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城市迁徙的现代花鸟画——浅析万芾花鸟画的变革历程

2017-11-30 10:34 来源:文汇报 
2017-11-30 10:34:1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秋韵(纸本水墨) 万芾作

  晨曦(纸本水墨)  万芾作

  红脸儿(肖复兴作品插图)  万芾作

  朱国荣

  万芾是当今海上画坛最具代表性的中生代优秀女画家之一。现为上海工艺美院教授、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她不仅擅长花鸟画,其山水、人物画也是别开生面,展现了她难得而全面的艺术才华。她为肖复兴、王小鹰、赵丽宏等作家的作品所绘的插图因对作品理解准确、人物形象传神而广受称誉。近年来,万芾屡屡在国内外的美术大展露面和获奖,引起了评论界和收藏界越来越多的关注。著名评论家朱国荣先生的《向城市迁徙的现代花鸟画》一文,对万芾近年来在花鸟画创作方面的探索和变革,做了透彻而完整的分析,能够让读者对万芾其人其艺有深入的了解。

  与大多数花鸟画家一样,万芾在花鸟画学习上也是从传统入手的。两宋时期的院体花鸟画以严谨的构图、生动的形态、富丽的色彩、娴熟的技法一直是工笔花鸟画学习者的范本。万芾在进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中国画专业学习时接触了宋代工笔花鸟画,后又触及南宋院体画家李迪、明代院体画家吕纪等名家,通过临摹与研习,写生与创作,授课与编写教材,她对于传统花鸟画的理解和掌握显然要比一般画工笔花鸟的人技胜一筹。万芾后来又到中国美术学院装潢设计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学习,先后完成大学专科、本科学业。这些学习经历在她以后屡屡的艺术创新中都起着积极而卓有成效的作用。

  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万芾的花鸟画作品在“’98上海百家艺术精品展”和“海平线’98绘画、雕塑联展”两个重要的市级美术展览中亮相,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其实那时候她在工笔花鸟画上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了,她的花鸟画作品以鲜艳、丰富的色彩和花鸟在大自然中的现场感逾越了传统花鸟画的一些规矩和格局,令人耳目一新。

  不过,万芾在那时候就感到,传统虽好,但是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毕竟相隔太远了。现代人身处的城市环境、时尚的审美趣味、面临的生态困境,以及多元的艺术影响,都使得今天的艺术创作不得不考虑现代人的精神需要,创作出顺应于现时代社会生活的绘画作品。于是在新世纪里,万芾带着她的花鸟画开启了一个新的里程,向着现代迁徙。

  万芾先是吸取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构成主义,在画面上,她拆散了传统花鸟画的折枝架式,营造了一个带有一定秩序的花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花卉被重新组合,构成一组组具有相对独立,又相互之间有关联的群体,花草舒展着柔美的姿态,小鸟们栖息在犹如童话般的世界里,没有天敌,没有烦恼,有的只是爱。从万芾创造的这个花鸟世界里,每个人都会感受到安宁、平和。创作观念的转变,又为万芾在色彩上的运用拓展了自由发挥的空间,画面的色调、各种花卉的颜色,都随着创作的需要而改变。万芾在这一时期的花鸟画中所表现的已不是传统绘画中的文人情怀,也不是对大自然美景的真实描绘,而是意在透露画家心中的美好情感和愿望。在这种似真实又非真实,似虚幻又非虚幻的画面中,洋溢着画家的理想主义精神。万芾说她的花鸟画是从乐观的角度来构思和创作的。她的作品以优美的形象和浪漫的情调印证了她的创作思想。万芾在这一阶段对花鸟画的变革中,侧重于作品图式的改变,并没有涉及到绘画的表现手法,因此保持了传统审美的欣赏路径。

  接着,万芾的艺术探索又深入一步。这一步是把花鸟的形态减弱到最简练的境地,色彩变得更为单纯,画面变得更为空灵,意境由宁静转为纯净。与此同时,在花鸟的背景上开始隐隐约约地显出抽象的几何图形,虚幻空间的作用有所增强。综观这一时期的花鸟画,基本上脱离了与传统的联系,花鸟的象征意义、比兴的传达含义亦被完全消解,代之而起的是突出表现了现代人的心灵感受和精神体悟。在《市·影》、《市·曦》、《市·暮》 等画中,城市的象征性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我曾经去万芾家看她新创作的一批花鸟画,一跨进门,只见画桌上摊着的,墙壁上挂着的,墙根边靠着的,还有在画板上裱着的,都是她最近画的作品。其数量之多令我吃惊,而更令我惊讶的是,所有的花鸟画全是纯水墨的。我无意中瞥见窗外沐浴在阳光下的秋叶,想起万芾的花鸟画曾经拥有的斑斓色彩,不禁为万芾跨出的这一步叫好。倒不是在否定她以前的工笔重彩花鸟画,而是为她能够不依恋过去的成就,朝着新的艺术目标毅然前行的勇气叫好。这是一批完全浸润在黑、白、灰水墨世界里的花鸟画。万芾把她的工笔花鸟从五彩缤纷中拉到了纯粹的水墨里。这一步看似走得突然,其实又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当象征城市的抽象图形出现之后,当笔下的花鸟脱离了大自然的怀抱之际,画家的艺术表现便解脱了受现实的束缚,从而到达介乎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自由境地,水墨形式也许是表现这种境界最为合适的一种选择。为了避免象征城市的几何图形出现的硬边化和平板化,画家借用了传统的点墨法,集点成面,使得这些大小不一、横竖各异的矩形块面泛起粼粼波光,犹如建筑物的水中倒影,闪烁着城市的光影。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万芾笔下的小鸟却始终保留着传统的工笔技法,勾勒,渲染,平罩,丝毛,一步不缺,小鸟俨然成了传统的守卫者。在这些小鸟的图像上,忠实地保持着传统绘画的痕迹,显现着现实生活的真实,这应该说是万芾的有意为之。因为小鸟们见证了画家在艺术上的起步,指出了画家创作灵感的来源。而为了让工笔花鸟与水墨抽象的城市图形和谐地相处,万芾又对生宣作了熟化处理,使得两者的融合浑然一体。在这批花鸟画新作中,万芾表达了她对于现代城市建设的一个观点:即有水的、鸟语花香的生态环境,才是理想的宜居城市。

  今天,万芾的花鸟画从传统迁徙到了现代,从大自然迁徙到了城市,从彩色世界迁徙到了水墨天地。我相信万芾不会就此止步,她还会继续前行。这就是有着大志向的小个子女画家、女教授万芾的个性。(作者系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美术评论家)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