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频道> 热点> 正文

盘点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金代皇家神庙震撼亮相

2018-04-11 10:06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8-04-11 10:06:52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责任编辑:庞聪

  4月10日,“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千呼万唤始出来,26个入围项目,长达几个月的漫长角逐,专业目光的审慎评选,再夹杂围观群众朴素的乡土主义情节,这份沉甸甸的名单注定了几家欢乐几家愁。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许永杰说:“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一般会考虑时代和地域上的因素,比如史前时代、历史时期都会有比较突出的遗址;而在地域上,有些考古大省会有优势,在评选上可能会考虑一些遗存相对不那么丰富的省份。”

  也就是说,“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是一种年代的、地域的、文化的综合平衡,并非“吃瓜群众”们看着热闹的遗址就会众望所归,毫无悬念;也有可能我们看着不怎么起眼的遗址,一不留神就成了杀入“决赛”的黑马。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现场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从年代上来说,史前时期有3个遗址: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旧石器 ~早期铁器时代);山东章丘焦家遗址(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新石器时代庙底沟文化时期)。

  商周时期有2个遗址: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秦汉时期有2个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

  秦汉以后有3个遗址: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宋元至明清); 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金代);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清初)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发现的巨型筒瓦

  也许不少观众不明白为何史前、商周的遗址几乎占了一半的席位,其实,这样的一份年代名单应该说是相当符合考古学规律的。“古不考三代以下”,考古学作为一门探寻人类文化起源的学科,自然会在没有文献出现的时代“大放异彩”,而到了历史时期,由于中国悠久的史学传统,大量的文献记载,使得考古学反倒退居到了证经补史的地位。

  所以,在角逐十大考古发现的26个入围项目中,史前考古占了9个,分别是: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广西隆安娅怀洞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湖南泸溪下湾遗址、福建明溪南山遗址、山东章丘焦家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浙江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宫城及门址。

  夏商周考古则有6个: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湖北京山苏家垄周代遗址、陕西澄城刘家洼春秋墓地、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北行唐故郡遗址。

  辽宁康平辽代契丹贵族墓群出土的银鎏金面具

  从地域上说,此次评选的十大考古发现,陕西省囊括两个: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河南省也占了两个: 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除此之外,就是新疆、山东、宁夏、吉林、江西、四川各拥一个、遍地开花的局面。这跟之前,十大考古发现集中于陕西、山西、河南等考古大省截然不同。而有的省份,则是一直很难在十大考古发现中有所作为,直到最近几年才迅速崛起,杀入名单,比如新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过,随着中国考古圈与公众的距离越来越近,被誉为考古界奥斯卡的“十大考古新发现”逐渐成为全民瞩目的焦点。在最终名单揭晓前,网上已经有不少网友发起了相关的预测,对不同遗址的宣传转载也有数量上的差异。

  微信公众平台、新浪微博宣传文案数量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从数据转载统计的前十来看,命中率还是相当高的,前六基本是众望所归。那么,为何这六个遗址会得到圈内圈外的一致认可呢?我们不妨细细盘点一下:

  1、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新疆吉木乃通遗址T0505剖面及对应年代

  此遗址发掘面积在众多入围项目中不算大,合计65平米,但最大的亮点是新疆境内发现的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距今45000多年。最难能可贵的是,不同于很多遗址的断断续续,此处堆积如同一完整的时代链条,从旧石器时代中期一直到早期铁器时代,一目了然。对干考古的人来说,遇到这么完整的地层堆积,绝对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幸事。而其出土的 典型莫斯特文化遗存,有助于探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人群关系。

  2、山东章丘焦家遗址

  山东焦家遗址发掘现场

  大型墓葬 M152随葬陶器

  大型墓葬M91随葬玉器

  此处遗址总面积巨大,超过100万平方米,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距今6500~4500年),包括夯土墙、壕沟、215座墓葬、116座房址和1座陶窑等 。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百余座房址填补当时鲁北地区居住形态空白;一批大型墓葬和祭祀遗迹显示该处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3、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

  杨官寨遗址庙底沟文化墓地发掘区航拍

  偏洞室墓M283

  遗址总面积达100多万平方米,从2004年起即开始发掘,历经十余年时间,是关中地区仰韶中晚期一处特大型中心聚落遗址。初步判定该批墓葬的年代为庙底沟文化时期, 是国内首次确认的庙底沟文化大型成人墓地,填补了该时期考古发现的空白。而此处发现的偏洞室墓葬属国内目前所知最早的同类遗存;最神奇的是,考古人员在现场发现“幡”类标识墓葬位置的墓上建筑遗存,这表明此处墓地很可能经过整体规划和长期经营。

  4、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河南新郑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航拍图

  郑国三号车马坑发掘现场 王涛 摄

  河南新郑先后作为郑国和韩国后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539年之久。素有“露天博物馆”之称。此次主要发掘了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和郑国三号车马坑。 北城门遗址的发掘明确了春秋时期城墙结构为“一陆门一水门”;而三号车马坑是考古发掘中上少见的震撼规模,而其中的“豪华房车”早在发掘时已经在网上赢得了众多追捧。

  5、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

  大上清宫遗址总平面图

  大上清宫遗址虽然年代较晚,宋元至明清,但甫一发掘,便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究其原因,佛教的寺庙、石窟考古屡见不鲜,但道教考古几乎未曾听闻。这次发掘的大上清宫是 道教正一教祖庭遗址,等级高、规模大、延续时间长。这一遗址的发现无疑将道教的神秘面纱揭开了一层。

  6、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岷江东南岸围堰

  出水文物

  此处遗址高居网友评选的首席,这很大程度源于“江口沉银”这个关于张献忠的神秘传说的民间弥漫,这次发掘,出水各类文物3万余件,包括带有文字的张献忠大西国金封册、“西王赏功”金银钱及残钱范、“大顺通宝”铜钱、铭刻大西国国号的五十两银锭等遗物,从而证实了江口沉银遗址为清初张献忠沉银之地,将有关张献忠的种种传说,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不仅如此,在此次的发掘过程中,第一次面向公众招募志愿者,也进一步扩大了此处遗址的社会影响力。

  而在网友预测中,最大的“黑马”无外乎是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其微博微信的关注度都排在最末,却最终当选了“十大考古发现”。从一般观众的角度看,虽然是帝陵,但只是大面积考古调查和部分发掘,与众多实力强健的发掘遗址相比,似乎有些弱势。但从考古发掘的历史上来说,西汉帝陵屡有报道,而东汉帝陵则鲜少出现于公众面前,此次的调查不仅 明确了东汉帝陵墓冢基本特征,在某种程度上也填补了这一阶段的考古空白,所以,虽然是有些意外的“黑马”,但从学术价值来说,也并非毫无依据。

  东汉帝陵朱仓M722陵园遗址1号台基东部及内陵园东门址(由东向西)

  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也可算是匹最初不太显眼的“黑马”,在网友的预测中排名20,这跟其地处偏远,年代较晚有一定关系;而在学术界,对该遗址的年代也有所误判,之前认为它始建于渤海,辽金沿用,直到2016年出土的玉册确证其为 金代皇家修建的长白山庙故址,这也是中原地区以外首次发掘出的国家山祭遗存。不仅有金代“皇家”招牌,又担纲首个“山祭遗存”,这样看来,入选理由也是蛮充分的。

  吉林安图宝马城遗址

  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也许在大众眼里不算很显眼,但在考古圈内,它的入选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从年代来说,夏商周考古一直是重头戏,从姚河塬遗址的规模及出土器物来看,应是 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从迄今发现的考古遗址来说,它是周文化圈最西北的一点。此外,也是目前甲骨文发现最西北的地方。

  宁夏姚河塬商周遗址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虽然不是网友预测的“大热”,但作为战国秦都、汉初之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出土的最早最完备的高等级王室洗浴设施及御膳房建筑设施,无一不体现秦汉的巍巍大国气象。

  栎阳城遗址·三号古城·三号建筑遗址

  虽然“2017十大考古发现”已尘埃落定,但未曾评上的其余入围项目,绝对是藏龙卧虎,各有千秋。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早期遗存代表了三江平原的一支新考古学文化;发现大批量精美玉器。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M33等墓葬上的封石堆

  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墓葬总数在10000座左右,是春秋时期晋国的一处高等级“邦墓”;玉石器祭祀遗存目前在东周考古中尚属首次发现;发现迄今唯一春秋时期“荒帷”实物。

  山西襄汾陶寺北Ⅱ区墓葬分布

  河北行唐故郡遗址:是北方戎狄族群的的贵族墓地,积石墓、头蹄葬、青铜鍑、金盘丝耳环、环首刀以及大量玛瑙、绿松石饰品具有鲜明的北方族群特色,体现了固有观念难以割舍;车马坑陪葬制度及青铜器、陶器等又显现深受晋、燕、齐等影响,凸显对中原华夏文化的渴慕。不仅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研究戎狄族群华夏化的重要资料。

  河北行唐故郡M2青铜器组合

  浙江绍兴兰若寺墓地:目前国内已发掘的规模最大、等级最高、兆域最完整的南宋墓地。

  浙江兰若寺墓园建筑格局

  重庆奉节南宋白帝城遗址是重庆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宋蒙(元)战争山城遗址之一,该城址的发掘,弄清了南宋白帝城的建筑布局及城市军事防御体系,出土了一些宋蒙(元)战争时期冷热兵器共存的实物,填补了我国火器考古发现的空白。

  白帝城及周边防御性寨堡、设施空间分布图

  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印证太仓港是元朝“第一码头”的事实;出土以元代中晚期龙泉窑青瓷为主的遗物150余吨;除龙泉窑遗址考古外规模最大的一处龙泉青瓷遗存。

  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发掘区域全景

  无论如何,当选的“十大考古新发现”或是落选的其他入围项目,都是在扎实的田野工作基础上对中国文明的不懈探索,这场考古界“奥斯卡”的举办,不仅是对考古工作者的肯定和褒奖,也是对全民关注考古、关注历史的呼唤和激励。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按年代顺序):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山东章丘焦家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完整入围名单(按年代顺序):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广西隆安娅怀洞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湖南泸溪下湾遗址、福建明溪南山遗址、山东章丘焦家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浙江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宫城及门址、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湖北京山苏家垄周代遗址、陕西澄城刘家洼春秋墓地、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北行唐故郡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山东青岛土山屯墓群、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辽宁康平辽代契丹贵族墓群、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河北崇礼金代太子城遗址、重庆奉节南宋白帝城遗址、浙江绍兴兰若寺墓地、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4月10日,“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千呼万唤始出来,26个入围项目,长达几个月的漫长角逐,专业目光的审慎评选,再夹杂围观群众朴素的乡土主义情节,这份沉甸甸的名单注定了几家欢乐几家愁。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许永杰说:“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一般会考虑时代和地域上的因素,比如史前时代、历史时期都会有比较突出的遗址;而在地域上,有些考古大省会有优势,在评选上可能会考虑一些遗存相对不那么丰富的省份。”

  也就是说,“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是一种年代的、地域的、文化的综合平衡,并非“吃瓜群众”们看着热闹的遗址就会众望所归,毫无悬念;也有可能我们看着不怎么起眼的遗址,一不留神就成了杀入“决赛”的黑马。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现场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从年代上来说,史前时期有3个遗址: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旧石器 ~早期铁器时代);山东章丘焦家遗址(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新石器时代庙底沟文化时期)。

  商周时期有2个遗址: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秦汉时期有2个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

  秦汉以后有3个遗址: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宋元至明清); 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金代);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清初)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发现的巨型筒瓦

  也许不少观众不明白为何史前、商周的遗址几乎占了一半的席位,其实,这样的一份年代名单应该说是相当符合考古学规律的。“古不考三代以下”,考古学作为一门探寻人类文化起源的学科,自然会在没有文献出现的时代“大放异彩”,而到了历史时期,由于中国悠久的史学传统,大量的文献记载,使得考古学反倒退居到了证经补史的地位。

  所以,在角逐十大考古发现的26个入围项目中,史前考古占了9个,分别是: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广西隆安娅怀洞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湖南泸溪下湾遗址、福建明溪南山遗址、山东章丘焦家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浙江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宫城及门址。

  夏商周考古则有6个: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湖北京山苏家垄周代遗址、陕西澄城刘家洼春秋墓地、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北行唐故郡遗址。

  辽宁康平辽代契丹贵族墓群出土的银鎏金面具

  从地域上说,此次评选的十大考古发现,陕西省囊括两个: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河南省也占了两个: 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除此之外,就是新疆、山东、宁夏、吉林、江西、四川各拥一个、遍地开花的局面。这跟之前,十大考古发现集中于陕西、山西、河南等考古大省截然不同。而有的省份,则是一直很难在十大考古发现中有所作为,直到最近几年才迅速崛起,杀入名单,比如新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过,随着中国考古圈与公众的距离越来越近,被誉为考古界奥斯卡的“十大考古新发现”逐渐成为全民瞩目的焦点。在最终名单揭晓前,网上已经有不少网友发起了相关的预测,对不同遗址的宣传转载也有数量上的差异。

  微信公众平台、新浪微博宣传文案数量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从数据转载统计的前十来看,命中率还是相当高的,前六基本是众望所归。那么,为何这六个遗址会得到圈内圈外的一致认可呢?我们不妨细细盘点一下:

  1、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新疆吉木乃通遗址T0505剖面及对应年代

  此遗址发掘面积在众多入围项目中不算大,合计65平米,但最大的亮点是新疆境内发现的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距今45000多年。最难能可贵的是,不同于很多遗址的断断续续,此处堆积如同一完整的时代链条,从旧石器时代中期一直到早期铁器时代,一目了然。对干考古的人来说,遇到这么完整的地层堆积,绝对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幸事。而其出土的 典型莫斯特文化遗存,有助于探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人群关系。

  2、山东章丘焦家遗址

  山东焦家遗址发掘现场

  大型墓葬 M152随葬陶器

  大型墓葬M91随葬玉器

  此处遗址总面积巨大,超过100万平方米,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距今6500~4500年),包括夯土墙、壕沟、215座墓葬、116座房址和1座陶窑等 。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百余座房址填补当时鲁北地区居住形态空白;一批大型墓葬和祭祀遗迹显示该处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3、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

  杨官寨遗址庙底沟文化墓地发掘区航拍

  偏洞室墓M283

  遗址总面积达100多万平方米,从2004年起即开始发掘,历经十余年时间,是关中地区仰韶中晚期一处特大型中心聚落遗址。初步判定该批墓葬的年代为庙底沟文化时期, 是国内首次确认的庙底沟文化大型成人墓地,填补了该时期考古发现的空白。而此处发现的偏洞室墓葬属国内目前所知最早的同类遗存;最神奇的是,考古人员在现场发现“幡”类标识墓葬位置的墓上建筑遗存,这表明此处墓地很可能经过整体规划和长期经营。

  4、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河南新郑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航拍图

  郑国三号车马坑发掘现场 王涛 摄

  河南新郑先后作为郑国和韩国后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539年之久。素有“露天博物馆”之称。此次主要发掘了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和郑国三号车马坑。 北城门遗址的发掘明确了春秋时期城墙结构为“一陆门一水门”;而三号车马坑是考古发掘中上少见的震撼规模,而其中的“豪华房车”早在发掘时已经在网上赢得了众多追捧。

  5、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

  大上清宫遗址总平面图

  大上清宫遗址虽然年代较晚,宋元至明清,但甫一发掘,便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究其原因,佛教的寺庙、石窟考古屡见不鲜,但道教考古几乎未曾听闻。这次发掘的大上清宫是 道教正一教祖庭遗址,等级高、规模大、延续时间长。这一遗址的发现无疑将道教的神秘面纱揭开了一层。

  6、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岷江东南岸围堰

  出水文物

  此处遗址高居网友评选的首席,这很大程度源于“江口沉银”这个关于张献忠的神秘传说的民间弥漫,这次发掘,出水各类文物3万余件,包括带有文字的张献忠大西国金封册、“西王赏功”金银钱及残钱范、“大顺通宝”铜钱、铭刻大西国国号的五十两银锭等遗物,从而证实了江口沉银遗址为清初张献忠沉银之地,将有关张献忠的种种传说,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不仅如此,在此次的发掘过程中,第一次面向公众招募志愿者,也进一步扩大了此处遗址的社会影响力。

  而在网友预测中,最大的“黑马”无外乎是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其微博微信的关注度都排在最末,却最终当选了“十大考古发现”。从一般观众的角度看,虽然是帝陵,但只是大面积考古调查和部分发掘,与众多实力强健的发掘遗址相比,似乎有些弱势。但从考古发掘的历史上来说,西汉帝陵屡有报道,而东汉帝陵则鲜少出现于公众面前,此次的调查不仅 明确了东汉帝陵墓冢基本特征,在某种程度上也填补了这一阶段的考古空白,所以,虽然是有些意外的“黑马”,但从学术价值来说,也并非毫无依据。

  东汉帝陵朱仓M722陵园遗址1号台基东部及内陵园东门址(由东向西)

  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也可算是匹最初不太显眼的“黑马”,在网友的预测中排名20,这跟其地处偏远,年代较晚有一定关系;而在学术界,对该遗址的年代也有所误判,之前认为它始建于渤海,辽金沿用,直到2016年出土的玉册确证其为 金代皇家修建的长白山庙故址,这也是中原地区以外首次发掘出的国家山祭遗存。不仅有金代“皇家”招牌,又担纲首个“山祭遗存”,这样看来,入选理由也是蛮充分的。

  吉林安图宝马城遗址

  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也许在大众眼里不算很显眼,但在考古圈内,它的入选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从年代来说,夏商周考古一直是重头戏,从姚河塬遗址的规模及出土器物来看,应是 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从迄今发现的考古遗址来说,它是周文化圈最西北的一点。此外,也是目前甲骨文发现最西北的地方。

  宁夏姚河塬商周遗址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虽然不是网友预测的“大热”,但作为战国秦都、汉初之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出土的最早最完备的高等级王室洗浴设施及御膳房建筑设施,无一不体现秦汉的巍巍大国气象。

  栎阳城遗址·三号古城·三号建筑遗址

  虽然“2017十大考古发现”已尘埃落定,但未曾评上的其余入围项目,绝对是藏龙卧虎,各有千秋。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早期遗存代表了三江平原的一支新考古学文化;发现大批量精美玉器。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M33等墓葬上的封石堆

  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墓葬总数在10000座左右,是春秋时期晋国的一处高等级“邦墓”;玉石器祭祀遗存目前在东周考古中尚属首次发现;发现迄今唯一春秋时期“荒帷”实物。

  山西襄汾陶寺北Ⅱ区墓葬分布

  河北行唐故郡遗址:是北方戎狄族群的的贵族墓地,积石墓、头蹄葬、青铜鍑、金盘丝耳环、环首刀以及大量玛瑙、绿松石饰品具有鲜明的北方族群特色,体现了固有观念难以割舍;车马坑陪葬制度及青铜器、陶器等又显现深受晋、燕、齐等影响,凸显对中原华夏文化的渴慕。不仅填补了冀中地区同期考古空白;研究戎狄族群华夏化的重要资料。

  河北行唐故郡M2青铜器组合

  浙江绍兴兰若寺墓地:目前国内已发掘的规模最大、等级最高、兆域最完整的南宋墓地。

  浙江兰若寺墓园建筑格局

  重庆奉节南宋白帝城遗址是重庆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宋蒙(元)战争山城遗址之一,该城址的发掘,弄清了南宋白帝城的建筑布局及城市军事防御体系,出土了一些宋蒙(元)战争时期冷热兵器共存的实物,填补了我国火器考古发现的空白。

  白帝城及周边防御性寨堡、设施空间分布图

  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印证太仓港是元朝“第一码头”的事实;出土以元代中晚期龙泉窑青瓷为主的遗物150余吨;除龙泉窑遗址考古外规模最大的一处龙泉青瓷遗存。

  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发掘区域全景

  无论如何,当选的“十大考古新发现”或是落选的其他入围项目,都是在扎实的田野工作基础上对中国文明的不懈探索,这场考古界“奥斯卡”的举办,不仅是对考古工作者的肯定和褒奖,也是对全民关注考古、关注历史的呼唤和激励。

  2017十大考古新发现(按年代顺序):

  1、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新疆通天洞遗址(图片来源:文博中国)

  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发掘面积合计65平米,发现了距今45000多年的旧石器中期向晚期过渡的文化层堆积,出土石器、铜器、铁器等各类编号标本和动物化石2000余件。

  两年的发掘表明,通天洞遗址洞穴堆积较厚,首次发现了本地区旧石器-铜石并用-青铜-早铁时代的连续地层剖面。堆积序列清楚,年代跨度大,不仅填补了新疆史前洞穴考古的空白,也是中国旧石器考古的重大发现。

  亮点:新疆境内发现的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旧石器-细石器-青铜-早期铁器时代的连续地层剖面;出土典型莫斯特文化遗存,有助于探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人群关系。

  2、山东章丘焦家遗址

  焦家遗址发掘现场(图片来源:文博中国)

  焦家遗址位于山东济南市章丘区西北20公里处的泰沂山系北侧的山前平原地带,向南距离城子崖遗址约5公里。遗址主要时代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和汉代,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包括1圈夯土墙和壕沟、215座墓葬、116座房址和1座陶窑等。在发现的974座灰坑中,绝大多数属于大汶口文化,此外还包括少量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和汉代灰坑。

  亮点:发现城墙、壕沟,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百余座房址填补当时鲁北地区居住形态空白;一批大型墓葬和祭祀遗迹显示该处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区域整治经济文化中心。

  3、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

  杨官寨遗址庙底沟文化墓地发掘区航拍(图片来源:文博中国)

  杨官寨遗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高陵区姬家街道杨官寨村,遗址总面积达100多万平方米,是关中地区仰韶中晚期一处特大型中心聚落遗址。

  初步判定该批墓葬的年代为庙底沟文化时期,是国内首次确认的庙底沟文化大型成人墓地,填补了该时期考古发现的空白。此外,本次发现的偏洞室墓葬当属国内目前所知最早的同类遗存,将该类墓葬的出现年代提前了600多年。

  亮点:关中地区仰韶中晚期特大型中心聚落遗址;首次确认庙底沟文化大型成人墓地;墓葬数量庞大,规模惊人;偏洞室墓葬属国内目前所知最早的同类遗存;发现“幡”类标识墓葬位置的墓上建筑遗存,推测墓地经营经过整体规划。

  4、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

  姚河塬遗址航拍(图片来源:文博中国)

  姚河源遗址位于宁夏彭阳县新集乡,是宁夏南部泾水上游地区首次发现的一处大型西周遗址,调查勘探确认遗址面积约62万多平方米。遗址分为晚商、西周、东周三个时期,以西周为主。

  遗址分居址区、作坊区和墓葬区:居址区内发现有水网、路网、壕沟、墙体、灰坑等。墓葬区共钻探出墓葬、马坑、车马坑、祭祀坑50余座;作坊区已勘探出道路、窑址、灰坑、水渠、蓄水池等。铸铜作坊区内出土的车马器范、工具范及容器范,表明此地生产规模不小,能铸造不同类型的青铜器。

  这些重要的遗迹、遗物发现,进一步显示了姚河塬遗址等级和地位不一般,可能与关中的周公庙、孔头沟,北京房山董家林等遗址一样,属于西周大臣的采邑或分封诸侯国所在,即为一个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

  亮点:目前发现的周文化圈最西北的一点;可能是西周封国的都邑遗址;发现壕沟、墙体、路网等遗迹;出土有文字卜甲2块,共计50余字,是目前甲骨文发现最西北的地方。

  5、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北城门遗址航拍图(图片来源:文博中国)

  自西周末年桓公封于郑,至韩灭郑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新郑先后作为郑国和韩国后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539年之久。素有“露天博物馆”之称

  2016年至201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对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和郑国三号车马坑进行了主动发掘。它们均位于故城的东城,且在隔城墙东侧的文化路上一北一南分布,北城门遗址体现春秋战国时期这个大时代的社会面貌,郑国三号车马坑则是当时周礼制度体系下的集结。二者一大一小,遥相辉映。

  亮点: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明确了春秋时期城墙结构为“一陆门一水门”;三号车马坑为春秋晚期郑公一号大墓陪葬坑。

  6、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

  2017年·栎阳城遗址·三号古城·三号建筑遗址

  据文献记载,栎阳城是秦献公秦孝公时期、秦楚之际塞王司马欣时期,汉初刘邦的都城所在,栎阳城遗址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五年来,通过大范围勘探和小规模试掘的方法,复探了 “一号古城”,经勘探、试掘确定了“二号古城”、“三号古城”,在三号古城内发掘确定了多座大型宫殿建筑,同时开展了白渠、郑国渠的勘探试掘,确定了二者的走向与位置。

  从出土建筑材料看,三号古城应上承雍城,下接秦咸阳,延续到西汉前期。从三号古城试掘清理的半地下室建筑、空心砖踏步、巨型筒瓦、瓦当、浴室、壁炉等遗迹遗物看,相关建筑遗存当为秦高等级宫殿建筑。

  亮点:三号古城为战国秦都、汉初之都栎阳;迄今发现的最大筒瓦;发现的最早最完备的高等级王室洗浴设施;首次发现王室级御膳房建筑设施。

  7、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

  朱仓M722陵园遗址1号台基东部及内陵园东门址(由东向西)

  东汉王朝共有12座帝陵,其中11座帝陵均位于河南洛阳境内,分布于邙山和洛南两个陵区。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结合“邙山陵墓群考古调查与勘测”项目,对东汉帝陵及其陵园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勘探,勘探总面积256万平方米。已经对七座帝陵进行考古勘探工作,并对朱仓722#、白草坡村东汉帝陵陵园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累计发掘面积共计约14000平方米。

  亮点:明确东汉帝陵墓冢基本特征;陵园布局逐渐明晰。

  8、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

  大上清宫遗址总平面图

  大上清宫遗址位于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上清镇东侧,调查显示,在大上清宫遗址周边地区30平方公里范围内,发现宋元至明清时期遗存29处,包括建筑基址18处、洞穴遗址2处、墓葬7处、窑址2处,其中宋元建筑遗存多处,占地面积达30万平方米,基本摸清了上清宫建筑格局。

  亮点:迄今发现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道教正一教祖庭遗址;基本摸清了分布范围;地层清晰、遗迹丰富。

  9、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

  JZ1鸱吻一侧龙纹

  宝马城遗址位于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镇,以往学术界认为该遗址始建于渤海,辽金沿用。连续4个年度的勘探与发掘,累计发掘面积3498平米,勘探188000平米,共出土各类遗物超过五千件,其中2016年出土的玉册确证其为金代皇家修建的长白山庙故址。

  亮点:金代皇家营建的长白山神庙基址;中原地区以外首次发掘出的国家山祭遗存;最为重要的金代建筑遗址之一。

  10、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文物出水现场

  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南距成都约60公里,遗址面积约100万平方米。“江口沉银”,是一个流传久远的神秘传说。这次发掘,出水各类文物3万余件,包括带有文字的张献忠大西国金封册、“西王赏功”金银钱及残钱范、“大顺通宝”铜钱、铭刻大西国国号的五十两银锭等遗物,从而证实了江口沉银遗址为清初张献忠沉银之地,将有关张献忠的种种传说,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

  亮点:出土文物证实“江口陈银传说”;发掘过程中面向公众招募志愿者。

  完整入围名单(按年代顺序):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广西隆安娅怀洞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湖南泸溪下湾遗址、福建明溪南山遗址、山东章丘焦家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浙江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宫城及门址、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湖北京山苏家垄周代遗址、陕西澄城刘家洼春秋墓地、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河北行唐故郡遗址、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山东青岛土山屯墓群、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辽宁康平辽代契丹贵族墓群、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吉林安图宝马城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河北崇礼金代太子城遗址、重庆奉节南宋白帝城遗址、浙江绍兴兰若寺墓地、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  

[责任编辑:庞聪]


[值班总编推荐] 房产税,取之于民是为了用之于民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为中非人民凝聚兄弟情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