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潮再起 奔向“拥江发展”新时代

2017-10-12 10:30 来源:杭州日报 
2017-10-12 10:30:21来源:杭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钱潮再起 奔向“拥江发展”新时代

  南宋 夏圭《钱塘秋潮图》

  记者 陈友望 郑成航

  时值仲秋,又到了每年的观潮时节。举世闻名的钱江涌潮,潮头可达数米,自古以来就吸引了各地游人。唐宋时候,人们就以观潮为盛事,李白有诗曰:“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刘禹锡也说,“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须臾却入海门去,卷起沙堆似雪堆。”苏东坡也写下了《八月十五日看潮》五首千古绝句,其二曰:“欲识潮头高几许,月山浑在浪花中。”对于因湖而名、依湖而建的杭州来说,钱塘江就是一个雄伟壮阔的文化符号。

  钱塘江之于当下的我们而言,则有了新的意义:随着新世纪里城市的跨越发展,从“跨江发展”转向“拥江发展”,成为杭州城市格局发展的必然需求。

  诗画钱塘 江月依旧伴杭城

  有诗不能没有画,除了历代诗人的吟咏,钱塘江也是画家眼中的好题材。传世作品中,表现钱潮澎湃神奇的画作为现存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的《高秋观潮图》,传为北宋画家许道宁所作。画中正是著名的“一线潮”,钱塘江边,松木环抱着木阁雨轩,一雅士凭栏远望,八月大潮直如千军万马,翻腾滚来。正可谓:“万叠银山出海门,晴江斗起黏天浪。”

  南宋夏圭,杭州人,是南宋院体的代表画家之一,有“南宋四家”之称,他与马远齐名,号称“马夏”。现藏于苏州市博物馆的《钱塘秋潮图》,就是夏圭的一件表现钱潮的画作。《钱塘秋潮图》描绘了钱塘江秋潮初至时翻滚奔腾的景象,远处峰岫,黛青隐隐,近景崖石,杂树交织,中间则白浪滔滔,气势磅礴。树、石、浪潮全用中锋勾勒,跳跃有力,且富节奏感,是夏圭的代表画作。另外,夏圭还有《夜潮风景图》《钱塘观潮图》《江阁观潮图》多本。

  南宋画院重要代表画家李嵩,也是杭州人,为南宋三朝画院待诏,时人称之为“三朝老画师”。传世作品中,有两幅表现钱江潮的作品。其《月夜看潮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取材于著名的“半夜潮”,高悬的明月下,浪潮卷涌成一直线地奔驰而来,江畔华美的平台阁楼上,隐约可见有人穿梭来往。画面远山江帆、月影银涛,上题苏轼“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诗句。

  李嵩另一作品《钱塘观潮图》现藏于北京故宫,纵17.4厘米,横83厘米,图中江面空旷浩渺,一望无际,一股江涛滚滚而来;两艘帆船,乘风破浪前进。近岸房舍栉比林立,烟树凄迷,对岸云山连绵,轻勾淡染,朦朦胧胧。线条纤细,用笔草草,不拘一格。后幅有明人张近仁、杨基两家题诗,又前引首、隔水、裱边上有清高宗弘历题诗四首。

  另据记载,南宋还有多位院体大家都曾以钱潮入画,如李唐曾作《秋江潮汐图》,赵伯驹也画有多幅观潮作品包括《夜潮图卷》《观潮图》《高阁观潮图》等,阎次平有《江潮图卷》,戚仲有《江潮月涌图》等等。

  南宋之后还有许多画家描绘过钱江大潮。明代著名画家周臣深受南宋院体诸家的影响,其传世作品《观潮图》,绘士子临轩遥观江潮情景。对角线的构图,高峻的山势,坚致的石骨,取自马远;然造型工谨,物象清朗,整体洗练劲健的笔墨中又时见精细流润之迹,又融入了刘松年和北宋画家之法。此图在2010年保利春拍中以3808万元高价成交。明代大画家沈周也曾做《钱江观潮图》,可惜如今不知所踪。

  清著名画家袁江也曾画过《观潮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画面上,江面辽阔,波涛汹涌,然江上仍有船只往来,与波涛周旋。指画鼻祖高其佩也曾作《候潮门外观潮图》,乾隆时期画院的画家张宗苍也曾作《江潮图》,黄易也有《看潮图》存世。近代,画家溥心畲、陆俨少等均有画钱江潮的作品,画家孔仲起一辈子对钱江潮念念不忘,留下许多钱潮佳作。

  拥江发展 穿城而过的一江春水

  诗为心声,画为心印。如今,杭州站在了新的时代发展节点上,“拥江发展”战略赋予了钱塘江文化新的内涵。

  钱塘江是浙江和杭州的母亲河,穿杭城而过。尽管十多年前江两岸还未大发展,城市建设主要集中在江北,“城边江”的概念却始终印刻在杭州人脑海中。势随时迁,随着萧山、余杭、富阳撤市设区,杭州市区面积从683平方公里扩展到4876平方公里。尤其是随着2016年G20杭州峰会在杭州国博中心、B20峰会在钱江新城举办,加上市政府驻地迁往钱江新城,杭州迈向钱塘江时代的步伐不断加快。

  今年6月,市委城市工作会议正式提出,杭州要综合考虑城市历史沿革、资源禀赋、功能定位、综合承载能力、文化特色等因素,实施“拥江发展”战略。“拥江发展”战略以235公里钱塘江为主轴,打造沿江发展、跨江发展的升级版,实现跨江发展向“拥江发展”的跨越。这个战略就改变了钱塘江“城边的江”的格局,变成了“城中的江”。

  通过推进钱塘江流域的综合保护与合理利用,杭州要打造三江两岸的城市带、产业带、交通带、生态带、文化带、景观带,实现城市空间布局从“三面临山一面城”向“一江春水穿城过”的转变。这也是杭州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大花园、大湾区、大都市区建设部署要求的重要举措。

  因此,“拥江”战略到底应该有怎样的定位?又要怎样推进它?这是摆在杭州人民面前的难题之一。在今年9月16日举行的杭州“拥江发展”战略全国研讨会上,各地专家围绕“杭州如何运用‘拥江发展’战略为跻身世界名城奠定坚实基础”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原院长、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李晓江教授表示,“听到‘拥江发展’发展这个词,我一下子在心里冒出来的念头是把江拥在怀里,捧在手心,把它作为一个最珍贵的资源来发展保护,这是一个从‘跨江发展’到‘拥江发展’内涵上的变化,而不仅仅是一个形态上的变化。”根据李晓江的分析,在整个钱塘江的沿江区域,分布着占了全市73%的人口和超过80%甚至90%的经济总量。因此,抓好“拥江发展”就是调整好人口经济分布的最重要的抓手。

  作为一名杭州人,传承、保护和发展好钱塘江文化,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共同责任。我们要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把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与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有机结合起来,使钱塘江文化历久弥新。站在新时代的新起点上,踏上加快城市国际化、建设世界名城的新征程。大力实施拥江发展战略,我们将把之江的“之”字写得更优美、更雄厚、更恢弘,使钱塘江文化在城市发展中不断提升,使杭州这座城市的文化气质和独特韵味更加突显。

  大潮涌来,弄潮儿向涛头立,如诗如画的钱塘江正朝着杭州的“城边的江”演变为“城中的江”。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