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珠玑,点点琅玕——谈几个温州话中的冷僻字

2017-06-14 09:11 来源:文汇报 
2017-06-14 09:11:4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金辉

  方言是语言的区域变体,具有明显的区域文化特征,为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传承着宝贵的文化遗产。

  温州话也是方言一种,专家定义为吴语的次方言,民间称为瓯语。瓯语与普通话有较大差别,与北部吴语无法沟通,所以有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说自话。难怪温州话排名“中国十大最难懂方言”之首。

  温州方言,其形成的原因多种,来源也很复杂。秦以前温州属“于越”,主体为“百越族”,说的是古越语 (属于侗台语),同时又与古闽语、古楚语、古江东语相互交叉,相互融合,从而在温州方言中保留了不少的上古音。南宋迁都临安 (杭州) 后,大批汉人迁居温州,带来了中原文化,随之也带来中原雅音,同化了温州方言,致使温州话构成的元素多元复杂,在文字学上出现了有音无字或者字音分离等现象。因此,温州话中有的读音,在 《说文解字》 等字书中也难以查阅到相对的文字,电脑更是无法直接打出来了,可是它们保留了远古社会的文化信息,在文字学中颇有文化价值,是温州地方文化中珍贵价值的遗产,可谓字字珠玑,点点琅玕。

  先说“垟”。

  《说文解字》 不收这个字。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电脑字库里找不到这个字,因此有人抱怨电脑打不出“垟”,今天惟“全拼”还能打得出。然而,在温州带“垟”的地名却随处可见,非常之多,特别是沿海一带,如温州三垟、乐清翁垟、平阳务垟等等。仅平阳万全垟一带,村落地名中带有“垟”的就达二十来个。万全垟是飞云江与鳌江之间的平原水网地带,河道纵横,水流如织,素称温州美丽水乡。明代 《平阳万全海堤记》 记载:“万全乡世传为海涨之地”。可见这里经历过沧海桑田的变迁,原来曾经在大海之中。而现代字典指出:垟,田地。方言,均在浙江省。

  为何温州话中会用“垟”来表达“田地”呢? 这是大自然对人类造化的馈赠,与温州的地理环境有关。

  曾经采访过复旦大学吴松弟教授,他对温州沿海平原形成颇有研究。他认为,远古时代的温州并没有沿海平原。大约5000年前,温州境内的瓯江、飞云江、鳌江等河流的河口类似于今天的杭州湾,属于溺谷形海湾,海水一直到达今天的青田县城、平阳县城和平阳水头镇一带,大罗山还是海中孤岛。所以《山海经》 曰:“瓯居海中”。

  据考古发现,温州地区新石器时期人类活动的遗址主要分布在海拔60米以上的山上,如瑞安北龙大坪、乐清白石杨柳滩、泰顺百丈下湖墩、文成珊溪鲤鱼山及洞头等地。这些遗址距离今天最早的也只有三千多年。说明今天的平原地区三千多年前还是一片汪洋,波浪滔天。

  永嘉太守谢灵运 《游赤石进帆海》,是首很有名的五言诗。诗中有:“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句,宋郑缉之《永嘉郡记》 指出,“帆游山,地昔为海,多过舟,故山以帆名。”帆游山指的是当今三垟湿地一带。谢灵运至今才一千六百多年,那时这里还是白浪滔天的汪洋。因此,在一次三垟湿地规划讨论会上,我提出三垟湿地的“垟”为其特色。

  潮起潮落,沧海桑田。随着海平面的下降和沿海泥沙的堆积,在人类的积极参与下,逐渐形成了今天的沿海平原,从而形成了田地,而这些田地仍留有原有的洋面痕迹,于是便有了“垟”。

  垟,从土,羊声,是个形声字,与田地有关,而羊声,就是与“洋面”有关,温州人至今仍保留称海面为“洋面”的习惯。所以,温州众多地名中还保留着“垟”字。这就是“垟”的来历。“垟”只在浙南一带使用。因为浙西、浙北表示“田地”的没有用这个字,而用“畈”。

  同样,温州带有“屿”字的地名,也是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中留下的文化符号,如江心屿、梅屿、马屿、东屿、双屿、黄屿等。

  从屿的字形来看,先人在造字时首先想到的是“山”,与山有关联。南宋温州戴侗 《六书故》:“屿,平地小山也。”屿字虽然还没有发现甲骨文和金文,但从篆文的字形来看,从山,与声,其声亦带义,有结交、加入的意思,与岛有关,却比山小。岛字便是鸟类飞过聚集在山上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些带有“屿”的地名,古时曾经是海中的岛屿,汪洋中的山头。

  以当今的杨府山公园为例,明、清之前杨府山叫做瞿屿山。宋人王巩的《题管圣浩蒲川归隐》 诗曰:“卜筑蒲川上,翛然远市廛。潮声书屋外,月影钓舟前。地僻红尘净,沙平白鸟眠。此中幽适趣,不必问斜川。”从中可知,早在千年之前,杨府山附近是月下可垂钓,沙平白鸟眠的幽静处。南宋绍兴二年 (1132年),温州设置了市舶司,管理和开展海外贸易。滨海的杨府山一带还成了温州的港口之一。

  还有“岙”,亦为同理。《说文解字》 不收,在当今字典中有,特定地名用字,浙江、福建等沿海一带称山间平地。因此,岙字仍与山有关,但根据温州人的生活经验,凡带有岙的地名,不仅有山,而且常是在水的附近。如洞头的北岙、新桥旸岙等,远古时代也应是低矮的小山。像北岙,如今是个繁华的区政府所在地,推窗便见海,遥想当年,这里突兀而出的小山耸立在大海之中,是勤劳的人们用双手改造了环境,把大海中的北岙建成了美丽的家园。

  至于“”(gàng,音杠),也是方言字,《说文解字》 没有收,其它字典也没有,电脑更打不出来。“”,从土,夅 (jiàng,音降,温州话发杠音) 声。“夅”与“降”同音同义。段玉裁 《说文解字注》 曰:“降行而夅废矣。”降字有甲骨文,左边的“阜”表示山上的石阶;右边的“夅”,是倒写的“步”。《说文解字》:降,下也。即从山顶往山下走的意思。因此,古人称下山叫“降”,上山则为“陟”。

  温州方言的“”则指山中隆起的山脊,称山“”。“”中的“夅”字是个声符,与升降无关。浙南山区的地名中“”不时可见,只是因为“”无法在电脑上打字,现在有的改为“岗”或者“槓”(杠,即床前的横木),如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址之一的平阳县凤卧乡马头岗,本来该称马头“”,因为方言字,又冷僻,只得改为“马头岗”。其实这个字在温州方言中是很有特色的。永嘉、文成山区这个字在地名中仍常用,在温州人的口语中至今仍生香鲜活,如温州话中:你手背上的青筋“”起罢。等等。

  在温州方言中“漈”也很典型。朱自清散文 《温州的踪迹》 中就有 《白水漈》 一则。朱先生仅用二百三十余字就将大自然的杰作白水漈描述得美妙神奇,十分引人。记得我在读 《温州的踪迹》 之前已知道永嘉的白水漈。小时候家居朔门,临近瓯江,每当大雨过后,在望江路凭栏向北远眺,一条白练悬挂在对面的山中间,疑是银河落九天。好像“漈”字,也是由此而知的。那时学校组织我们春游,白水漈是必游景点。满目翠绿的山崖上,瀑布的水花在石头上欢乐地跳跃着,仿佛唱着轻快的歌曲,自上而下地流淌着,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但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叫白水漈,漈是什么意思?

  “漈”(jì,音际),特指浙闽一带的瀑布。如文成百丈漈、藤桥潮漈村。潮漈村是温州历史文化名人刘景晨先生故里,那里有座潮漈桥,桥下戍浦江江水哗哗而过。据说,戍浦江流入瓯江,当年瓯江的潮水曾经涨到这里,形成如同瀑布的落差,因此人们称这里为潮漈。可是,现在这里的地名改成潮济了,可能就是因为方言字,在电脑上寻找麻烦,来个简便。

  方言区域文化的特性明显,这里列举的几个字,基本上与温州地方文化有关,从这些字的存在、保留中,表达了温州文化的蛛丝马迹。若有这样的效果,我们的目的便达到了。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