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顿令叫停文物非法经营乱象

2017-08-23 10:21 来源:燕赵晚报 
2017-08-23 10:21:20来源:燕赵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近日,国家工商总局、国家文物局印发关于联合开展文物流通市场专项整顿行动的通知,整顿范围包括文物商店、文物拍卖企业、古玩(文玩)和旧货市场、文物旅游景区、经营古玩(文玩)的互联网网站等经营主体。通知强调,要形成震慑非法经营文物行为的高压态势。那么,主管部门的“整顿令”会对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从业者又应该如何规范经营?

  市场整顿 叫停文物非法经营

  国家工商总局、国家文物局联合印发整顿通知并非首次,但这次整顿的力度明显更强,所要整顿的范围更广,涉及经营古玩(文玩)的实体和互联网市场,并且强调要形成震慑非法经营文物行为的高压态势。

  从通知的内容来看,此次整顿主要对买卖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假托“文物”名义售假坑骗、虚假宣传、无资质从事文物经营等违法行为进行查处。

  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此大张旗鼓地整顿市场是否不再鼓励民间收藏呢?其实,主管部门整顿的初衷很明确,首先肯定了民间收藏市场的作用,通知指出民间收藏日趋活跃,文物交易持续增长,促进了文物保护与合理利用。

  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为追求高额利润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买卖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或是售卖假文物坑骗消费者,严重危害文物安全,扰乱文物市场秩序,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市场乱象才是整顿的原因。

  此前,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提出“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提升社会文物管理服务水平”也多次召开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工作座谈会,强调从管理转向服务,为民间市场提供了新的希望。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会长宋建文表示,首先,应该认识到民间文物是中国文物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国有文物共同组成文物的概念。其次,要肯定民间文物收藏的价值,这些流散的文物得到了民间专家和社会团体的保护、研究和传承。再次,应该注意到,主管部门一直强调“合法收藏”这是鼓励民间收藏的一条主线,应该遵循。

  转型阵痛 下架“问题”文物

  通知下发之后,整顿令下的震慑力开始凸显。不少文物市场的经营业主主动下架了原来可以打擦边球的“文物艺术品”,有的经营古玩(文玩)的微拍群也销声匿迹甚至被解散。

  以古玩城为例,北京地区有大大小小的所谓古玩城100家左右,但真正意义上的古玩城屈指可数。有的商家打着古玩的旗号做生意,甚至存在通知中所提到的假托“文物”名义售假坑骗、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同时,这种乱象不只存在于实体市场中,一些互联网网站也存在不少问题,由于受众更广,区域更大,所辐射影响的人群也更大。这种经营方式在短时间内可能会获取利益,但对于行业和消费者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古玩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处于调整的阶段,经营业绩也是一落千丈,这个通知下发之后,影响肯定是有的,但作为这个市场的受益者,也希望市场能够稳定健康发展,毕竟靠某些‘特殊方式’来实现盈利是难以长久的。”

  受通知影响,不少古玩商户主动下架了一些可能在整顿范围内的“文物”,一些涉及古玩(文玩)的微拍群也已经销声匿迹,甚至主动解散,主管部门对于非法经营文物行为的震慑效果已经凸显。

  有专家强调,去除民间艺术品市场多年来形成的弊病是存在难度的,也需要更久的时间,但能够看出主管部门的决心。从市场从业者的角度来说,短期内会造成一定的交易问题,但是行业已经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这种阵痛换来的是行业的净化和提升。

  市场混乱 缘于政策滞后

  由于文物政策的不断放开,市场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古玩城、拍卖行、文玩市场等遍地开花,从一定程度上也保护和传承了相关的文化。然而,市场乱象也接踵而至,甚至让整个文物艺术品市场饱受诟病。

  宋建文表示,当前民间文物市场出现既繁荣又混乱的局面,主要原因在于民间文物政策法规与民间文物领域的实际不相符合,以及民间文物理论研究的滞后。其次,调整文物法规的制定思路,改变文物保护法一法独大的文物法规格局,实事求是地结合文物领域的实际情况制定文物法体系,当前亟须着手调整制定文物保护、文物市场(商业)、文物鉴定三个方面的法律法规。另外,建议加大民间文物方面的理论研究力度,从文物理论研究的角度,探讨破解民间文物发展困局的钥匙。

  宋建文指出,在当前这种形势下,应该建立“古玩学”,把古玩从文物的范畴剥离出来,文物所有权是属于国家的,是不允许交易、流通的,带有更多的政治功能和教育功能,古玩是民间的,具有更多的娱乐功能和休闲功能,是可以在民间流通的,同时应该进一步提升古玩的内涵,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古玩、保护古玩、传承古玩。

  北大资源学院副院长刘雄认为,对于“古玩学”来说,研究对象是国家法律规定可以流通的文物,包括仿古工艺品、可移动的文物,够不上文物级别的一般古代艺术品等。其次,文物侧重于政治、社会教育功能,“古玩学”研究的特定任务与目标是挖掘古玩的文化休闲与娱乐投资功能。两者关系的剥离,对于市场的净化与管理来说都是有益的尝试。据《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