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石:指画传承如今很难

2017-07-10 13:20 来源:北京晨报 
2017-07-10 13:20:11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野石

  原名韩玉麟,1944年4月26日出生于浙江绍兴,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指画代表性传承人。1964年,野石毕业于青岛美专,1998年被日本特聘为艺能家,2006年被团中央作为中华杰出人才召回中国,现居北京。旅日期间,其创作的108.8米指画长卷《大同世界》,于2004年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2014年,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公益活动中被授予世界绘画艺术融合与发展杰出贡献奖,并授予《大同世界》长卷中国现代绘画国宝奖。

  指画,对于不少人来说,似乎还有些陌生,也有人将其等同于现代艺术中的肢体绘画。事实上,这种用手指作画的方式,并非一种随心所欲的画法,而是中国传统绘画技艺中的一种特殊技法。

  一般认为,中国的指画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的张璪,但据浸淫指画艺术数十年的野石介绍,指画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因为一手出神入化的指画绝技,1998年,日本国政府特聘野石为艺能家,他也因此客居日本数年。

  野石创作的指画,完全可以同笔画相媲美,而他在2004年推出的指画长卷《大同世界》,更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幅大型指画作品。但对于野石来说,传承成了他更为着急的事情,“笔画占领的时间太长,指画现在传承很难,我必须从多方面来推广它。目前,我想搞一个指画研究院,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传统文化项目。”

  指画是一种特殊画法

  指画在历史上也被称为指墨,是中华民族传统技艺中的一种特殊画法,即以画家的手指蘸墨作画。经过多年研究,野石认为,指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在原始社会,部落对上天的崇拜,很大程度上是以绘画来表达的。人们将石灰碾碎,混合红土做成颜料,用手指涂抹在洞壁上,而这正是最早的指画。”野石说,根据现代考证,结合壁画中的指纹和手掌的大小,一般认为,大部分的壁画为女性创作,“这可能也和当时男性大多外出狩猎,只有女性在家有关”。

  随着历史演进,笔墨纸砚陆续出现,指画也逐渐被以笔墨在纸上作画的形式所取代,只有极少数人还延续了指画的传统。野石说,在唐代张彦远所著的《历代名画记》中,记载了一位画古松的名家毕宏,曾经见过绘画大家张璪作画,“唯用秃笔,或以手摸卷素”。因为手笔并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璪都被看作是指画的开先河者。“当然,现在看来,这种说法并不准确。”野石说,“自唐宋以后,直到清初,这期间指画的记载是个空白。我推测,可能是因为以手指作画,不够精细,显得不如笔墨表现力强,因此在这一时期,少有人做指画,故而几乎没有记载。”

  指画比笔画金石味强

  清朝康熙年间的高其佩被认为是推动指画发展的重要人物,“他创作了大量指画,开创了清初画坛的一个独特画派,故而到今天,很多画指画的人都认为他才是指画的创始人。”自高其佩之后,指墨高手不断涌现,发展到近代,出现了潘天寿、高凤翰、李苦禅、钱松喦等大师。而野石这一派指画的第一代传承人,正是李苦禅,“李苦禅拜齐白石为师,擅长画花鸟,我的老师张伏山是他的学生。张伏山是山东即墨人,名存恒,号横河老人。张伏山最早在济南学习国画,后来又改拜李苦禅为师。”

  野石生于浙江绍兴,9岁随父母搬到青岛,16岁考入青岛美专,几年后,有幸拜张伏山为师,“当时老师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劳动改造,队里派他看管菜园。1964年我拜他为师,跟随张伏山学习。直到1979年,老师才回到即墨文化馆。”野石说。

  在野石看来,很多人学习指画,往往有一个误区,认为画得越像笔画越好,“手指不像笔那样容易变化,表现力也没有笔画强,但并不是把指画画得像笔画就好,而应该画出一种毛笔达不到的效果。指画本身最大的特点,就是金石味强。”而且,笔画往往是指画的基础,野石补充说:“学习指画,一定要有国画的底子,笔画的技巧必须高超,才能够在做指画时游刃有余。”

  《大同世界》用指画绘桃花源

  汲取了老师及其他前人的指画技法之后,野石开始了自己的创新之路,“所谓传承,不能只是守住师傅教你的东西,还必须有所创新。”野石说,在过去,因为生宣吸水性、沁水性强,容易渗沁,故而过去创作指画,往往会选用熟宣纸。但从十几年前起,野石就开始尝试用生宣作画,“我现在基本用生宣作画,这里边有一个窍门,用水把宣纸打湿以后再作画,反倒不容易发生渗沁。”

  而将手掌、手背、手肘等部位都融入到作画之中,也是野石的一项创新。“过去做指画,基本都是用手指,但手指蘸墨少,因此我开始尝试手指和手掌并用。”而这里边最为典型的作品,要数野石在2004年创作完成的《大同世界》。为了创作这幅作品,野石前后历时四年,“这幅画全长108.8米,里边有600多个佛教人物以及300多个动物形象。此外,还绘制有大量的高山海洋、奇树怪石、珍卉异草等景象,如同一个桃花源。”野石说,如此众多的人物、动物、山川、河流等都通过指画来表现,这在中国历史上绝对是空前的。

  北京晨报记者 何安安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