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2017-09-14 18:25 来源:中华网 
2017-09-14 18:25:40来源:中华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泼墨山水之旅 / 池静山

  记得自己开始学习画泼墨山水时,就是乱泼,大笔挥毫,甚是畅快,不过也可想而知,结果并不好,当然,事实是不堪入目。那时,自己功底尚浅,传统山水也没怎么临摹,结果也不想而知。由于是自学,我倒是喜欢什么就选择画什么,也算自由自在,而之前最让我喜欢的就是泼彩山水吧,看着张大千的泼彩山水,实在觉得意境深远,怎一个美字,那时也使我下定决心去学习泼彩。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当时并无老师教导,就是瞎琢磨,宣纸用的也比较差,而我也总怀疑是不是宣纸的问题,一直泼不好,也就一直换各种宣纸进行泼彩,可谓尝百纸也,至于后来我为什么不怎么用色彩进行创作,也许原因之一便是那时对国画颜料的畏惧吧,总泼不好,时觉疲惫,也深入我的潜意识当中,或者说我懒,懒得调色,也是原因之一,还有自己总觉国画颜料怎么用都显得有些单薄(个人水平问题),不如油画颜料来的鲜艳刺激,所以后来国画里也就基本不用颜料。由于自己懒于或畏于用国画颜料,多用素墨,这样久了,反而越觉墨分五色实在之美,朴素无华,异常的淡雅,看着多了,心亦平静起来,在色彩心理学中,黑色总给人感觉有些稳重成熟,而至于白色,则让人心清,倒也很合我的胃口。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各种原因之下,我改泼彩为泼墨,自己依然大笔挥毫,落墨纸上,倒是胆大。我觉得这个心态挺好,泼坏了,撕了便是,偶尔泼出来的意境,却是最美的,浓墨在淡墨中散开,如此自然、空灵,巧妙构图,添以山骨,加之树木,山水鸟鸣,偶添渔舟,乘风远去,甚是有趣。当然,在泼墨之前,我有一段时间是选择学习传统山水,老老实实地临摹学习,这个过程也很重要。我不希望误导别人,毕竟我也是误打误撞地学习,如果要说经验之谈,我的很多经验还真的不太适合于其他人,歪路走多了,总不能让别人也跟着走上一遍,万一走不好就容易一直走歪下去,最后走火入魔。有时我很是庆幸自己的运气,自学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方向性,也不系统,但我胡乱选择学习的时候,也算误打误撞,学的杂,联系起来,也算系统,诗书画印通通都学了点,倒是觉得自己如今这么走来,确实是个小概率事件,也许在平行宇宙中,我就是另一个风格的“我”了,当然,也或许在平行宇宙中的那个我,活的比我更好也说不准。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虽然泼墨看起来很洒脱,但与此同时,也极难驾驭好它,稍有不甚,一幅画便毁了,但是无妨,撕了就是。自己经常这么做,倒不觉可惜,若非要说经验之谈,那就是多画、多撕!敢撕就不会开始时因害怕泼不好墨而拘束起来,那样是泼不好画的,其实对于国画大写意也是如此,越是凝练笔墨,有时越难把控,不过如果你害怕写不好,泼不好,那么就不太好了,显得拘谨,偶尔泼出来的意境才是最美,偶尔寥寥几笔写出来的大写意作品也实在有味道,其它画坏了的就撕了,没什么值得可惜的,有舍有得,而这,就是我的经验之谈吧,傻的方法自然有傻的妙,也许最笨的方法却也是最好的方法。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泼墨是门很有趣的艺术,也是很高的一门艺术,我也是用最傻的方法不断尝试着,学习和总结着,对于“弯路”走多的我来说,这些路却也是自己最宝贵的财富,时间拉长来,路还是直的,而走过的一些“弯路”,也能让自己看到更多的风景。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胆大包天”的泼墨少年---池静山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