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画面中,涌动着真挚、恬淡、温暖的情感

2017-09-15 09:54 来源:文汇报 
2017-09-15 09:54:4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本报记者 范昕

  近日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赵俊生艺术展”引发人们关注。展出的已故艺术家赵俊生的150余幅作品,均为艺术家家属无偿捐赠给国博的。赵俊生画老北京风情、古人诗意、新仕女、佛像,线条是安静的,趣味是自如的,无不具有中国内在精神的成分。有艺术评论家认为,从这些作品可以感受到作者内心既无浮躁也无慌张,那是一种真挚、恬淡、没有功利心的情感,在当今画坛难能可贵。

  用笔墨触碰老北京的感动、趣味与灵魂

  “老北京风情”最是赵俊生的拿手好戏。他笔下那些曲曲幽幽的胡同里,高高耸起的城墙下,氤氲着绵绵的人情。笔墨所到之处,通过变形、夸张、色彩等多种现代构图语言,渲染着感动,抖落着趣味,也勾勒出这座城的灵魂。其中,天桥上的市井生活场景是他画得最多的。赵俊生从小在天津生活,对少年时曾流连忘返的南市旧情难忘,来到北京后便对同属“四大世俗生活区”的天桥感觉亲切。

  细细端详这些画,人们会发现,艺术家在不同时期画下的老北京风情其实各有风味、各不重样。始于1994年前后的“故都风情”系列,是赵俊生较早时期画下的老北京风情。清一色的方构图,打破时空关系,如壁画那般把许多关联的人物、故事与建筑、场景串联到一起。画面带了些重彩画法,漾出时尚的装饰趣味。到了1997年,赵俊生在这类题材上的处理反而转向了传统构图,笔墨删繁就简,画中有着不少留白,无形之中却强化了视觉冲击力。比如他画赶庙会,就画一家三口和一头驴,生活的情味都藏在画中的细节处,父亲叼着烟斗背过手来牵驴,身穿红色大褂的母亲抱着孩子坐在驴背上,孩子手中那串长长的大红冰糖葫芦格外显眼,看似率意为之的眼神,更是将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内心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2005年的“旧京风情”系列,竟然又走向简的对面,以繁来构造一个复杂的社会场景,比如以宽大的场景再现天桥杂技、天桥说唱,画面上数十上百个人物却又各不重样,动态神情之谐趣,令人想到汉画像石上的乐舞百戏。时隔一年的 《老北京风景图》 四条屏,不仅在以形式向传统致敬,画面上方的题跋也大段出现,似乎更接近文人的路数。

  不满足于以人们熟悉的个人符号而融入商业社会

  值得引起关注的是,赵俊生笔下,远不限于老北京风情,甚至不止于人物画、风俗画。他还画具有装饰趣味的水粉静物,寥寥数笔的花鸟虫鱼,兼工带写的山川村落,也以丙烯、重彩、综合材料等多种形式毫无禁忌地尝试,比如他的“实验图式系列”就通过笔墨语言来架构当代观念艺术,从而融入画坛上正在酝酿成型的新艺术的潮流。

  在艺术家兼艺术评论家陈履生看来,赵俊生其人其画有着常人难以捉摸之处。这是因为———如果赵俊生一直在画老北京及其风情,一直表现那种民俗的趣味,人们能够极其方便地了解他;而他自己也可以根据这样的社会认知,以人们熟悉的个人符号而融入到商业社会之中,并被社会所接受。偏偏,赵俊生没有像许多著名画家那样去经营自己具有符号性的社会认可的题材;他一直不满足那种符号性,希望通过新的突破来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展现自己多方面的才华。赵俊生多方面的题材与不同的形式语言,使得人们很难把握他的艺术走向,这正和当代中国画坛上流行的从一而终的、偏居一隅的样式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理解赵俊生的画,事实上绕不开赵俊生这个人。“二憨”,是京城画界给他的绰号,说的是赵俊生一门心思画画,别的什么都不问。在好友眼中,这是一个低调本分的人,对生活从无过高的奢望,在作画上却极不安分,不断有新的追求。直至生命的最后阶段,赵俊生还倚坐在摇高了的病床上,手持速写本不停地勾画着。妻子问他在画什么,他说正酝酿一幅大画,出院后要将两张丈二宣对接起来横着裁开,画一幅以醉翁亭为题的长卷,人物山水花鸟融为一体……可惜这幅画的构思终究在他的脑海里戛然而止。

[责任编辑:郝魁府]


[值班总编推荐] 泄露学生隐私,是无奈还是懈怠?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