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镶嵌壁画 如此艺术如此美

2017-11-06 10:12 来源:广州日报 
2017-11-06 10:12:48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还不是烟花样的人生》 齐喆

  《听瀑》 唐鸣岳

  《一瓶干花》 郑爽

  走进广州美院大学城美术馆,一抬眼,一头史前猛犸象从墙面上大踏步向你走来;再一转身,璀璨的烟花如在你头顶上炸开;继续移步,一袭幽蓝瀑布从天上浇注而下……看了正在热展(持续至11月10日)的“镶嵌中国——马赛克艺术邀请展”,才明白,原来用马赛克做出来的壁画,竟然有如此视觉冲击力。

  作为国内首个马赛克镶嵌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和广州美术学院用了两年半时间来筹措落实这一展览,旨在展示镶嵌工艺在艺术创作中的各种可能性,推进马赛克镶嵌在中国当代壁画中的应用。本次展览共邀请了69位艺术家创作画稿,结合马赛克技师的精湛技艺,产生了这样一批别开生面的镶嵌艺术作品。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历史探源

  镶嵌艺术非常古老 广东出产世界一流马赛克

  镶嵌是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东西方在历史上都曾经采用过。

  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唐小禾表示,早在夏代,我国就已经有了镶嵌绿松石的神器,在商代又出现“错金”“错金嵌玉”等镶嵌工艺。此后,各种镶嵌工艺日趋完善,用于镶嵌的材质也更为丰富多样,但主要是应用于工艺器皿之上。

  西方的镶嵌工艺同样历史悠久,但他们更多用于建筑之中,尤以镶嵌壁画最多。从古希腊到古罗马帝国,马赛克已经应用得非常普遍,大量公共建筑的地面、墙面都用它来装饰。意大利的庞贝古城里有大量马赛克镶嵌作品。到拜占庭帝国时期,马赛克艺术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位于意大利拉文那的圣维塔雷教堂、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教堂,都标志着镶嵌艺术黄金时代的最高水平。

  到了近现代,镶嵌艺术在欧洲各国及美国、日本、墨西哥等地区,都有过杰出的发挥与展现,成就了镶嵌艺术更加多元的面貌。不少国家的公共建筑内外用大型镶嵌壁画来装饰墙壁,取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与社会认同度。“不久前,在美国纽约地铁中,艺术家创作了大批以镶嵌工艺完成的壁画作品,具备了很强的艺术个性、很高的艺术水平,被称为‘纽约史上规模最大的公共艺术’,一个‘地下美术馆’!”唐小禾说。

  而中国的镶嵌艺术运用于壁画创作,起步较晚。上世纪60年代以来,才开始逐步运用到壁画创作中,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出现了多幅有一定艺术质量的马赛克镶嵌壁画。在1997年出版的《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壁画集》中,共收录349件作品,其中镶嵌作品有29件,接近9%,在材料壁画中仅次于陶瓷材料。但无论是原料还是镶嵌技术,仍与国际上有差距,急需进一步提高。

  为什么中国的马赛克镶嵌艺术发展落后于西方?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冯健亲认为,西方建筑用的是石材,以马赛克镶嵌做装饰,很合适,中国主要是土木结构的建筑,不适用马赛克,也没有这种材料。“直到近现代钢筋水泥进入中国,我们才有一些零星的马赛克镶嵌。现在大量公共建筑需要马赛克来进行美化。因此,马赛克镶嵌艺术有很大的发展前景,甚至有理由成为独立画种。”

  而对于华南地区来说,马赛克镶嵌艺术尤其具备适用性。

  南方因为日照强度大、潮湿多雨,在建筑外部及半开放的空间中,绘制性等壁画并不合适,马赛克镶嵌壁画则不仅能够产生色彩、光影等奇妙变化,还具备耐湿、防晒、不易变色等优点,非常适合在华南地区这样的环境中制作与保存。

  同时,广东作为中国玻璃马赛克最重要的产区,出产世界一流的马赛克。唐小禾特别指出,与本次展览合作的四会公司,产品多数外销到意大利、土耳其、俄罗斯,并且为世界上最有名的马赛克品牌代工。所以,在广东发展马赛克镶嵌艺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在广东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国内首个马赛克镶嵌艺术展,也就更具备开拓性意义了。

  表现形式

  不拘泥于原作,这是材料、色彩、光和造型的综合体

  本次参展的69位艺术家,来自中国主要的美术院校及专业研究院所,包含了老中青几代壁画家及其他画种的杰出代表。艺术家提交的画稿,题材丰富,有的展现中华历史的盛世华章,有的展现广东近现代历史的光辉时刻,有的涉及地域文化,有的涉及远古神话,或写实、或抽象,风格很多样。而画家们的作品,在马赛克镶嵌这样的特殊材料和工艺下,呈现出了别样的味道,甚至给艺术家本人带来了惊喜。

  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林蓝印象最深刻的是唐小禾的作品——《共和!共和!》。虽然她自己本身就从事壁画创作实践,也大量使用马赛克进行装饰,但她没有想到像《共和!共和!》这样强烈的主题性写实作品,也能用马赛克镶嵌进行转换,而且效果相当的好。“玻璃马赛克的表现力丰富细腻,分解画面很完整,遵循人体解剖的结构,体块的大小,肌理的高低,都呈现得很到位。”

  来到展览现场,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刘秉江甚至觉得马赛克镶嵌出来的作品,比他的原作还好看。刘秉江表示:“马赛克镶嵌艺术并不是简单地用彩色石头、彩色玻璃把原作重复一遍。在画面上,马赛克拼接之间的缝隙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处理得好,能大大增加作品的艺术魅力,因此不要过分追求与原作一模一样。每一种材料有每一种材料的特点,要发挥它这个特点。”当然,色块与色块之间拼接的不规则缝隙,其表现力依赖制作人的艺术水平和技术水平。此次展览中有的作品是用大块彩色玻璃拼接起来的,刘秉江认为就没有小块拼接的那么有味道。

  中国美协《美术家通讯》执行编辑赵昆也指出,马赛克镶嵌艺术是材料、色彩、光和造型的综合体,既要考虑到材料的限制,又要发挥材料的优势,进行创造性发挥。比如要进行反映中国民族风格的色彩与造型体系的研究,以及民族心理的研究,将中国传统的色彩放置在西方色彩造型背景下来进行考察,探求中西方的不同表现,探索中国传统色彩的智慧,彰显中国马赛克镶嵌艺术的独特价值。

  创作过程

  艺术家与技师合力

  领悟“物性”之美

  由于壁画的创作与制作是一个整体,需要壁画家对制作材料与加工工艺有较深入理解,尊重材料的审美特征,在制作中领悟“物性”之美,对材料的深层美感不断挖掘。因此,本次展出的作品,其诞生过程并不容易。负责策展的广州美术学院齐喆教授,带领研究生团队长期与技师、工匠们一起,在画稿的基础上进行提炼、取舍、再创造,才得以呈现出这么丰富多彩的作品。林蓝表示,她见证了整个过程中创作者、制作者和组织者的认真和执著,有的作品是经过两次推翻重来,最后一稿才得以完美实现。

  冯健亲也谈道,马赛克镶嵌作品是艺术家和技师合作的成果,近几年内这种现状很难改变。因此,有必要在马赛克镶嵌艺术中建立一个署名制度:标明原作者,以及再创作者。“这是对再创造者劳动的尊重,也会让再创作的人拥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杨清泉则认为,通过本次展览他感觉到马赛克镶嵌艺术的可塑性被激活了,但艺术家一定要更多地投入、跟进,才能产生好的作品。“在国外考察,我看到过很多经典的、古典的马赛克艺术作品。相比之下,本次展览更具有时代感和新意,揭开了马赛克所隐藏的可能性。从艺术水准来讲,艺术家在进行马赛克镶嵌制作时候,一定要自己把控。本次展览中的很多作品,从具体细节上就可以看出,由于艺术家亲自主导,在色块的大小、拼接上进行了认真推敲,作品出来的效果,与简单地让技师把一个画面制作出来,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艺术家介入得深一些,马赛克镶嵌艺术才能真正焕发出独特的魅力和趣味。”

  对此,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向伟的观点也是一致的。在他看来,艺术家和材料之间的关系,为主体和客体关系,任何物质材料是否具备艺术属性,并不是由材料本身决定的,关键在于艺术家对它的认识、开发和应用。“艺术家将自己的审美力、创造力、表现力及人格品质投射、倾注于客体材料,客体材料承受这一切,并将其反射出来,因此材料的艺术价值实现完全取决于主体的人,就像月亮的光辉有赖于太阳一样……所以,对马赛克镶嵌艺术的认识,一定要回到艺术家自身。”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