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拍场上出现的亿元瓷碗 精致奢华

2018-04-09 09:39 来源:西安晚报 
2018-04-09 09:39:51来源:西安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碗是如今最常见的餐具,相信您也有失手打碎瓷碗的经历。但下面这些碗,若作为饭碗可就大材小用了,更别说失手打碎,那可是上亿元的损失!今天,就请大家认识下这些拍卖史上极为罕见、珍贵的亿元瓷碗,感受下它们的精致奢华。

  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碗

  本月3日,一只清康熙御制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碗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 .38亿港元成交,打破了碗类瓷器的拍卖价格纪录。此碗直径14.3厘米,以罕见的粉红色釉作底,以五瓣花朵式开光,内绘花卉,色彩艳丽,笔触细腻。底盖粉红色“康熙御制”楷款,加双方框。目前已知的类似作品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只,同着粉红为地,绘花相异,但论色调、布局,却能与之匹配。

  珐琅彩釉多自欧洲进口,以其烧制的瓷器始于康熙,盛于雍正、乾隆。珐琅彩釉色彩丰富艳丽,可以用它调配、烧制出所有常见颜色。然而,我国大批文博机构和文物鉴定家通过海量研究表明,珐琅彩和中国传统釉上彩在化学成分上差别很大,特别是其中含有剧毒的砷。据了解,珐琅彩时常采用的调色剂玻璃白又称“砷白”,比如粉红就是用胭脂红和玻璃白调制而成的。当温度达到数百度时砷就会挥发,由此可知,古代窑工是冒着生命危险制作这些珐琅彩瓷器的。

  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碗

  2017年4月5日,一只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碗在香港苏富比上拍,最终以约2.29亿港元成交。此碗直径约23厘米,为十棱菱口碗,烧制难度极大,故而又有“宣德碗王”之称。该器深壁外撇,绘饰卓绝悦目,柔光温蔼,沦肌浃髓,让人不禁倾心。碗上绘丰鱼四尾,畅泳水藻池莲之间,悠然自得,投入细赏,彷彿置身其中,可感其安、知其乐。四鱼两两相对,一面画鲤,一面绘鳜,各迎一鲂,品种稍异。如此碗上所绘,鲂鱼成年后头上多有隆起肉瘤。这些鱼种,自古为中国羹食,鲤、鳜较多见于瓷器纹饰,绘鲂鱼者却罕。

  鱼藻纹属常见中国瓷器纹饰。据史料记载,北宋末年,宫廷画师刘寀擅画鱼,以鱼为题之水墨作品自此开始流行,进而影响到瓷器绘画。鱼居水中,不便微察细观,因此画鱼又较其他禽鸟更难。据悉,传世绘相同鱼藻纹宣德碗,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两件可与其相比较,然尺寸皆较小。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

  2006年11月28日,一只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在香港佳士得上拍,最终以约1.51亿港元成交。由于当时市场上极少见到价格超亿元的拍品,加之此碗器形小巧,因而轰动一时。该碗直径11.3厘米,上绘有杏花盛开,春风吹绿柳,双燕比翼飞;侧面有乾隆御笔行楷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碗底有蓝楷书款“乾隆年制”。该碗造型秀美,白釉温润,工艺精湛,乃为乾隆珐琅彩瓷器杰作。

  现存世珐琅彩多为康熙至乾隆年间烧造。康熙时期多为在素胎上绘画主题纹样,再将其他地方全部以彩填满,效果华丽。雍正时期,国产珐琅料研制成功,珐琅彩的质量得到进一步提升,此时瓷器上留白的地方增多,开始配以诗句,将诗、书、画、印四种中国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使瓷器风格凸显优雅。乾隆时期,宫廷内汉风更盛,乾隆帝沉迷诗文创作,以其御制诗题于瓷器者为数颇多,其中尤以该杏林春燕图碗于藏界最负盛名。

  北宋定窑划花八棱碗

  2014年4月8日,一只北宋定窑划花八棱碗在香港苏富比上拍,最终以约1.47亿港元成交,它是亿元碗类瓷器中仅见的一只高古瓷。此碗直径22.2厘米,胎质细腻,器形端庄,碗内划花线条流丽生动,釉面柔润,色呈牙白悦目,聚处若泪痕而色略深,虽久历千年风霜,依然朴淳如昔。

  定窑是于唐代创烧的著名窑口,北宋是定窑发展的鼎盛时期,定窑以其瓷质精良、色泽淡雅,纹饰秀美,被宋朝政府选为宫廷用瓷,使其身价大增,产品风靡一时,被后世列为“五大名窑”之一。宋定窑瓷器的装饰技法以白釉印花、白釉刻花和白釉划花为主,其中划花最为常见。划花通常以篦状工具划出简单花纹,线条刚劲流畅、富于动感。莲瓣纹是定窑器上最常见的纹饰,有的一花独放,有的双花并开,有的莲花荷叶交错而出,还有配鸭纹的,总之纹饰简洁又富于变化。

  存世定窑瓷碗向来比较少见,有消息称,在2013年纽约春拍上,一件据说是旧货摊上以3美元淘来的北宋定窑刻花碗竟以约合千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

  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碗

  2013年10月8日,一只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碗在香港苏富比上拍,最终以约1.41亿港元成交。所谓“宫碗”即宫廷用碗,这么叫是为了和“民碗”区分开来,其实二者在造型上并无多大差异。此碗直径14.5厘米,弧壁圆滑,口沿微撇,隽秀蕴藉,犹如华葩半开。碗外壁巧绘秋葵连枝,柔瓣散舒,幽芳怒绽。嫩叶有芒掩映花间,新蕾无意独伫媖娴。碗心团花框双圈,葵瓣旋卷而发。碗内壁环饰连枝秋葵,与外壁类同,然姿影稍异,更添意趣。碗沿里外、足上各缀弦线二道。此碗通体罩施釉料,透亮若脂,润泽如玉,器底署青花二行六字双圈楷款。对于御制瓷器来说,这只明成化宫碗有异于任何前朝或后世同类瓷器,是制作上的大胆尝试,但藏界也有人据此对该碗的真伪提出质疑。

  缠枝花卉纹碗亦见于明永乐、宣德二朝,成化窑纹饰并未全盘承袭,而是在规整中加以改变,令宫碗各式花卉图案更富动感,静中显动。明成化宫碗多数内里平素,里外兼绘之宫碗图案寥寥可数,黄蜀葵花瓣半圆,多叶状,叶呈掌形分裂,裂片长披针形,于诸多宫碗纹饰中更显富丽别致。(宗合)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