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坟”里淑女身世

2017-11-16 09:40 来源:北京日报 
2017-11-16 09:40:52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小巧可爱的宋代青玉卧鹿

  明成化斗彩葡萄纹杯

  德胜门小西天一带,曾被叫作“姑娘坟”,民间早就传说这个地方是某个大户人家埋葬了家中未出阁即去世的姑娘。1962年,北京师范大学计划在这个地方修建房屋,在挖掘过程中发现了墓葬。经过北京市文物队的清理,一共发现五座墓,除一座已被破坏,其余四座都未有被盗过的痕迹。今天故事的主角,就在这四座墓葬中最豪华的1号墓,又名黑舍里氏墓里面。

  沿着1号墓斜坡状的甬道,可以见到中央有一块长98厘米、宽27.5厘米的汉白玉石,石上用篆书刻了“清故淑女黑舍里氏圹志铭”几个字。石碑正面刻满文,背文是汉文。铭文告诉我们这个墓的主人是清代黑舍里氏一个法名众圣保的女孩,生于康熙戊申年七月十三日,卒于甲寅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六七年,便因疹疾而死。

  铭文中写道,小姑娘是“皇清光禄大夫辅政大臣一等公文忠索公、一品夫人佟佳氏孙女,也是光禄大夫太子太傅户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愚庵索公、一品夫人佟氏长女也”。

  只看一等公文忠索公、保和殿大学士愚庵索公等封号,一时未能想到是谁,但一说出两人的名字,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那一等公文忠索公就是清朝大臣索尼,而保和殿大学士愚庵索公就是他的儿子索额图。按《清史稿》记载,索尼为满族正黄旗人,是清朝的开国大臣之一,顺治临终时指派索尼为四位辅政大臣之首,协助年幼的康熙帝管理国家。其第三个儿子索额图则是康熙朝的重臣,最初为侍卫,后任国史院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太子太傅等,年老时因参与了皇太子之争被幽禁致死。

  换言之,躺在这墓里的女孩不是一般平民百姓,她拥有正黄旗血统,祖父、父亲都位极人臣、声名显赫。她是名副其实的贵族之女。

  铭文对黑舍里氏评价甚高,指她“生而聪慧,三四岁俨若成人,至性温纯,动与礼合,事祖母、父母孝敬不违。咸谓异日必贵而多福也”。值得留意的是,撰写铭文的是清代有名的书法家沈荃,其时沈荃为康熙朝国子监祭酒。另外由侍读冯源济以篆书写碑额,长沙府通判刘源填上朱色,这些人都是当时的官员。从墓志可知索额图之女是在康熙十四年下葬,那时索额图已为保和殿大学士,深受康熙重用,因此这些官员为其女儿撰文时或有所吹捧也不为奇。

  黑舍里氏墓的空间不算很大(1.82米长,1.82米宽,2.95米高),但却十分精致。墓室为平面的正方形结构,顶是三重券顶,墓室主要以砖建成,镶有大理石,砖与砖之间用石灰填平,使墙身看起来平整光滑,建筑非常细致。墓中央是棺床,墓的东、西、北分别设有壁龛,壁龛为砖雕仿木建筑样式,雕有花、鸟图案,内放有瓷器、玉器、笔、砚等陪葬品。

  陪葬品虽然不多,但都是精品,其中包括多件明代的斗彩瓷器,如明成化斗彩葡萄纹杯两件。这两只小杯外壁绘有葡萄、桑椹等图案,色彩浓淡得宜,外底写有“大明成化年制”的楷书款。又如明嘉靖的斗彩折枝花卉八卦纹三足炉,三足炉仿成化斗彩,炉上部绘有八卦图案,下部绘折枝莲花纹。这些瓷器在现代价值甚高,即使放在当时也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

  玉器中有一件青白玉夔凤纹子刚款樽,以新疆和田青白玉所制,杯盖雕了虎、狮子和辟邪,杯底有三只兽面足,杯扳有象鼻装饰,扳下刻有“子刚”二字。虽然清代刻有“子刚”款的玉器很多,但真正由玉雕大师陆子刚所制的玉器不多,故此玉樽的价值十分高。玉器中还有一件宋代的青玉卧鹿,同样以和田玉雕成,鹿成跪卧状,姿态优雅,十分的小巧可爱。

  在这个小女孩的墓里,竟有这么多珍贵的器物陪葬,甚至可以把一些清代皇子、公主墓比下去。一些学者认为,这或许可以证明当时位高权重的索额图,的确是中饱私囊的贪官。但笔者认为,从陪葬品的贵重程度更可反映出索额图对这位小女儿的钟爱。

  在陪葬品中,有一件水晶笔架、一件玉砚及两块墨,可见小女孩生前已接受了良好的文化教育。笔者猜想,索额图的女儿比康熙帝年幼十多岁,或许索额图是想把女儿培养成淑女,将来以大臣之女的身份成为皇帝妃嫔。可惜的是,无论索额图怎样悉心栽培,仍敌不过命运的无情,他这位备受宠爱的长女,短短六七年就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连泳欣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