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清闲——关于南圃

2017-11-13 13:56 来源:西安晚报 
2017-11-13 13:56:54来源:西安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西安城区西南二十公里终南山下,翠溪流经处友人置农业生态园,承蒙厚爱于其间僻处二亩供余挥洒。当初因城里燠热干燥,只是想在终南山下葺一茅舍养老,不想一旦做了起来,不由人便转了向,加之风雨寒暑只得弄成这般模样。正像初入丹青的新手,描得一虫一卉便悬之厅堂孤芳自赏。南方杂志发表拙作时偶发几张“南圃”小照也还好看,索性配上几张画,几篇短文一并印了出来,算是七十寿诞做了一件事。在此我首先感谢给我和泥摆瓦的工匠们,他们的劳作才得成之谓能避寒暑的空间。

  苏州(拙政园)去过几次,前年我重游(拙政园)见山楼时,楼下有小瀑流出,若龙口吐水这才恍然大悟。再入水廊,那跌宕起伏回环曲折的匠心令人惊叹,造园者的初衷体现得如此完美。云(绿树)水间游龙的意境提升了这个园子的品味,园林大写意。不平庸不落俗,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许多文人,五十多岁以后或隐于野,或隐于市,总之,只要谋得一块地方,筑园葺舍总要了却早年的夙愿。不少文人虽“资不逾中”但对园林爱之甚深,顾不得许多也就成了一番事业。不少美术青年都有做园子的念头,奢望终究消磨在自身文化和经济积累之现实中。许多古典园林,当初只是为个人享受的私家园林,现在仍然完好保存。事实上为打发时光营造一个极好的空间,这个过程是很美的,算得上极富创造力的生活,有实质意义的生活。弹古琴的人并不在意听者,因其音量小,微妙之处未必来者都能品出一二。陶渊明弹无弦之木聊以自娱,大写意。做园也是一样,假山很小,权当万壑,石涛“看山昨失一根藤”,假山上未必有此意。古人做园房屋尺度很小,房檐挑冠刮缵巾之事常在诗中读到,为什么?只为自己愉悦,没想开放成旅游点让人参观。简陋、质朴、偏远,甚至隐秘都是对隐逸的直解。“草盛豆苗稀”是懒得锄,文人做到这一步已不容易了。

  竹子芭蕉文人所好,做了园子才知道。芭蕉绿化最快,每年老株周围发出五六个新芽,移到什么需要绿色的地方,那里指定有“雨打芭蕉”的韵致。竹子无须管它,蹿得到处都是,时不时给你一些惊喜。从破土的笋开始,纠正你以为竹子是越长越粗,事实是笋有多粗竹竿便有多粗。成大事的人生来就那么粗,只是大家没有看到他的起始发苗,不要盼小竹笋将来长成大竹竿。竹子芭蕉是无须破费的植物,如萝卜白菜一样是稍微动动就可以得来的清福。

  清代一个篆刻家有枚印章,“卖画买山”太妙了,为了一块山地倾其毕生精力“卖画买山”,好好画吧,直到成名,画能换回砖瓦木料,二维空间才有向三维空间进发的可能。毕竟形式美的准则是一样的,长短曲直,刚柔收放,虚实显藏,疏密文野等等所谓美之术者也。经典的东西比例合适,我曾将“汝南王重修古塔铭”几个字放大到巴掌所呈现的气象,敦厚大气,小房子能做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也不容易。我爱“千红榭”,我爱“汉风堂”。毕竟是我三年的心血。

  “南圃”就像蜘蛛编织的网,别人说它很美,对于我来说,它只是为我捕捉清闲。王金岭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