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劳作 尽入画作

2017-06-19 20:12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6-19 20:12:59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杨明英在作画。

  寻着杨明英,是在坡坡下的包谷地里。杨明英正蹲在地垄里薅二道草,听见有人喊,扶着膝盖站起来,嫩绿的包谷秆和她的肩膀平齐。

  归了家,先掏钥匙开偏门,归置好背篼、锄头、小铲,这才打开堂屋正门,屋里正中摆下一条长桌,铺着一幅还未上色的农民画,旁边蘸着不同颜料的画笔足有十几支。

  “现在这幅画只是用线条完成了构图,接下来要上色、勾线、上底色、装裱,如果中间不耽搁的话,一个星期能画完。”杨明英说。

  家住贵州省水城县陡箐镇陡箐村猴儿关组的杨明英,和寨里其他人一样,家里每年都要种上几亩玉米和土豆。她最常用的工具除了背篼、锄头、镰刀,还有画笔。寨子里像杨明英这样的农民画家还有50多个,白天踩着露水下地耕作,晚上在灯下作画。

  猴儿关95%以上的居民皆为苗族支系——歪梳苗,“歪梳苗就是用一把长木梳把头发斜缠盘在头顶上。”杨明英一笑,便斜一下脖子让记者仔细瞧她的发髻。

  歪梳苗的女子也和其他苗族支系一样,从小习得一手蜡染、刺绣、挑花的功夫。上世纪80年代,在县文化局的帮助下,猴儿关人将祖辈传下的这些技艺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了颇具特色的“水城农民画”。

  杨明英学画,是在2004年底,“县文化局的老师培训了我们15天,告诉我们画画要比刺绣简单,还答应帮我们把画带出去展销。”

  刺绣自然程序复杂,可画画也让初学者杨明英费了一番脑筋,“做刺绣有绣样,可画画不知道要画些什么内容。最后要交作业了,没办法就画村尾的一棵树吧,下面开满了小野花。”赶鸭子上架拿出来的画作,却还得到了培训老师的称赞,这一下让杨明英有了信心。

  从此,生活劳作,皆入画中。“既有‘跳花坡’‘转花树’这些民俗习俗,又有‘掰包谷’‘刨土豆’这些劳动的场景,更多的时候要发挥想象力,把我们苗族的传说故事通过画作展现出来。”杨明英说。

  “喜欢哪样画哪样,怎样好看怎样画。”随着技艺日益熟练,杨明英们作画越来越没有“规矩”和“讲究”——鲜艳的色彩、明晰的线条、夸张的错位构图——这些都倾诉着她们对自然的敬畏和生活的热爱。

  如今,寨子里长期从事农民画创作的有50多人,按照规格和线条繁简,一幅画的价格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创作高手年收入达五六万元,一般的年收入也能有两三万元。

  画农民画不仅仅是给杨明英们带来了切切实实的收入实惠,更重要的是通过参加各种展览和比赛,使他们更加珍视民族文化传统。“我们这里有很深的文化底蕴,我要用手中的画笔把这些传承下去。”杨明英说。

  2012年,为了带动更多人学画,杨明英和几个村民一起成立了水城县蒙多彩民族工艺农民专业合作社。周静英、熊丽媛两位20出头的年轻人,跟着杨明英学作画、蜡染、刺绣,“由于读书的原因打小就没怎么再学这些东西,现在要把这一课补回来。”周静英说。

  在村里的小学画室,记者见到小学生们正在老师的指导下认真构图:先用笔在宣纸上画出各式各样的人物,再用鲜艳的水粉涂色,孩子们有板有眼、一丝不苟,让人看到了当地农民画的希望。本报记者 郝迎灿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