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中的重器——漆盒的秘密 _热点 _光明网

书画频道> 热点> 正文

漆器中的重器——漆盒的秘密

2018-05-15 09:48 来源:光明日报 
2018-05-15 09:48:30来源:光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庞聪

  蜗牛与紫阳花(漆盒) 镰田奈绪美(日本)

  牡丹绶带鸟纹食盒(漆盒·局部) 张效裕(中国)

  翔(漆盒·局部) 薛晓东(中国)

  虾纹莳绘印泥盒(漆盒) 佚名(日本)

  螺钿漆手包(漆盒) 金龙兼(韩国)

  【艺境观象】

  在浩如烟海的实用漆器中,漆盒无疑是其中一个大类,它是极为综合的一种形式,集实用和审美为一体。相较于其他种类的生活漆器,漆盒的造型多样、结构复杂、制作难度大、用途广泛,可以说是漆器中的重器。

  正在北京漆乔画馆举办的“漆盒的秘密——2018世界漆盒展”上,来自海内外的百余件漆盒集中呈现。藏品部分中,由旭收藏的中国清代雕填切角食盒雅致大气,赵淑静收藏的日本江户晚期的竹纹黑漆文箱纹饰典雅,缅甸20世纪早期的卷竹胎朱漆盒朴素简洁;当代作品中,中国艺术家张效裕创作的牡丹绶带鸟纹食盒,韩国艺术家朴康用创作的松纹漆盒以及德国艺术家的干漆覆盖小盒等作品异彩纷呈。此次展览共征集到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德国的45位作者的70件作品,以及10位中国藏家收藏的15件漆盒,漆乔画馆收藏的俄罗斯、缅甸等地的漆盒也均有展示。

  提到漆盒,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用途,如西汉时期的妆奁(化妆盒)、战国时期盛放酒具的漆盒,近现代中国南方的民间漆器中有大量的提梁盒、篮胎漆盒,造型美观,设计巧妙。中国北方,如山西的皮胎漆盒、大型的翻盖漆柜,以及历代文人使用的砚箱、存放书信的漆箱、帽盒……晚清洋务运动以来出现的放钢笔的漆盒、放眼镜的漆盒等。

  总之,漆盒用途广泛。大到古代贵族使用的漆棺椁,小到随身携带的小漆盒,不一而足。漆盒在日本同样用途广泛,人们最多联想到的是食盒。每到新年,各家各户都用漂亮的漆盒放置菜肴,黑色的紫菜包裹着雪白的米饭,中间露出粉色的鱼、绿色的菜,整齐地码放在朱漆盒内,分外华美,这种形式感使得享用食物的过程也变得更加愉快。除了在节日和庆典等特别场合,漆盒在日本、韩国平日的茶道、香道和花道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用竹条卷制成型,涂以朱漆而成的大大小小的漆盒在缅甸、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从寺院到百姓家,是国民在社会生活和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器物,作为花盒、贡盒、食盒被普遍使用,而且有着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有人提出,大漆即是“天然的塑料”,稍稍了解一些实用漆器、特别是民艺漆器的历史,就不难理解,这样的说法实不为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天的亚洲,漆器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日本也面临着手工艺发展的困境,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日本漆器或许在另辟蹊径,并非一概地放弃或者重新来过,而是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在进步。

  漆盒的构造自然与它的功能有着直接的关系。漆盒是一个有主体、有盖子的封闭空间,这二者的闭合形式就有几十种不同的结构,全覆盖、半覆盖、翻盖、平盖、双层盖;多层的漆盒,上一层的盒身也是下一层的盒盖。在现代设计观念的影响之下,有些漆盒将盖子取下,翻过来也当盒子用,各种新型的结构和功能也在发展、变化中。这些不同的闭合结构首先是基于功能和用途的考虑,以及使用者的体验:如何打开、如何关闭,然后是用料和制作工艺。在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把一个漆盒想象成一座建筑,其结构和功能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是十分错综复杂的。

  在工艺制作上,相比其他漆器,漆盒所包含的做工也最为综合。一个漆盒从成型到完成需要几个特殊工种的组合,例如日本在漆器制作行业中分工比较明确,木工、涂(漆)师、莳绘师分工合作,才有了我们眼前看到的一件件完整、精美的漆盒。中国和日本的多数漆艺家都是自己从头至尾完成作品的,从创意到实现比较连贯。从器物造型的角度来看,方形比圆形更难制作,在手工艺行业有“一方顶十圆”之说,因为方形的90度直角以及所形成的体面,比圆形的器物更为复杂,保持角度也成为制作中最大的难点,需要特殊的工具并格外用心,我们常说的“边、角最难做”也是这个道理。角度也形成很多的体面和转折,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方形的漆盒,包括盒身与盒盖,如果采用比较简单的覆盖方式,盒身部分的外壁、内壁加上口沿的厚度,就有14个体面,形成8个内直角、8个外直角,加上盖子,相当于多出2倍的体面和角度。在选材上,木胎制作所使用的木材,为了防止开裂和变形,要存放多年后才能使用。髹漆阶段对漆层的厚度要求严格,每道涂漆之后都需要打磨,边边角角的磨工巨大。到了表面装饰阶段,更凸显出漆工艺的丰富多彩,中国的雕漆、漆绘、八宝嵌、日本的莳绘、戗金、韩国的螺钿镶嵌、缅甸的蘜醤,各有特色。

  在审美上,漆盒包含了绘画。事实上,绘画最早出现在器物上,例如在器皿、家具上,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其历史比起绘画独立于器物而被挂在墙上的历史要久远得多。表现在漆盒上,因为盒子的体面多,就更加有利于在上面画画了。盒盖的表面作为一个主要平面,单独拿出来就是一幅画,特别是中国古代的漆盒上,常常描绘出一幅完整的生活场景。例如湖北荆门出土的战国彩绘出行图脱胎漆奁,最引人注目的便是盒盖上的出行图,描绘了众多的人物、车马,还有大雁、狗、猪以及树木,构成一幅贵族生活画卷。日本的漆盒,表面装饰一般是围绕器形而设计的,盒身与盒盖整体考虑,图案连贯,即便是在多层的重箱上也是如此,一株梅花贯穿上下。一张日本漆盒表面装饰的设计图,不是一张独幅画的形式,而是一张立体图,同时设计了五个面,展开来呈十字形。漆盒上的装饰纹样的选材也考虑到观看角度是立体的,螺钿、金莳绘等这些闪光的材质在不同的角度下会产生不同的光线折射,让我们看到不同的效果。即便是素涂的表面也会折射出幽幽的均匀光泽。在不同的使用场合中,一件合适的漆盒会对整体氛围的营造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简而言之,一件朱漆盒当然有助于衬托喜庆的气氛,黑色漆器更适用于肃穆的场合,而花鸟纹样又与四季的变化紧密呼应,中国汉代的漆盒上经常出现为配合祭天所绘制的图案。汉代之后,作为实用器的漆盒的装饰更加贴近世俗的审美需求,多以山水花鸟、亭台楼阁为题材。在当代,漆盒的审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融入了现代设计的思维,与现代家居设计相呼应,简洁、时尚成为潮流。在色彩的选择上,也不拘于红、黑这样给人印象强烈的漆的色彩,出现了更多微妙的色彩变化,看得出时代审美的变化。

  在漆盒中也能看出不同国家的文化背景和民风民俗。此外,亚洲国家各具特色的漆艺制品,自16、17世纪以来就引起了西方的好奇。今天,西方在接受当代漆艺方面,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隔阂。

  希望通过客观地呈现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时代和风貌的漆盒,在横向和纵向的对比中找到漆器发展的新方位。也许漆盒仅仅是一个话题,重要的是,我们该怎样面对未来,我们未来的生活中真的需要漆器吗?如果需要的话,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漆器?对于器物,每一个时代都有新的答案。

  “漆盒”是一个如此之大的题目,值得我们不断探寻其中深奥无比的秘密。

  (作者:乔加,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漆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庞聪]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