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将诞生最具规模的瓷器艺术空间

2017-09-28 10:25 来源:文汇报 
2017-09-28 10:25:2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陈古魁的釉里红作品

  ▲申窑烧制的与众不同的窑变釉作品

  宗和

  闻名艺术界的申窑明年春天将在上海嘉定建立申窑艺术中心,为公众体验和享受瓷器艺术的独特魅力提供一个重要的空间。新建立的申窑艺术中心建筑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有瓷器博物馆、艺术家工作室和多个陶瓷艺术展厅、陶瓷教育课堂、陶瓷艺术交流空间,将成为上海最具规模的瓷器展示、教学、研究、创作的专业场所。

  烧窑最终靠的是“上帝之手”

  申窑的创始者罗敬频,在一次景德镇之旅之后,开始设想将制作瓷器的高岭土从景德镇带到上海。1999年,他召集了他的艺术家朋友们在嘉定开设一家瓷器工作室。几年之后,罗敬频将他的工作室命名为“申窑”,“申”是上海的意思。罗敬频开始了申窑的运作。

  玩过陶艺的人都知道,烧窑最终靠的是“上帝之手”。在高温的气氛中,器型的完整、釉料的流淌与还原是最不确定的。但就是这种不确定性,构成了陶艺的魅力,对艺术家形成难以抵挡的诱惑,也对申窑形成一次次挑战。

  最终,申窑获得了成功。这个成功包括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在艺术创新上,签约画家创作出一大批具有现代审美趣味的陶艺作品,使油画国画的表现技法在陶艺上获得全新效果。第二个层面在文化的影响力上。申窑的作品一面世即令中国陶艺界耳目一新,连景德镇的艺术家也从中获得诸多启发。

  一度对单色釉十分入迷

  罗敬频一度对单色釉十分入迷。单色釉也称一色釉、纯色釉或一道釉。由于瓷釉内含不同化学成分,瓷器烧成后就呈现出不同的单一色泽,有青釉、红釉、黄釉、黑釉、绿釉、蓝釉和白釉等。中国瓷器的釉彩始于单色釉,而单色釉又与我国古代道家所推崇的“道法自然”的思想有关。

  在我国宋代,单色釉瓷器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特别是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单色釉瓷器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期。单色釉瓷器胎体优雅、流畅,釉色纯正、明快,有些单色釉瓷器经过高温窑变,釉水自然流淌或变色,呈现类似抽象画的效果,在光照下更是精美无比。

  罗敬频开窑试烧就吃足了苦头。不同颜色釉料的呈色剂是不一样的,对温度与时间的要求也不一样,上下相差几十摄氏度,或者窑室还原时气氛不对,都可能导致窑变不到位,颜色呈现不尽如人意。尤其是一件看似完整无缺的瓷器,留下一个缩釉点,白璧留瑕,前功尽弃。

  经过一番痛苦的磨难,申窑烧出多批单色釉瓷器,有青釉、红釉、黄釉、黑釉、绿釉、蓝釉和白釉等。在器型上也有突破,吸收了一些当代雕塑的元素和日本陶瓷的语言,但整体上保持了中国的风格与精神。

  罗敬频说:“单色釉瓷器可不简单啊,因为没有彩绘的掩饰,纯粹依靠釉色来引人注目,为人宝爱,所以对瓷器整体美感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烧制时就需要特别留意釉面质量和光泽质感。烧制工艺水平对美感表现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这么说,烧制单色釉的工艺难易度比彩釉高得多。清三代的瓷器算是一个高峰吧,但多半是以彩釉取胜,单色釉要到了雍正一朝,在前朝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才算真正成熟。”

  罗敬频还认为,从中国陶瓷发展历程看,单色釉是对彩瓷的趣味修正,更是品位提高,单色釉瓷器不浮、不嚣、不靡、不媚,与彩釉瓷器相比,浑然天成,素雅淡净,是公认的陶瓷制品中的“大家闺秀”。

  与众不同的海派釉里红

  在过去的2年里,罗敬频和他的团队又开始在申窑工作室中研究釉里红的工艺。釉里红之所以特别是因为画家首先用一种灰色的颜料画在胚胎上,然后上釉并在1300摄氏度的温度下烧制。在如此高温之下,灰色的颜料会转变成红色,这就是所谓的釉里红技术。而罗敬频所追求的远不止此。通过在烧制瓷器时,对温度、环境的把控,釉里红的红色会转化成一种绿色。这一过程称之为“窑变”,这才是罗敬频所期望达到的境界。

  罗敬频说:“我们是艺术家而不是制作瓷器的工人。我们所热爱所追求的是变化所产生出来的美。窑变这个技术很难,但这是我们的目标。越是难以实现,我们越渴望去尝试。”在尝试了400多件作品后,罗敬频和他的团队向成功迈出了一大步。罗敬频表示:“我不得不说,我们申窑烧制出这样的釉里红,是与众不同的海派釉里红。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经典,而更具有时尚的元素,有浓厚的都市趣味。”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