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2017-07-15 17:07 来源:中华教育网 
2017-07-15 17:07:50来源:中华教育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艺术简历

    蓝凡武,广西忻城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桂林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桂林雁山政协书画院院长,山水师承陈玉圃先生。

    山水代表作:《弯弯蓝家湾》《我家竹子随心长》

    画论代表作:《没有中国传统文化就没有中国画》《月出东山》

    策展代表作:《写生雁山·全国名家邀请展》《斯文在焉(桂林)·陈玉圃师生七人作品展》

    出版专著:《南方青年美术家系列——蓝凡武》

    艺术主张: 画离四相 自性生万法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我的漓江

    蓝凡武

    广西有两条闻名于世的河流。一是漓江,一是红水河。

    我是喝着红水河水长大的古八寨后人,18岁后就一直生活在漓江畔。汹涌激荡的红水河铸成我人生奋斗的精神,平缓无声的漓水则让我体悟逝者如斯的寂寥。

    画漓江的缘起于七八年前,我拜访雕塑大师钱绍武先生,请他指教。钱老翻阅我所有的作品后说:“你生活在桂林,为什么不画桂林的山水呢!”我当时心口一震,一时哑口无言。其实,我正致力于红水河系列的创作。无暇兼顾身边秀丽的山水。钱老一句话顿时惊醒我这个梦中人。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桂林山水绝美,却难以下笔。宋黄庭坚曾感叹道:“桂岭环城如雁荡,平地苍玉忽嶒峨,李成不生郭熙死,奈此百嶂千峰何?”画桂林山水者不胜其数,以有相而言,当推李可染和白雪石最有风格;以无相而论,则以陈玉圃先生最得神韵。

    陈玉圃先生虽不以桂林山水著称,然其山水的根源实在于桂林,其作品中的独峰、绝崖、虬树、仙洞、云水乃至轻舟无不是桂林山水的构成元素。只是陈老为佛门居士,其画已到“外于相离相,内于空离空”的化境。故知者寥寥,更遑论品赏了。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我曾居住于漓江边,低头抬头就与对面的伏波叠彩诸山相望。而今居所亦在江畔三五百米间。桂林有两千余年的历史,更有千年不绝的美丽传说,所以桂林山城既是现实的又是缥缈的。倘若晴空万里,桂林山水则如竹笋万千;至若春雨绵绵,桂林山水则如佛界仙境变化无端。桂林山水之美在于其幽静,画出幽静者,便得桂林山水之本质,而这恰恰与修佛行道之宗旨暗合。故可以说,桂林山水的核心文化在于其神仙文化。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陈玉圃先生在谈到桂林山水的创作时提到:“欲画好漓江,先把竹子画好。”古今画竹高手如云,如文同、柯九思、陈淳、金农、郑板桥、吴昌硕、黄宾虹等等,各有各法、各得其貌。欲从前辈中侧身而出,实在不易。然画理只有一条,画法则千千万万,正因如此,千百年来,画家们虽画的是同一景物,却可千差万别却能不离自性。漓江边的竹林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从小就在竹林中长大,它的性情如同我的手指一样为我所熟悉。我常常感谢老天对我的格外眷顾,让我生长在乡村里,使我在创作山水画的时候,几乎不用写生,那熟悉的河流、田地、山川、竹林等等,自然而然从心底流淌而出,因此我也常常为城里人的悲哀,他们整日只能望着四角的天空,即使七老八十了还像小学生一样背着画夹上山下乡,含辛茹苦地去写生。我并非反对写生,但向往的不是拘泥程式的对景写生,更不屑于以照相代替写生。

桂林画家蓝凡武的山水艺术

    小时候,我常下象棋,无论输赢,常常睡前在脑里复盘。写生亦如此,我在走过之地,对颇令我感动的景物,常常复盘在脑中,待他日有感则落笔而成。故我的作品,虽不借助写生或相机,却具有强烈的现场感和亲切感,这其实是写心和写手的区别。

    当然,从根本上看,无论画的是漓江还是画的是红水河,其实不过都是外在的载体,它承载的只能是一个画家的思想。而只有有思想的画家,他的作品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