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频道> 热点> 正文

苏曼殊《曼殊上人墨玅》2881万成交 超估价百余倍

2018-04-03 10:1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8-04-03 10:12:54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责任编辑:庞聪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4月2日上午,香港蘇富比2018年春拍“中国书画”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场共280件精品上拍,其中,上附数十位名人题跋的苏曼殊《曼殊上人墨玅》以2881.35万港币成交,超拍前估价百余倍。(拍前估价:HKD 180,000-250,000)

《曼殊上人墨玅》 水墨绢本 十五开共廿二帧册 尺寸不一 拍前估价:HK$ 180,000-250,000 成交价:2881.35万港币

  《曼殊上人墨玅》 水墨绢本 十五开共廿二帧册 尺寸不一 拍前估价:HK$ 180,000-250,000 成交价:2881.35万港币

左图:《墨玅册》中的僧人形象右图:苏曼殊像

  左图:《墨玅册》中的僧人形象右图:苏曼殊像

  苏曼殊工绘事,然非有感不作,非友不赠,从未卖画,所以作品存世极稀。1919年苏氏过世,第二年,蔡守、李根源为其出版《曼殊上人墨玅》,收录作品22幅,成为后人研究苏曼殊画风及生平之重要文献,对照本册,正是同一物。

左图:《墨玅册》中赵藩题跋右图:黄宾虹署签

  左图:《墨玅册》中赵藩题跋右图:黄宾虹署签

  除画作外,《曼殊上人墨玅》出版中黄宾虹签书,赵藩、章太炎、黄节、沈尹默、秦锡圭、潘飞声、王蕴章等七人题跋皆完整保存,又增公孙长子、戴传贤、张继、汪东、汪亢虎等一九二八至三七年间题跋,英人弗莱士一九〇九年十月所书英文长诗三页;黄宾虹签书已移至册内,册外另为公孙长子应蔡守所请,双勾书签。出版物中,大部分画作上钤有蔡守、张倾城夫妇收藏印,可知其时已归蔡氏;册中七幅作品上加钤长方朱文“雪上人”一印,应蔡氏所为;一九二八年前,蔡守已重新整理装裱此册,请得沪上、广东两地名士题跋,得今日面貌。一九四七年,此册失窃于蔡守如夫人谈月色南京寓所,谈氏《失所藏曼殊画》一文中记载:“曼殊画廿二幅,名人题咏十六幅,于英诗人弗来遮题诗数页,合成一册”,除题咏部分未知谈氏如何计数,其余皆符合。弗莱士题诗虽写于《墨玅》付梓之前,却未见于书中,或因英文诗歌难见赏于时众,故李、蔡二人未取。而邓尔雅一九五二年再题于册末时,早已事过境迁,物是人非,此册已现身香港,不复金陵了。

左图:蔡哲夫像 右图:张倾城像

  左图:蔡哲夫像 右图:张倾城像

  册中人物多苏曼殊近人好友。章太炎与苏曼殊相识于日本,苏氏作诗翻译皆得益于章处甚多,章以长文叙苏氏生平,写扵《墨玅》出版当年,乃应李、蔡之请,专为旧友画册付梓所写;蔡守、张倾城、黄节、邓实、沈尹默乃苏曼殊于沪因“国学保存会”之故结识,一九〇九年苏氏由日返沪,寄寓国学保存会在爱而近路的藏书楼,与上述诸友此期往来颇多,第十三开《登鸡鸣寺》蔡跋“己酉八月既望,曼殊上人过沪,出是册,委守夫妇为之题识”,正是此间往来情形。随后,曼殊南渡爪哇,直至一二年返国方再次与蔡会面于广州,而当时留给他题识的画作,曼殊也许早已抛至脑后全无印象了。英文题诗者弗莱士乃其时驻沪上的英国领事WilliamJohn Bainbrigge Fletcher(1879-1933),弗氏酷嗜中国文化,曾有《英译唐诗选》出版,妻为蔡守妹,由此而结识苏曼殊,二人有互赠诗作。其余题跋者,或为与蔡守、李根源来往之政界要人,若张继、赵藩、秦熙圭、戴季陶、公孙长子、江亢虎,或学者文士如王蕴章、汪东、潘飞声。

图:章太炎题跋

  图:章太炎题跋

  章太炎题跋内容:

  亡友苏元瑛子谷,盖老氏所谓婴儿者也。父广州产,商于日本,娶日本女而得子谷。广中重宗法,族人以子谷异类,群摈斥之,父分资与其母,令子谷出就外,传习英吉利语。数岁,父死,母归日本,子谷贫困为沙门,号曰曼殊,不能作佛事,复还俗。稍与士大夫游,犹时时着沙门衣,子谷善艺事,尤工缋画,而不解人事,至不辨稻麦,期候啖饭,辄四五盂亦不知为稻也。数以贫困,从人乞贷得银数版,即治食,食已,银亦尽。尝在日本一日饮冰五六斤,比晚不能动,人以为死,视之犹有气,明日复饮冰如故。子谷少时,父为聘女,及壮,贫甚,衣裳物色在僧俗间,所聘女亦与绝,欲更娶,人无与者,乃入倡家哭之,倡家骇走,始去美利加,有肥女,重四百斤,胫大如汲水瓮,子谷视之,问:“求耦耶,安得肥重与君等者?”女曰:“吾故欲瘦人。”子榖曰:“吾体瘦,为君耦何如?”其行事多如此,然性恺直,见人诈伪败行者,常瞋目詈之,人以其狂戆,亦不恨子谷。既死,遗画十数幅,友人李根源印泉、蔡守哲夫为印,传之。己未十二月,章炳麟书。

  廿二幅作品尺寸不一,皆为绢本,八幅具年款,除十幅有苏曼殊书款,其余由张倾城、邓实、蔡守与沈尹默代题,邓实曾在致友人柳无忌信中提及“曼殊工画而不能题,遂由弟代书”,可作互证;诸人皆一手工整蝇头小字,恭敬可窥见一斑。题材以山水为主,亦间插人物,仕女多取晚清普行画谱中形象,僧人皆一袭旧破僧袍,似多自况之意;山水树木几无皴擦,亭台楼阁竟分阴阳,中西画法,皆有所取,然绝不拘于画艺,纯乃心画,风格则萧疏澹远一路,以意取胜。

  册中九开具民国早年著录:

  《日暮修竹》著录于《女子杂志》,(上海,广益书局)第一卷第一号,一九一五年一月;

  《华严瀑布》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白马寺》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寄钵逻罕》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茅庵偕隐》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小说月报》,(无锡,商务印书馆),第十卷第十二号,一九一九年十二月;

  《江干萧寺》著录于《天义》杂志,第四卷,一九〇七年;《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送水野南归》著录于《小说月报》,(无锡,商务印书馆),第十卷第十二号,一九一九年十二月;

  “黄节题跋”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沈尹默题跋”著录于《天荒》杂志,潘达微等出版,香港南亚制片所制作,一九一七年;

左图:《日暮修竹》 中、右图:《女子杂志》书影,(上海,广益书局)第一卷第一号,一九一五年一月

  左图:《日暮修竹》 中、右图:《女子杂志》书影,(上海,广益书局)第一卷第一号,一九一五年一月

上图:《送水野南归》 下左、下右图:《小说月报》书影,(无锡,商务印书馆),第十卷第十二号,一九一九年十二月

  上图:《送水野南归》 下左、下右图:《小说月报》书影,(无锡,商务印书馆),第十卷第十二号,一九一九年十二月

《一顾楼图》

  《一顾楼图》

《华严瀑布》与《白马寺》

  《华严瀑布》与《白马寺》

《拏舟金牛湖》与《闻鹃忆友》

  《拏舟金牛湖》与《闻鹃忆友》

《松下听琴》与《远眺》

  《松下听琴》与《远眺》

《题诗》与《夜宿雨华庵》

  《题诗》与《夜宿雨华庵》

《寄邓绳矦》与《寄钵逻罕》

  《寄邓绳矦》与《寄钵逻罕》

《竹林仕女》与《登鸡鸣寺》

  《竹林仕女》与《登鸡鸣寺》

《赠慧子》与《茅庵偕隐》

  《赠慧子》与《茅庵偕隐》

《郑思肖诗意》

  《郑思肖诗意》

《江干萧寺》

  《江干萧寺》

《寄金凤》

  《寄金凤》

《吴门闻笛》

  《吴门闻笛》

《寄刘申叔》

  《寄刘申叔》

《白马投荒》

  《白马投荒》

《送水野南归》

  《送水野南归》

[责任编辑:庞聪]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