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捶布石

2017-11-29 10:43 来源:西安日报 
2017-11-29 10:43:00来源:西安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捶布石

  ○张伟安 文/图

  我家门前西墙的屋檐下,横卧着一块长方形的石块,上边覆盖着一张蛇皮袋子,四角压在石头下,包得严严实实。

  这是一块捶布石,石的上面已经不再油光,因为岁月的洗礼,风吹日晒,失去了昔日的光泽。家里土房翻修,几度搬迁,这块捶布石,虽然有些碍眼,却不曾被抛弃,因为,它有着让人难忘的故事。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国处于食粮严重短缺时期,城镇人口吃粮由政府定量供应,而乡下人吃饭靠自给自足。交完公粮,生产队留些储备粮,剩下的分到各户一个人一年不到二百斤。会划算的人家,平时做饭粗细两搅,省吃俭用,到了苞谷成熟的季节,家里还能存些麦子。大多数人家,夏粮和秋粮根本就接不住。穿衣更不用说,乡下人很难穿件洋布衫子,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给孩子做一身粗布衣裳。男孩子用煮青染成深一些的颜色,女孩子做件红白相间的格子布,成人几年都换不上一件新衣裳。粗布衣裳、粗布被单、甚至粗布内衣内裤、粗布做的鞋袜,就是乡下人的生活写照。

  一块老粗布要做成能穿的衣裳、能铺的单子,能盖的被子,工序可不简单。从地里的棉花收回家,经过拧花车子脱籽,弹花柜弹过才能纺线。纺线是差不多每个农村妇女必须会做的活,二姐上小学的时候就学会了纺线。织布更是个技术活,需要两脚轮换踩踏,带动经线上下张开,手上的梭子穿来送去,脚手并用、上下交错,配合默契才能完成,家里只有母亲才会这个活。布织好后,用开水投入染料漂染,也叫煮布。染好后的布晒干后刷上浆糊,增加布的韧度,接着洗净、阴干、拉平、对展,折得四四方方铺在捶布石上用棒槌捶。

  那时一个队二三十户人家,捶布石却没有几块。农村妇女和其他社员一样,每天要上工干活,回家后还要做饭、洗衣、照管孩子,捶布的活要挤时间干。祖父看到我母亲很辛苦,为了捶布,经常忙得吃不上饭,就一心想给家里买块捶布石。

  那一年,正值五月天,祖父赶集时花五元钱买下了一块捶布石。但这块捶布石近百拾斤重,怎么拿回家?祖父咬咬牙,用力把捶布石背起来,就这样一直背回了家。

  听说祖父从集上背回一块捶布石,许多人不相信,端着饭碗跑到我家凑热闹。几个小伙掂了掂这石头,伸伸大拇指叫着“服了!服了!”

  家里有了这块捶布石,东邻的二婆家的两个媳妇、西邻大姨,还有隔了几家的凤嫂子都赶到我家捶布。母亲是个热心肠,自己再忙,总是让别人先捶,自己后捶。到了腊月,家家户户给孩子做新衣,常常俩人搭伙捶。“邦、邦、邦”的捶布声,伴着炊烟在家乡的上空回响。

  这块捶布石,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不过,我想把它收入到我的“家庭博物馆”珍藏,因为,它记录着祖父的执着,母亲的热情和勤劳。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