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楹联,两行文字,别样韵味——邹雷《南京历代楹联》读札

2017-07-11 14:29 来源:新华日报 
2017-07-11 14:29:15来源:新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书海泛舟

  展示一座城市的文化,自然有多种方式,而为中国文化所独有的楹联艺术,无疑是其中较为便捷的方式之一。欧美诸多城市乡村,你会看到独特的建筑、古老的教堂、极具个性的雕塑,还有各种格言谚语名人警句。而中国的楹联,无论是关于名胜古迹,还是五行八作,甚或是道观佛寺、哀挽道贺,不管是华屋高堂巍峨宫殿,还是蓬门小屋陋街小巷,一对楹联,两行文字,似乎就凸显出一种别样的韵味来了。

  走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无论是罗廊巷,还是评事街;不管是明瓦廊,还是张府园,多少小巷幽深,楼舍连绵,即使在已经是居民小区现代建筑的单元门口,也常常会有楹联一对,张之两厢。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氛围浓郁、土壤肥沃,邹雷先生编著的《南京历代楹联》就特别值得细细品味。

  邹雷收集遴选了截止到1949年之前和南京有关的代表性楹联,分为谐趣、行业、贺赠、名胜、佛寺、哀挽六大类,并在每对楹联之后,做一简明扼要的分析介绍,引人入胜。

  朱元璋作为一代帝王,无疑对南京这座城市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他让宋濂写了《阅江楼记》,不大满意,居然亲自动手,也写了一篇,公之于众。周围之人,岂敢说不好?徐达是朱明第一大将,瞻园是其府邸,邹雷先生钩沉出来,谨慎小心如徐达,却出了一则“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英雄问楼外青山山外白云何处是唐宫汉阙”的上联,以重金寻求下联,居然是“小苑春回莺唤起一庭佳丽看池边绿树树边红雨此间有舜日尧天”,自己的庭院之内,是“舜日尧天”,这要是被政治对手在朱皇帝跟前进上几句谗言,徐大将军,岂能有好果子吃?

  杨士奇是八面玲珑,他为江南贡院题写的楹联真是无懈可击,不愧为台阁体的领袖风采:“场列东西两道文广应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秦大士的府邸,如今只剩下一座冷落庭院仍旧在长乐路上。据说他是秦桧之后,更有其“人在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的名联,这位与袁枚是好朋友的秦大士,当然也有“伤心慢莫悲前事,淮水而今尚姓秦”这样令人耳目一新的诗句,果然是状元手笔,并非浪得虚名。

  陈独秀被囚禁老虎桥监狱,刘海粟前去探望,两人把臂长谈,居然留下一联:“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陈独秀的英风豪气,呼之欲出。作为也曾担任过两江总督的张之洞,作为晚清重臣,在南京关注到了印刷业,也算是颇有战略眼光:“莫笑文章多印板,从知大雅尽扶轮。”而对于在当年是新兴行业的邮局,张之洞如是说:“梅赠春风来驿使,葭逢秋水送鸿邮。”因为南京是南洋通商大臣办公之地,办有《南洋官报》,主张废除科举兴办新式教育的张之洞对书报业寄予厚望:“万口流传新教育,千秋报纸大文章。”

  公众接触最多的应该还是名胜联,邹雷提到,一位名叫雪岩的道人关于莫愁湖胜棋楼的楹联,就别开生面颇有新意:“湖本无愁笑南朝迭起英雄,不及佳人独步;棋何能胜,因北道误投一子,致教此局全输。”鸡鸣寺,就在玄武湖边,至今香火鼎盛,其中观音菩萨却是朝北而坐,楹联写得好:“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不是要看烟波浩渺台城残月,实在是希望多少红尘中人感念佛法无边,尽快回头是岸啊。

  挽联难写,魏源与龚自珍交情深厚,龚自珍在丹阳暴死之后,其后人找到魏源为《定庵诗文集》作序,而魏默深关于龚自珍的挽联可谓知音之评:“天下谓奇人,骂座每闻惊世论;文坛摧异帜,剪窗犹忆切磋时。”

  邹雷先生在二十多万字的文本细读中,把这些楹联的精彩神韵一一呈现。这里只能是挂一漏万,略举数例而已。楹联这种大致是汉字所独有的文学样式究竟在中国起源于何时何地,我没有认真研究,无从置喙。但若言之凿凿要说这种汉语言简短的文学形式独门艺术发源于南京,倒是有点让人将信将疑。虽然,邹雷先生在书中多次征引了南朝梁代刘孝绰在南京自己家门上题写“闭门罢庆吊高卧谢公卿”大致是文字记载中最早的一副楹联。但不管是否是最早,至少可以说,南京是有着楹联传统的城市,应该没有太大异议吧。

  雷 雨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