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一种别样的行走——读贺进的书法

2017-12-04 09:4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12-04 09:46:58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李国良

  贺进既是职业艺术家,又是书法策展人,还是高校书法专业的教师。他长年耽于笔墨,书风高古,笔力雄健,静穆深远。其师承马士达、王友谊等,这种师承关系在薪火相传中奠定了贺进的先锋与活力,又加之他锲而不舍地勤奋使得自己既如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又如不畏严寒、落拓不群的雄杰斗士。

  纵观贺进学书历程,在每一时段都能用一种新的技法来表现这个历史时段的审美倾向。对法书的解码,与古人的神交,必须通过临池不辍来达到——修炼是一种别样的行走,不至疯魔不成佛,立志修行的作者必须耕云种月,攀登不止。贺进长年时间苦临诸帖,其间挫衄反复,一以贯之,直至技法烂熟。他充分体会揣摩到了古人的技法,捕捉到了法帖的内在精神。贺进无论巨幅擘窠大字,还是蝇头小楷,笔入寻常处,总体特征却呈现出高古正大的气象,摒弃流媚机巧,因为工巧无以至正大,守拙抱朴,厚拙方能直通高古。他将这种审美追求付之于毫端。观照他多种书体作品,其线条沉实静穆,书写出了迥异于他人的精彩。其书大处落墨,小心收拾,重实少虚,线条粗细错落,一派生机,正大气息扑面而来,笔墨线条呈现质朴有力、凝重丰腴、肥不露肉、神采动人的特质,形成了具有个人符号的线条风格。其书以中锋为主,侧锋为辅,万毫齐力,挥抹出的点画整体风貌温雅照人,外圆内刚、内敛深沉,有北朝造像文字中长枪大戟的险峻和森挺,也有远古回声不假修饰、一任天成的气息。追求自然率真是他的重要审美取向,这种儒释道思想的交融在审美上展现了艺术的本真,使观者的心灵归于清净,以致唯心是从由技入道,令观者面对他的作品时心田生发出互动感应和愉悦遐想,其有着画境的再现与诗意的延伸,字里行间徜徉的或是远山禅寺的鸣钟,或是碧江行船的欸乃,或是金风摇曳中的芦花,简约而丰富,清雅不失深沉,不忘古训又不失却自我,构建了属于自己的笔墨程式。

  我尤喜贺进的篆书,似曾相识又多新意,其线条通达,行笔含蓄,裹锋为主,侧毫为辅。其运笔痕迹在笔画驻留、提按上多有讲究,线条沉实不油滑,拙朴去巧,细微之处表现精到,没有出现因为小处而草率的现象,整体章法空间布置构成感极强。他的楷、隶气脉流畅,虚实变化依靠墨法的干湿浓淡来调整,结体因势赋形,纵横揖让一派天机,整体之中有着圆融和谐的章法美,险而不怪、平而不颇、聚墨不狂、结体不野是其特征。唐代张怀瓘说“善识书者,唯观神采,不见字形”,书法艺术的载体是为汉字,创作是通过汉字书写来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所以书法不是一般的写字,如果书法欣赏仅仅计较于字形是否端正尚属于初级阶段,书法的鉴赏要超越形质的表象,要尝试着去上升到精神层面的体悟。倘若仅以技巧当作艺术的终极追求,而无视思想与精神层面的探索,那么艺术家的存在意义不外乎一介匠人。书法艺术特有的美学系统与对应的文化价值在笔墨当随时代的潮流中互相生发并寻求合理性的逻辑,作者没有片面迎合时下的流行书风而忽视其在历史语境中的上下文关系,而是回归到了当下的文化情境中进行深入思辨,这些作品是建立在新的美学范式上的学术实践。

  明代程远讲:诗,心声也;字,心画也,故寄兴高远者多秀笔,襟度豪迈者多雄笔,其人俗而不韵,所流露者亦如之。先贤以人品胸怀、气节道德为衡量书法层次的重要标准,为艺先为人成为了传统书法的一个重要命题。书为心画是为表征作品与作者内心和人格的关系,朱长文评论颜真卿的书法:“其发于笔翰,则刚毅雄特,体严法备,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柳公权以笔为谏,对皇帝说道:“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乃可为法。”贺进书品与人品并重,与人真诚相待,和朋友“友谊的小船越开越稳”,身上有着大国工匠精神的烙印。贺进的创作是将正能量的内容来普照社会人生的前途,既坚守了人生的精神指向又落实了文艺实践的现实目标,为多元化的中国当代艺术生态提供了进一步前进的可能。

  (作者供职于河北省艺术研究所)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