、员工以及央美之外,天下网民们的惊喜。

  无疑,这是一件颇有创意的毕业作品。可是它的“意”,究竟在哪里?

  首先,它从当下消费社会追求快感入手,创造了德波所说的“奇观社会”。瓜地和校园;自由市场和学术殿堂,本是两不相干的社会。但是,当艺术家把瓜地搬到殿堂般的大学校园时,就如同杜尚把小便池摆进了美术馆,不仅创造了“奇观”,而且打破了自由市场和学术殿堂间的门槛禁忌:作为瓜地的市场,不再出售具有商品属性的西瓜;而强调精神的殿堂则从形而上回到形而下,借助商品形象,阐述“一味百年心”的厚爱。按照德波的理解,形象即商品。央美在剥去作为商品的西瓜的商品属性时,又借助顺丰快递小哥的本色出演,成功塑造了自己的学院形象。因为“形象就是商品”,所以,央美在当下消费社会的这次貌似远离市场的推销,却有了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与美学意义。

  其次,我们再回到西瓜本身的意义。

  第一,西瓜有消暑之效,故其最早的名字是寒瓜。因其是从非洲传入我国新疆,才叫西瓜。作为消暑佳品,西瓜单体个头很大,一人很难独自享用。所以,享受西瓜美味时,往往是一家人或朋友们共同享用。西瓜也因此有了家,有了和家有关的团圆、和美之意。

  第二,成熟的西瓜果肉鲜红,但其红颜色的色度比大红色淡些,稍带桃色,属于暖色系,却又颜色非常明亮。西瓜红不是红得出挑的一种颜色,它把不易察觉的一丝张扬藏在色调里。由于西瓜红比较衬托肤色的颜色,而且会给人一种非常柔和的感觉。于是,西瓜因其特有的色调,而在设计界有了另一种意义:温暖,衬托,从容,不卑不亢。这也是设计师特别爱在鞋帽设计中,使用西瓜红的原因。

  第三, “瓜秀”作为毕业季的主打,种瓜得瓜,瓜熟蒂落等意义,也是搂草打兔子,顺手的收获。刘骁纯先生启发我说,“瓜秀”,既喻瓜熟蒂落,又喻尚在童年。瓜阵伴随“六一儿童节”的特殊时刻,强化了“童心”。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瓜秀” 是推倒大学院墙。这是对学子的开悟,也是进一步教改的信号。

  但是,我关注的还有另外一个或说更为重要的意义,即网络语言:吃瓜群众。作为教师代表,饶毅在北大毕业礼上,有个引起反响的演讲。其中的一句让我感慨。他说:“在祝福裹着告诫呼啸而来的毕业季,请原谅我不敢祝愿每一位毕业生都成功,都幸福。因为历史不幸地记载着:有人的成功代价是丧失良知;有人的幸福代价是损害他人。”从北大饶毅的演讲回到央美的西瓜,我看到,中央美院在毕业季送上西瓜,有一个不亚于饶毅“否定式提醒”的提醒:作为央美毕业生,你当然顶级优秀。但某种程度上说,作为毕业生的你,依旧是吃瓜群众。作为母校,用一件艺术品作为“最后一课”并以此告诫毕业的学子们不要得意忘形,而要认清社会和自己,意深情厚。

  身为视觉文化研究大本营,中央美院在2017毕业季,巧妙而又大张旗鼓地通过一件类似于大地艺术品的视觉表意实践,完成了米歇尔所提倡的视觉经验建构的二元结构关系:“视觉领域的社会建构”和“社会领域的视觉建构”。北京大兴的瓜地,中央美院,瓜农,卡车司机,顺丰公司,快递车,快递小哥,教师,学子等构成的视觉符号表征系统,“蕴含了许多隐而不显的体制、行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视觉并不是自然和生理性的,视觉领域中发生的任何视觉行为或表意实践都是社会性的,视觉蕴含了丰富多样的认知、情感甚至意识形态意义;另一方面,它又暗含了一个重要的方法论,那就是在社会领域里,较之于其他感官,视觉乃是最重要的认知方式和感知通道,我们对社会的认识和理解绝大多数是通过视觉进行的。”

  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说,想象一种语言意味想象一种生活方式。中央美院通过毕业季的一件融合大地艺术、行为艺术以及娱乐事件的“西瓜秀”,把想象的祝福、嘱托、告诫以及创造意识,送给毕业学子,也送给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们,功德无量。而“西瓜秀”本身也因此有了接地气的“手搭命脉”的意义。马拉美说,世界是被创造出来的。果真。

  (张渝,批评家、陕西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