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兰干武专访·王岳川

2018-08-09 17:49 来源:新浪 
2018-08-09 17:49:30来源:新浪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兰干武专访·王岳川

  王岳川(左)接受书法报记者采访

  嘉 宾:王岳川

  记 者:兰干武

  陪同采访:李彬

  王岳川,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中文系文论室主任、教授、博导,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书协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北京书法院副院长、国际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院长、澳门大学人文学院客座教授、复旦大学等十所大学双聘教授。担任学术泰斗季羡林先生八年助手。

  出版著作50余部,在中外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提倡“文化书法”,强调“回归经典、走进魏晋、守正创新、正大气象”,致力于中国书法文化的世界化。在世界40多个国家传播中国文化和书法艺术。自1980年代以来多次获全国书法大奖,并带团到世界各地举办书法展。


  书法神通——王岳川访谈

  兰干武(以下简称“兰”):王教授,您好,您还在研究书法与文化吗?

  王岳川(以下简称“王”):是的,最近完成了《书法文化十五讲》和《书法美学境界》这两本书,主要探讨了书法与国学,其中包括了书法与国学、书法与佛学、书法与道家、书法与儒家、书法与兵家、书法与文人等。现在我们可以想一下在古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将军要写书法?包括我们熟知的王右军。

  兰:这个有意思。

  王:书中还包括书法与音乐、书法与舞蹈、书法与生活等内容。古代书家中,为什么会有怀素观察云彩,张旭看担夫争道、公孙大娘舞剑,黄山谷观船夫荡桨而大受启发,从而启迪了自我的书法创作?其实书法中的笔法很多是从生活和舞蹈中的动作来的。比如:书法与建筑,为什么线条是凝固的艺术?为什么汉隶是扁平的?为什么篆书是竖的?草书是圆形的?……这些都因为汉字是视觉形象,从而说明了一个问题——书法不是雕虫小技。著名法籍华人艺术家、哲学家熊秉明认为,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我们不好说书法是核心的核心,但它起码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部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书法是“汉字文化圈”的守护者。

  如今,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中的三个都死了,其中位于四大文明古国之首的是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化和文字,存在六千多年死了;第二是古埃及文化和文字,存在五千多年也死了;第三是古印度的文化和文字,存在四千多年也死了;而唯独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仍然生生不息,像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行书、草书等书体,现在我们大多都还认识。有些人就问我说:“为什么只有中国的文字不死呢?”我说因为中国有一门艺术酷爱汉字、守护汉字,这门艺术叫作书法。有人说:“难道酷爱这门艺术,文字就不会死吗?”我说因为古代从事书法文化的人是了不起的,如造字的仓颉是黄帝的史官、统一六国文字的李斯是秦朝的丞相,还有梁武帝酷爱王羲之的书法,以及为王羲之写传论的唐太宗是什么级别的人呢?

  兰:是皇帝的级别。

  王:此外,还有酷爱书法的康熙和乾隆是什么级别的?以及围绕在唐太宗身边的大臣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中唐的颜真卿和晚唐的柳公权都是国家的重臣,就连清代的郑板桥都是县令级别的!在中国文化史上,书法的地位非常高。作为一个文化人,不仅将琴、棋、书、画看作把握人生的艺术技能,更是看成个体有限生命诗意生存中的高妙境界。我查了一下,我国古代著名的书法家大都是进士,隋唐以后的进士书法家可谓多矣:有白居易、张九龄、颜真卿、柳公权、顾况、韩愈、杜牧、王维、李商隐、贺知章、杨凝式、韩熙载、王安石、司马光、朱熹、张孝祥、苏轼、宋祁、范成大、范仲淹、欧阳修、秦观、黄庭坚、蔡京、蔡襄、陆游、文天祥、韩琦、杨维桢、解缙、王守仁、丰坊、王世贞、董其昌、张瑞图、张居正、王铎、倪元璐、黄道周、周亮工、王士祯、笪重光、郑板桥、刘墉、翁方纲、梁同书、钱大昕、王文治、姚鼐、钱沣、孙星衍、伊秉绶、阮元、洪亮吉、吴荣光、林则徐、何绍基、刘熙载、曾国藩、俞樾、翁同龢、李文田、吴大澂、张之洞、沈曾植、李瑞清、刘春霖等。可谓人才济济,蔚为大观。一般认为,秀才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举人相当于大学毕业,进士相当于博士后。进士不是学位,而是一个官职。古代的书法家都是文人、国家重臣、国家元首,他们在支持书法艺术的时候当然能够维持汉字的寿命和“汉字文化圈”。

  但进入现代性话语以来,在全球化、西化、一体化的文化偏见中,东方书法审美境界正在被不断地贬抑和自我轻视,书法被不断西方化、后现代化、游戏化、丑陋化。如今一些从事书法的人,其国学水平和知识学位都很低,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书法变成了书家获取经济价值的谋生手段,甚至认为是诸多退休老人安度晚年夕阳红的余光。这两个极端使得书法艺术的大部分文化精神失传和落空,东方书法文化在当代文化转型中遭遇到价值判断加速失落的窘况。

  更为严重的是,如今汉字文化圈不断缩小,不知道您是否认同。日本废除了大部分汉字,韩国也几乎全部废除汉字,越南已全部废除汉字,汉字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也都没有地位可言。新加坡倒是没有废除汉字,但是在那里开国际会议的都是要说英语的上等人,他们认为说汉语的是低等人。所以我说这三十年,汉字文化圈几乎消失了。于是,中国威胁论、黄祸论、中国崩溃论不绝于耳。我认为当今书法应该走出技法论和商品论,扩大汉字文化圈的影响力!这也是树立当代中国书法文化自信的当务之急!

  兰:这个是书法文化意识里的观念,我也是非常认同的。

  王:汉字文化圈怎么扩大?我认为书法是第一步。我原来到海外的孔子学院去讲学,一开始只有六千万人学汉语,现在已经扩展到七十多个国家,将近两亿人学汉语。从2018年开始俄罗斯、美国、英国等国家也要在高中开设汉字课程,汉字如果拿起毛笔来写的话就是书法了。

  兰:孔子学院我们还是有很多地方要完善的。

  王:是的,但现在也有一些人要求孔子学院开书法课程。此外,教育部门也考虑2019年的高考语文要增加一些书法文化题,其中大概有三分的卷面分。

  兰:这是个好消息。

  王:但北京现在缺书法老师。高考的指挥棒还是很厉害的,《书法报》作为专业报纸,应该更多地探讨一下中小学的书法教育,增加一些教授讲解关于书法文化的知识,让千家万户的学生家长都来订阅书法报纸,获得最直接的教益。

  兰:是的,现在我们有一份报纸是《书画教育》,但是像您说的关于高考书法教育的这块内容目前还没有涉及。

  王:可以先把高考语文要增加一些书法题的消息告知大家,说要考书法理论题目和技法题目的一些基本范围。如果学生不懂,可以有针对地教学。苏士澍主席也反复说,教育是百年树人的事情,我觉得书法教育这一块还是要拓展一下。

  兰:您的这个建议非常好。我们也要策划一下,开设一个针对高考语文书法教育的栏目,请王教授来给我们当顾问。

  王:没问题,可以找一些高校里字写得比较正的书法老师加以讲解。现在对于写丑、写怪的书法还是要有所收敛。

  兰:好像今年的高考题目就有关于书法方面的内容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收集一下,研究这种考试的趋向,并开设一个相关的栏目。

  王:我觉得首先是要普及书法与文化的关系,不能让大众认为书法就是夕阳红的退休书法,或是拿书法去获奖去卖钱。第二要重视书法教育,尤其是青少年的教育。第三就是扩大汉字的文化圈,这样的话就变成了书法的文化战略了。您看季羡林先生在三十年前就提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断言中国会尽快崛起。最近据哈佛大学的教授说,中国不是在2027年超过美国,而是在2018年。这让美国非常紧张了。

  兰:如今中国的什么都在扩大,唯独文化缩小了。

  王:对。而且现在中国经济、军事、科技都很强,唯独文化很弱。这就有一个问题了:文化弱的话就做不成大国。文化强、国家强,文化自信、国家自信。我曾经给领导干部讲国学的时候提了几个问题:“为什么夏、商、周文化大兴,国家长治久安?”夏朝四百年、商朝六百年、周朝八百多年,然后崛起一个大国——秦王朝却很短命?为什么天下始皇是一个短命的朝代?而秦朝之后的汉朝重视文化却兴盛了四百年?秦朝吞并了六国,军事、科技都很强。当时派大臣李冰到四川去治水——都江堰工程现在还是世界性著名工程。但秦朝为什么这么快就灭国了,就是因为不重视文化。秦始皇用法家思想并重用李斯,修长城劳民伤财,修高速道监控六国,修始皇陵怨声载道,焚书坑儒天下寒心。还有秦二世很暴力,当时京城周边五十华里之内农民种的新谷只让秦二世自己吃。所以陈胜、吴广起义,刘邦、项羽灭秦国。夏商周和汉代都重视文化,唯独短命的秦王朝和元代不重视文化,所以都迅速灭国了。

  记得文怀沙曾经在凤凰卫视和主持人王鲁湘对话,文怀沙说当年完全不用八年抗战,因为我们中华民族有很大的同化能力,哪怕日本把我们吞并了,我们民族也会把日本同化过来。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汉民族是农耕文明,蒙元和满旗是游牧民族,他们比中原文明要低,所以可以同化他们。但是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民族是工业文明,您见过农耕文明能吞并工业化民族吗?你见过长枪大刀能打败大炮吗?曾经有一个太平天国头目见袁世凯说我们刀枪不入,袁世凯掏出手枪说试试,就开了两枪,结果头目当场毙命。那么,今天的美国和欧洲是什么民族?是后工业后信息时代的民族,如果我们仅仅拿出农耕文明的文化能够同化他们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西方人说中华民族只有黄土高坡的局部价值,没有普世价值。所以国家让全国各个学科和学者创新,现在提倡的价值创新、文化创新、文化自信就是这个道理。还有就是怎么把农耕文明提升到今天全球信息时代的战略文明。现在我们国家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其实就是《论语》里“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新时代发展。如果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有农业文明印记的话,那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后工业文明全球化时代的新主张。同样,我们将农耕文明的“丝绸之路”转化为“一带一路”新时代的高瞻远瞩。当代书法在大国崛起的时代应该告别脏、乱、丑的习气,要创造出新的概念、新的美学原则、新的审美范式。如果把这些思想提出来,《书法报》就会站得更高。说实话我也看到了一些水平不是很高的书法家的版面,应该杜绝。

  兰:看来今天来采访王老师还是比较及时的。王教授在北大书法研究所这么多年,对当下的书法也是起到很大推动作用。

  王:2018年要有新的气象,上次我们在人大开会的时候也聊过。2018年是北大书法所成立的第十五周年,也是1917年沈尹默担任书法研究会会长的传承者一百周年。

  兰:这两年北大也成立了书法校友会是吗?

  王:是的,一些北大校友聚在一起,在北大西门外找了一个办公室。我是校友会的顾问。

  兰:好像最近也搞了一些活动。

  王:是的,他们举办了一个北大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在2018年北大书法所成立十五周年之际,我们书法所也将举办大型书法展纪念沈尹默先生。2018年也是北大成立一百二十周年,也将开展众多的纪念活动。

  兰:我个人觉得北大书法所在当代书法中应该起一个领头的作用,就像我们书法报社要给读者呈现很大的信息量一样,要有一些与时俱进的东西出来。北大书法所在当下也要有所作为,起到一个标杆的作用,把书法所的功能和影响进一步扩大,目前有没有这个可能?

  王:这个是有可能的。长久以来,我就想对中国书协理事会提个建议,就是这些年无数的展览折腾得太厉害,书法家为应付展览而疲于奔命。我觉得中国书协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把所有书协展览停止两年!让所有的书法家休养生息两年,认真用这两年的时间读书和临帖,这样停下来的话中国书法界会逐渐远离浮躁风。北大书法所的老师如果在中书协停展的时间,认真学国学和临帖两年的话,师生的国学水平和书法水平会有大幅提升。您看我现在每天都还在临帖,这个是临孙过庭《书谱》尺八屏,全部临完需写六十张,给您看的是其中的两张,我每天写一张。我临写《书谱》原大的帖已经很多次,现在是想临成2.50米高的,全部临一遍要两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做学术的原因,平时时间也不多,自己也不想写得粗糙。

  我现在没有太多时间批评时下那些张怪的反经典的草书。你认为好的自己就去做,做得足够好的话就会有人响应。现在很多争论是在误读和诬陷别人的基础上来树立自己,我觉得是无效而消耗的。我现在的状态也是这样的:不争论。

  2018年北大书法所会做一些大事。第一,就是扩大招生,这个和过去培训精英是不一样的,现在主要是培训中学的书法老师,也是响应中国书协苏主席的号召,他认为全国缺少六十万的中小学书法老师。现在北大书法所的高译、胡秋萍、李彬、肖华等老师都是书法高手,如果他们教草书、行书、楷书、魏碑都是没有问题的。第二,就是要做大型的展览,包括纪念沈尹默担任北大书法研究会会长一百周年的活动,因为北大书法所是在沈老北大书法研究会基础上继承发扬而成立的,到1980年代北大开始开设书法进修班,2018年是书法所成立十五周年,要做一些事情。第三,2018年还会办一些国际书法展览,出版书法美学丛书。十五年来,北大书法所接待了书法访问学者70多人,精英班和研究生有500多人,正在形成北大国学与书法双进的格局。此外,我们要不断提出一些新思想和新话题,在国内掀起一些书法大讨论,到时候要借助贵刊的高地,发出最高学府严谨而专业的声音。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