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干武专访·梁长兴(2018年第16期)

2018-07-04 19:19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8-07-04 19:19:19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兰干武专访·梁长兴(2018年第16期)

兰干武专访·梁长兴(2018年第16期)

梁长兴(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艺术家简历:

  梁长兴1973年被父亲送到北京什刹海体校,在宋志平和程惠琨教练的指导下,开启了习武历程。3年后,他被吴彬教练选入北京武术队,担任过武术队的宣传委员、团支部书记、男队队长,在全国武术比赛中七次蝉联形意拳冠军。1985年9月,考入北京体育学院教练员专科班,同时撰写的《论影响武术发展的不利因素》《致武术爱好者》等多篇武术文章在《武术健身》《北京晚报》《体育报》上发表。1988年,梁长兴的毕业论文《探讨北京武术队蝉联十次团体冠军的主要因素》荣获全国体育大专院校“优秀论文奖”。1988年,梁长兴选择赴澳洲发展,在澳洲墨尔本开办了澳大利亚武术训练中心,还受邀到墨尔本大学传授武术。

  文武之道

  ——梁长兴先生访谈

  兰(兰干武以下简称“兰”):梁先生,您好!您是哪一年在全国拿了武术冠军的?

  梁(梁长兴以下简称“梁”):1979年,我十八岁的时候,和李连杰一起,得的是全国的对练冠军。

  兰:那您也获得了七八次冠军了?

  梁:是的,连续七次得到了全国冠军。后来就专攻形意拳,它属于内家拳。

  兰:那您练不练气功?

  梁:内家拳本身的修炼方式就有气功的成分,现在有些人把气功单提出来了,其实之前的练功,每个门派都有练气功的方法。现在人们把气功说得太大了,就变成了另外一派了,这个概念和书法很像,书法包括了各种书体,有真草隶篆等。

  兰:您当时成绩那么好,怎么会去了国外?

  梁:1988年,当时就是一阵“出国风”“出国热”,很多人都想去国外闯一闯。对于专业运动员来说,到了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属于一个事业的高峰期了,都说运动员有两条命,一个是自己的命运,一个是运动生命。武术运动员的运动寿命还算是长的,像练体操的女孩子,在二十岁自己的身体发育成熟时运动生命就结束了。那个时候我的运动生命已经结束了,就想到外面去闯一闯,其实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能闯出一个什么样儿,所以叫做打拼嘛。

  兰:叫做试试看。您到国外主要是做什么工作呢?

  梁:还是做武术这个行业,在那边也有朋友在开武馆,我就在里面当了教练。

  兰:是在澳洲吗?

  梁:在澳洲的墨尔本。

  兰:学员都是华裔吗?

  梁:在墨尔本华裔非常少,主要人口还是外国人。

  兰:外国人也学习中国武术?

  梁:是的。中国武术在国外还是挺有影响的。

  兰:您在那边教武术,自己的外语过关吗?

  梁:我外语水平一般,去国外之前我是在北京的武术队里训练,之后我又到北京体院学了三年,当时学了一些英文,基本的交流是可以的。后来就自己慢慢地摸索,其实教武术和教书法是类似的。

  兰:主要是肢体的语言。

  梁:是的,都是自己先和学生讲一下,然后再做一些身体动作示范,慢慢地就把语言学会了。

  兰:据一些资料显示,您后来又涉足到了影视行业。

  梁:刚开始到国外的时候,我对影视是不感兴趣的,主要是我自己的性格比较内向。之前在队里的时候,队友们业余爱好是去开摩托车,我喜欢写书法、刻印章。我们队里的队友几乎每个人都拍过影视的主角,我当时对这些没有兴趣,加上我的口才和性格不太适合做这些,也就没有参与过。其实,练武的人和拍电影是有情缘的,到了澳洲之后,一些学生说李连杰那么有名,他们也想拍电影,让我教教他们。

  兰:拍一些动作片?

  梁:是的。后来我就自己开了一个武打动作设计工作室,三个月一期,开了两年时间,还有几个学生到香港和成龙他们一起拍电影,也做出了一些成绩。

  兰:您和成龙也有过合作吗?

  梁:是我的两个外国学生一直在成龙那边工作,后来我就自己干影视方面的工作。

  兰:你们工作室有没有合作过很有名的电影?

  梁:其实我们和很多电影都有合作,只不过都是幕后的训练工作。拍武打片电影,演员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掌握武打动作的,这个就像是写书法一样,要一直练习。

  兰:您主要是在幕后教给演员一些武打动作。

  梁:是的。有时候也会和影视公司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兰:您现在还开武馆吗?

  梁:现在没有开了,以前我是在墨尔本大学办了一个太极武术协会,我在那当教练,后来美国的一个公司邀请我,就没有继续教学生了。现在墨尔本大学那边是我的一个学生在教。

  兰:您现在每天还打拳吗?

  梁:现在每天的事情很多,没有之前练得多了,但还是会抽时间打拳。现在是非常时期,比如说需要六个月完成的一个工作,时间和地点都定好了的话,我就会安排自己训练,因为这样比较有计划性。但有些时候就是今天去这个地方,明天又换另一个地方,这样的话自己的内心就静不下来,根本没办法正常训练,还有就是现在年龄也大了,我已经五十七岁了。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