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水彩画创作走向 从“轻骑兵”到多元创新

2017-10-04 09:53 来源:广州日报 
2017-10-04 09:53:24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当代水彩画创作走向 从“轻骑兵”到多元创新

  《束河系列no.6》 龙虎

  近日,由黎晓阳、李原原策展的“3W+水彩交流计划:2017当代水彩画家邀请展(湖南-广东)”在深圳美术馆举行。

  湖南在水彩画方面起步得很早,有近100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以后,更出现了黄铁山、张举毅、殷保康、朱辉四位名师,为湖南的水彩画创作打下坚实根基;就广东而言,广州美院是全国最早开设水彩画系的美术学院,在王肇民、胡钜湛等名家的带领下,一直坚持高品位的创作。改革开放以后,深圳在水彩画创作方面涌现出很多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画家,并积极搭建交流展示平台,“3W+水彩交流计划”正是一个具有持续性的年度水彩画展览计划。透过本次大展及研讨会,可以一窥今天水彩画创作的面貌和走向。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水彩画先天具移民文化的特性

  李原原表示,水彩画作为一个外来画种,起源于欧洲,最早出现于中世纪教会画家的手抄本书籍插图。十六、十七世纪由于英国对外扩张殖民,需要大量风土地形画,水彩画因其快捷方便,成为风土地形画最好的载体。因此,水彩画从发端开始就带有移民文化的特性。随着水彩画在英国得到完善,逐渐成为独立的艺术形式流传到全世界。

  20世纪初,水彩画传入中国。在艺术领域,如何使民族传统文化与西方外来文化和谐统一,也成为艺术家亟待解决的问题。由于水彩画一方面源自西方,一方面又与传统中国画在形式语言上有很多相似处,被寄予了厚望,艺术精英们希图通过水彩画为中国绘画艺术开创新篇。

  在李原原看来,经过一个世纪的创作实践,如今水彩画技法多样、表现力丰富,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从以往的“轻骑兵”、小画种,发展到现在既可以轻松表现日常生活,又能反映历史重大题材的重要画种。水彩画材料、技法也从粗糙、单一到丰富完善。

  这次展览中,几位水彩界的老将——罗宗海、陈希旦、殷保康都已经是80岁高龄,仍每天坚持画画。

  他们始终葆有着一颗求索创新的心。像陈希旦,虽然崇尚英式传统透明水彩画法,仍在思考着水彩画的当代表达,探索如何在创作中注入中国传统意蕴和民族精神。他还常常给年轻画家推荐他在世界各地找到的各种新工具、水彩颜料和水彩纸。

  两年前,殷保康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从艺60年回顾展,但回到湖南美术学院以后,依然孜孜不倦地做着新尝试。譬如,一般水彩画中的花卉,在画面处理上多以瓶花静物为主,很少将其置于自然环境中,殷保康认为完全可以拓宽其表现内容。于是,他画了《阵雨中的野花》,花上面有晶莹剔透的水滴。“将这个味道画出来了,可能比单纯一瓶花好得多。根据这一思路我画巴黎铁塔下面的花,画街道橱窗外面的花,把环境带上了,将不同光色的状况区分都画出来。”

  广东水彩画品位高风格多样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教育学院院长、水彩画家龙虎对广州美院的水彩画创作有一个精辟的总结。他特别指出,水彩画容易陷入甜美风,出现明信片式样,但广美水彩一直把品格放在首位,强调扎实的造型能力,不媚俗,不腻味,具有很高的格调、品位,这和一代水彩画大家王肇民先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早期,广东的水彩,特别是学院派这块,基本上就是王肇民的样式、面貌。大家都学王肇民,特别是广美读书的学生,基本上人手一本画册来模仿,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在1995年之后,广美水彩的模样就一直在改变。到今天为止,老师、学生们的面貌都是多样的。我们从近几届毕业生的毕业创作展览也可以看出,广美的水彩画已有质的飞跃,无论是表现技法和美感,还是题材、形式,都非常多元。每个学生都有明确的想法和追求,画面的风格明显,有清新流畅的,也有浑厚古拙的。我们要继承的是王肇民高尚的审美和格调,这是艺术最精髓的东西,而不是他表面的东西。”

  李原原则谈到,深圳地区,即便是已经形成个人风格并在全国水彩界有相当影响力和知名度的画家,譬如张小纲、曹剑新、周利群、王胜利、方晓龙、刘向东、胡陆葆、黎晓阳等,仍然在材料、技法上不断探索,他们有的在油画布、绢、宣纸及非水彩类纸面上进行试验,有的结合其他绘画媒材从做底、肌理等方面进行技法革新,在保持水彩韵味的前提下,博采众长,拓展中国水彩画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方式。

  同时,深圳水彩画氛围的活跃和水彩画艺术的魅力也吸引了不少擅长其他画种的艺术家进行跨界探索:如油画家、版画家梁宇、当代水墨艺术家杨晓洋等都展出过水彩画作品,他们绕开固有的水彩画创作模式,无所牵绊,形式新颖,别有一番趣味。

  更多担当更好与传统接轨

  当然,广东省水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廖剑华也指出,虽然水彩画的春天到来了,但总体上讲,在重大题材方面还是缺少一些担当。“我们在画院会比较多地承担历史画的任务,却发现基本少有水彩这一项目。其实水彩也可以画很重大的题材、很大的画,在这方面还可以多做努力。”

  湖南日报社社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蒋祖烜也表示,将水彩画与同样从西方引进的艺术样式,同样在本土走过了百年的歌剧、芭蕾、油画作比较,当代中国水彩还需要与大众的审美习惯接轨,与中国画优秀传统接轨,强调创作中的时代性,原创性,地域特色,让水彩这个画种承载更多有意义的内容,有深度的思考。“越是生活的越是温暖人心,越是当代的越是可能跨越时限,越是地方的也越有可能传之于世界。”

  龙虎也谈到过,他的作品之所以跟国画的那种感觉是相通的,可能跟他读研究生时经常去国画研究生的教室看他们写字画画有关。他看过林丰俗老师画山水,感觉林老师的笔墨,对关系的处理,完全是主动的,不被客观对象束缚。“笔墨的练习对我的水彩画很有帮助,比如说用笔比较肯定,不会含含糊糊、磨磨蹭蹭的。”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