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晕墨章——白云乡山水画艺术品鉴

2018-07-11 13:04 来源:搜狐 
2018-07-11 13:04:33来源:搜狐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白云乡,教授,汉族,1956年生,河北馆陶人,硕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文联副主席,河北省省管优秀专家,河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馆书画研究院院部委员。

  本人擅长中国山水画,所作太行大坡系列作品,注重山水精神的营构与表现,画风庄重严谨、朴厚雄浑。作品《铜墙铁壁》入选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第六届全国美展”,被评为优秀作品并被选为中国美术馆优秀藏品赴日本展出。获河北省首届文艺振兴奖、荣立三等功。作品《高山仰止》入选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第七届全国美展”。作品《野调无腔》入选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98国际美术年当代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获河北省第八届文艺振兴奖。作品《风雨千年》入选由美国培地斯特瑞安艺术基金会、加拿大东方艺术协助与发展中心、日本神川株式会社联合举办的“华夏之魂——长城颂国际美术大展”,获唯一金牌奖。作品《朔野长风》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画三百家展”,获银牌奖。作品《岁月无声》入选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第九届全国美展 ”,获铜牌奖。作品《静山如太古》2004年8月入选由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第十届全国美展,获铜牌奖。2009年作品《故园热土》入选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获提名奖,2004年 8月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授予黄宾虹奖。作品《乡关何处》入选2005第二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千层碧水走黄龙》、《铜墙铁壁》等作品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台湾山美术馆、国务院办公厅、中南海紫光阁、毛主席纪念堂、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大使馆等重大单位机构收藏。

  其作品和业绩先后在《美术》、《美术观察》、《美术研究》、《国画家》等国家专业核心刊物发表和介绍。出版有《当代中国画家——白云乡》、《太行真境——白云乡山水画》、《从传统走来——白云乡解析荆浩》、《白云乡艺术与生活》、《当代中国画家研究丛书——白云乡》等专著。

  《信天游》152×85cm 1999年 白云乡纸本水墨

  返虚入浑 隐迹立形

  文/白云乡

  我的作品属于哪一种流派?师承于哪一位传统画家?这个问题令我思悟良久,如果把中华民族的山水画发展比喻成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我只是树梢上的一片叶,我吮吸过根系的所有营养;如果把前辈画家比作天际耀眼的星辰,群星灿若云霞,每一颗星都向后学者放射着启迪心扉的智慧之光。我的画从面貌上看不出明显的师承关系,往高雅里说,是“采众家之长,成一人之体”,往通俗里说,属于非驴非马,属于四不象。

  我工作、生活的地方紧靠太行山,因地利之便,很多画儿画的就是这一座山,我追求一种厚重、平实、沉郁、雄浑的绘画风格。近几年,作品面世的机会多了一些,引起许多的人关注,业内人士喜欢追根朔源,大家觉得,我的画受五代的关仝、北宋的范宽影响大一些,那么,关、范二人和五代的荆浩有很明显的师承关系,荆浩在中国画史上是一个很有贡献的画家。从艺术思想上看,他是唐以前山水画理论的集大成者,又是水墨画理论的开创者;从艺术创作史看,他是北方山水画派的创始人。荆浩之后,水墨山水渐趋成熟,声势愈壮,追随者代不乏人。那么,他对我的影响有哪些呢?应该这样总结:荆浩的创作理论对我有一定的影响,我在精神方面接受了他的思想;从作品面貌上看,荆浩他们放眼于广阔空间的雄伟气象,“其上峰峦虽异,其下同岭相连,掩映林泉,依稀远近,”而我则着眼于山体的局部,用几块山石,一条沟壑,半坡衰草来表现太行山的千顷之势。绘画风格,更多的是写生得来的感受和前人许多画家的技法总汇。

  风景异 50x50cm 2017年

  一

  我是77年上的大学,在那时候的美术史课上就学习过荆浩的《笔法记》,其中的“求真说”“六要论”是荆浩艺术思想的精髓和核心:他简洁而清楚地阐述了山水中“形”“质”和“神”“气”的关系,但是,这种精深的理论对于当时的我,还是空中楼阁,因为,我得先拿出几年时间解决笔墨问题,也就是说,先把物象的“形”和“质”弄囫囵了,然后才能说“神”和“气”。得感谢我的老师李明久先生,当年的李老师刚从东北调来,风华正茂,满腹经纶,上师荆浩,下学八大。自成一家。他给我们讲了山水画的发展史,也示范了一些传统的技法:树法、水法、石法、各种皴法等等。然而,当李老师创作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笔墨技法已经和传统相去甚远,就是说,传统的笔墨发展到李老师这里,已经加入了许多现代人的观念。他的一管猪鬃长豪在宣纸上匆匆掠过,笔墨纠缠翻搅,勾擦洇渍,抑扬有致,开合有度,没有一个废动作,没有一处废笔墨,一气呵成。传统的树法、水法、石法,在他这里统统没有了法,但又觉得笔势老辣、墨气淋漓。我看他作画常常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不是他在操纵笔,而是笔在纸上自动弹起来完成了画作,真令人叹为观止。现在看来,我一迈进山水艺术的大门,遇到的就是高手。就感觉到了“笔墨当随时代”。我是从那时候起,下决心终生走水墨山水这条路。那一阶段,尝试过初试牛刀的喜悦,但更多的是探索的艰辛,失败的苦恼。四年寒窗,花明柳暗,苦乐参半,每画至半夜,腹饥身寒,四顾茫然,此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