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学的交融-------观陈裕亮画荷有感

2017-06-15 18:12 来源:中国网 
2017-06-15 18:12:15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我是一位在光学领域从事科学前沿研究二十五年的科学家,但又对世界绘画和中国绘画的历史怀有浓厚的兴趣。对相关的知识略知一二,从书本、画册、网络等途径欣赏过无数的绘画作品的影像资料,也在中国、欧洲和美国的十几个博物馆或者展览馆现场看过很多古典或者现代的绘画作品真迹。但是,遗憾的是,从来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艺术家现场作画。这个心愿直到2017年早春二月的一个周末,应同乡才俊、青年画家陈裕亮的邀请赶赴福建诏安县参加“文心别寄:陈裕亮、吴秋雨中国画丁酉元宵作品展”才获得了满足。展览会上,欣赏了陈裕亮多幅未经装裱的原生态国画作品,不少是新画,墨迹尚未干透,画家用笔和着墨的痕迹清晰地透了出来。现场,陈裕亮和来自北京的画坛名家刘兆平先生一起作画,为画展增添喜气。我有幸作为观摩者,第一次亲眼目睹艺术家如何创作。几位画家在作画过程中对作品意境、技法和效果的讨论,所透露出来的一丝一缕信息,于我这样一位在科技界浸淫多年、造诣颇深,但又对艺术大门后面的神秘世界有所憧憬和探求的科学家来说,也是另外一道亮丽的烹饪大餐。从那时起,艺术大门猛然开启的一道缝隙,其透露出来的光线慢慢消解了我心目中艺术世界的神秘感。感谢陈裕亮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来感悟艺术世界的美丽和伟大,并让我开始有了一个新鲜活亮的触发点和催化剂开始从科学的角度去思考艺术创作。

1497403787103553.jpg

  陈裕亮的画展获得了圆满的成功。之后,我在他的引荐下,接触了广州地区的几位书画界的福建乡贤,多次亲眼目睹他们写书法、做国画的全过程。我进一步熟悉了艺术家创作的场地、环境、材料、工具等等客观物质要素,同时也对艺术家在创作活动中体现出来的精气神等主观意识要素有所触及和感悟。在对陈裕亮的绘画艺术更多更深的第一手资料的见识和掌握的基础上,出于一个科学家的职业习惯,我有意识地将他与周围其他画家的作品进行横向的比较,甚至与现代艺术史上的众多艺术大家(齐白石、张大千、黄胄、傅报石、关山月等前辈)进行纵向的比较。通过这样的科学分析,我对陈裕亮的绘画艺术的特点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1497403787797790.jpg

  陈裕亮的绘画作品着眼最多的是荷叶和莲花水墨图。荷花质本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盛夏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所称叹,当然也为更多的世俗老百姓所喜爱。陈裕亮的荷花作品往往是大写意的大幅构图,几朵荷叶悬挂于卓然而立的长长荷梗之上,远近高低,层次分明,大小及角度各异,对比悬殊得略微夸张。荷叶丛中更有一朵鲜艳的莲花脱颖而出,或含苞待放,或迎风怒放;或独自消然屹立,或与众荷叶相依相伴,好不热闹。叶梗和花梗之下是悄悄流动的水面,清风吹拂之下,略有细细的波纹。在荷丛的另外一边,有一两快棱角分明但颜色黝黑、体积厚重的石头,根部深埋水底,顶部突出水面,与荷丛遥相呼应。荷叶、荷花、石头、水塘等等,这些都是大自然荷花池中的普通物体,被陈裕亮搬到了他的国画作品中,不是写实地还原大自然的形态,而是运用画家个人对艺术精气神的独到领悟和理解,将它们布置在长方形的画纸之上,其几何形态、空间位置、大小比例、颜色浓淡等等,都与写实有巨大的差别。初看局部好像不是荷叶和荷花,但细细品味和审视之下,画的整体完全烘托出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洁品格和淡泊气势。也许,不求局部之准确但求整体之精神的大写意是陈裕亮所追求的艺术特质,这与古之兵法大家秉承的“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的整体哲学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处。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