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莲·艾尔斯:抽象绘画“没那么简单”

2017-08-08 16:2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8-08 16:26:46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吉莲·艾尔斯:抽象绘画“没那么简单”

    吉莲·艾尔斯的抽象绘画

  谈到英国当代艺术,人们往往会想到亨利·摩尔、理查德·汉密尔顿、弗朗西斯·培根、达明·赫斯特、翠西·艾敏、马克·奎恩等艺术家,认为这就是英国当代艺术的全部。吉莲·艾尔斯(Gillian Ayres)并非现成的艺术史中人们熟悉的名字,但却是一位几十年来活跃在英国抽象绘画领域的重要艺术家。

  艾尔斯1930年生于伦敦,16岁进入艺术学院学习。早在1950年代,艾尔斯就接受委约在伦敦创作了25米高的壁画作品,并自此开始在全球各地举办展览。艾尔斯1991年被选为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她的画作被多家重要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英国泰特美术馆、巴西利亚现代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及伦敦大英博物馆等。她的展览足迹从英国延及欧洲,东达印度,西至美国。闻名遐迩的特纳奖曾于1989年将艾尔斯列入最终候选名单。她的大型回顾展目前正在英国威尔士国家博物馆举行。与此同时,关于艾尔斯作品的400页专著《吉莲·艾尔斯:马丁·盖福德与大卫·C·罗伯茨评论集》也于不久前刚刚出版。

  作为女性艺术家的个性张力

  日前,吉莲·艾尔斯的首次中国个展“航向边缘:吉莲·艾尔斯的抽象绘画,1979年至今”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此次展出的作品囊括了艾尔斯自1979年以来所创作的多幅大尺寸画作,它们来自数位私人藏家及艺术家个人工作室。正值全球博物馆反思女性艺术家的重要性之际,展览无疑为中国观众带来了一位女性艺术家复杂而感性的艺术。艾尔斯是英国艺术类学院聘用的第一位女性绘画系主任,曾作为唯一一位女性艺术家跻身英国战后最重要的艺术展览“境况:英国抽象艺术家”(1960年,英国皇家艺术协会),并在过去一个甲子的岁月里不断创造并发展着自己的艺术。每当有采访者试图对她的艺术创作做出解读,或者对她取得如此成就的原因追根问底时,她通常会坚定地给出回答——“没那么简单”。那么,究竟应该如何探究其艺术作品的路径呢?

  本次展览以数幅艾尔斯1980年代创作的感性而壮美的画作开篇——巨幅画布上,颜料虬结,笔触长达30厘米,色彩主宰着画作的形式。艾尔斯师法的艺术大师,包括威尼斯画家提香和英格兰画家特纳,她1980年代的画作也包含着与这两位大师类似的雄心和抱负。

  “艾尔斯之所以那么让人敬佩,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当她自由地在画布前挥洒她的画笔时,我们可以完全感受到她的活力和激情。她让画布灵动起来,里面充满了她的体温和热量,她用笔和用色大胆泼辣,创造形式无拘无束,画面的厚重感不输任何人,关键是她的作品透露出一股大气和豪气。但是她的画室并不大,她的大画出不了房间门,她就在房子的墙角开凿了一条高高的墙缝,这样大画就能被推送出去。当我看到这个照片镜头时,我不仅会心一笑,而且领会到艾尔斯的那种个性张力:做,就做下去;画,就画出品味来。门,是进出之用的,出不来就破墙而出。”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王春辰认为,这就是一种艺术境界,是艺术观念在场的物证。

  吸取各地传统 以大自然为颜料

  在艾尔斯借鉴的对象中,既有历史悠久的“本地”传统,也有世界其他地区的传统,因此,她作为一名英格兰抽象画家的身份常常受到质疑。许多批评家将她的艺术与大自然联系起来,英国批评家蒂姆·希尔顿曾就艾尔斯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创作的一批“厚涂”绘画作出评论,“在颜料构成的微型峡谷与峭壁间,光线穿梭出入”,并声称观看艾尔斯的作品“让人不得不联想起大自然”。毫无疑问,有些地方(特别是荒芜狂野之地)对艾尔斯极其重要,在她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工作室后面,有一个她亲手打理的花园,花园里的植物来自世界各地,这个花园对于艾尔斯和她的艺术创作都无比重要。尽管艺术家本人并不创作任何具象作品,她却说过:“在我疯狂的想象里,大自然被看作颜料,特纳可能也是这样看的。”

  美国抽象艺术大师弗兰克·斯特拉、土耳其最受欢迎的女性小说家艾丽芙·沙法克、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等均为艾尔斯艺术的忠实拥趸,他们在配合本次展览出版的图录中撰写了文章,并出现在展场放映的关于吉莲·艾尔斯的纪录片中。科尔姆·托宾曾收藏吉莲·艾尔斯的作品,他评论道:“关于一个点,并非她需要通过这个点表现什么,而仅仅因为她知道此处需要这个点,我只知道当我观看时,她的画给了我很多想象,令人非常满足。”

  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英国知名策展人菲利普·多德谈到:“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女性艺术家都开始受到她们应得的瞩目。现在正是将吉莲·艾尔斯的作品带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进行展示的完美时机。她的抽象绘画生机盎然,令人心醉神迷,极具个人特色,同时又体现了从提香直至葛饰北斋的丰富的艺术史文脉。这无疑是一场关于重量级艺术家的重要展览。” 王春辰也表示,从肖恩·斯库利的抽象作品展,到约翰·麦克林的抽象作品展,再到吉莲·艾尔斯的作品展,中央美院美术馆已经形成了一条英国抽象艺术的线条,这个线条说明了抽象艺术已经是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之一。“做抽象艺术,关键是要做得到位、做得真实,体现其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有了抽象艺术的三剑客——斯库利、麦克林和艾尔斯,我们知道了英国的当代艺术是多方面的,也说明了抽象艺术依然焕发着它永恒的生命力。”王春辰说。本报记者 李亦奕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