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生活美学探微

2017-07-11 10:1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7-11 10:10:53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明16世纪末17世纪初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一套四张)

  明末黄花梨插肩榫绿纹石面酒桌

  明黄花梨雕螭龙纹方台

  中国古代文人修养心性、陶冶情操的方式多为琴棋、书画、诗文、茶酒,而到了明代尤其是晚明,物质生产水平的发展使得此时生活美学蓬勃兴起,文人开始将家具等身边日用之物作为审美对象,将自身的审美品位灌注其中。明代文人把日常生活的各个细节都审美化,在日常生活的器具使用中也透露着审美情趣,或者说生活的器具都成为美感的体现。

  文人趣味与民艺技艺的结合

  文震亨的《长物志》是明代文人生活美学的典范之作。《长物志》全书共12卷,广涉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诸如室庐、花木、水石、禽鱼、书画、几榻、器具杂品之属、位置、衣饰、舟车、蔬菜、香茗等等,无不成为文人倾注美感意识、表达自身趣味所在。《长物志》传达出明代文人在生活中追求的审美情趣多倾向于尚古、高雅、幽静,也是明代文人生活美学深受其艺术审美的影响。

  除家具外,上述种种“长物”多为日常生活非必需的事与物。而古今中外,审美都以“无用”为前提,“有用”会对审美造成伤害,妨碍审美鉴赏的产生。但明代的家具恰恰体现了中国人在日常用具与审美之间的连续性,并未将日常生活与审美对立起来。

  到了晚明,雅与俗具有了内在互通性。文人用审美情趣为自身创造了一个审美空间,作为陶醉其中的生活领地,以逃避明代社会政治的琐碎。不同于其他的闲适雅玩之事,家具乃是生活中的器具,其实用性远远超过其他事物。家具作为文人营造审美空间中最重要的器具,也无可避免地融入了文人的审美情趣,从而使得长期以来中国工匠艺术与文人艺术相互隔离的局面得以打破。

  据王世贞《觚不觚录》所载:“吾吴中陆子冈治玉,鲍天成之治犀,朱碧山之治银,赵良璧之治锡,马勳之治扇,周治治商嵌,及歙吕爱山治金,王小溪治玛瑙,蒋抱云治铜,皆比常价再倍,而其人有与缙绅坐者。”(王世贞:《觚不觚录》)此处所说的就是文人士大夫一改过去对匠人的轻视,将前朝和当代的工匠以“吾吴中”标榜,“与缙绅坐”则表明匠人和文人士大夫有了交际。张岱曾记载云:“竹与漆与铜与窑,贱工也。嘉兴之腊竹,王二之漆竹,苏州姜华雨之籋箓竹,嘉兴洪漆之漆,张铜之铜,徽州吴明官之窑,皆以竹与漆与铜与窑名家起家,而其人且与缙绅先生列坐抗礼焉。则天下何物不足以贵人,特人自贱之耳。”(张岱:《陶庵梦忆·诸工》)则说明彼时身份低贱的工匠的地位已经与文人士大夫比肩。

  通过家具的设计与实用,文人的审美趣味与民间工艺的美学得到了互相交流,以实用性作为核心使得文人趣味与民艺技巧能够最终结合成为艺术品。

  明式家具的实用性美学,通过率真的性情将文人与工匠联结起来。明代的文人深受心学影响,心学强调对自身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