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频道> 轶闻> 正文

书生本色纪晓岚 刘罗锅都送了他什么藏品

2018-02-14 07:16 来源:新浪 
2018-02-14 07:16:46来源:新浪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岭上多白云砚 拓片

  岭上多白云砚 拓片

  “砚至王岫君,如诗至钟伯敬,虽非古法,要自别趣横生,石庵尚书酷爱之,亦欧阳公之偶思螺蛤也。乾隆乙卯十月重制砚匣因记,晓岚。”

  王岫君乃清初制砚国手,擅刻山水砚,一方“作手极雅” “石庵尚书酷爱之”的“岭上多白云砚”,“非琉璃厂中俗工所能”,刘墉最后却割爱赠给了纪晓岚,两位位高权重的大清尚书之间的友情,真是如“桃花潭水深千尺”啊!

  在刘墉送给纪晓岚的砚台中,也有前代名人用过的古砚。 “迦陵先生故砚”便是其一,纪氏因此镌铭:

迦陵先生故砚 拓片

  迦陵先生故砚 拓片

  “此迦陵先生之故砚,伯恭司成以赠石庵相国,余偶取把玩,相国因以赠余,迦陵四六颇为后来所嗤点,余撰四库全书总目,力支柱之,母乃词客有灵,以此示翰墨因缘耶!嘉庆戊午(1798)十月晓岚识。”

  查迦陵先生,乃明末清初的文学家陈维崧(1625~1682),字其年,号迦陵,宜兴人,诸生,著名词人、骈文作家,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著有《四六金针》,实乃割裂、抄袭元代陈绎曾《文筌·四六附说》而成,非陈维崧所作,以致文坛中人对其颇有非议,故铭文中说他“迦陵四六颇为后来所嗤”。

  明张岱云:“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纪晓岚与刘墉久居官场,两人间却无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习气,愈老愈见书生本色,盖有“深情也”!

  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

  纪晓岚任官50余年,年轻时才华横溢、血气方刚,晚年的内心世界却日益封闭。嘉庆十年(公元1805)二月,病逝,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皇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纪昀蓄砚成癖,与文人“燕闲清赏”的文化传统有关。自古以来,嗜砚、蓄砚,编砚谱,著砚铭,作砚史者,代不乏人,若柳公权、欧阳修、米芾、苏轼等,皆游心其中。明清两朝,“闲隐”文化盛行,“天下承平,士大夫以儒雅相尚,若评书、品画、瀹茗、焚香、弹琴、选石等事,无一不精”(《长物志·跋》),于砚石质材及制作皆详加研究,纪晓岚在其砚铭中亦言“太平卿相,不以声色货利相矜,而惟以此事为笑乐”,可见蓄砚之风盛行于世,莫不趋而靡之。

  然而,对于纪晓岚而言,嗜砚、蓄砚有其更为深层的意义。首先,藏砚是纪昀建构对抗世俗之理想世界的重要方式。其虽官至大学士,于外人而言,煊赫一时,然其一生“浮沉宦海如鸥鸟”,仅被视作“词臣”、“无用腐儒”,政治抱负无可施展,且多次遭贬谪外放,受到乾隆痛斥与责骂,伴君如伴虎,其内心之痛楚,不足为外人道也。白居易《中隐》曾言:“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与之相似,纪昀于“士不遇”中选择“中隐”,寄情他物,或浸于志怪小说,“前因后果验无差,琐记搜罗鬼一车”,著《阅微草堂笔记》,或醉于砚台之间,搜罗各方神品名砚,摩挲识鉴,并述其志向,“坚则坚然不顽”,借砚自喻,以此在出仕中重新开辟出一个非世俗的“桃花源”,建构一种自我超越性的的人生价值与生命意义。

  时隔二百年,纪晓岚曾藏的砚有的为纪氏后裔家传,一部分由文博单位收藏,其余散落于民间。

  参考资料:

  纪昀藏砚,《阅微草堂砚谱》,1993年

  黄玄龙,《金石癖:文房搨本集》,2011年

  纪晓岚的烟斗、砚台和《阅微草堂笔记》,2014年

[责任编辑:李超]


[值班总编推荐] 房产税,取之于民是为了用之于民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为中非人民凝聚兄弟情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