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毋相忘”一枚汉代银带钩的千年相思 _书画资讯 _光明网


“长毋相忘”一枚汉代银带钩的千年相思

2018-08-10 10:13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2018-08-10 10:13:07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meishubao/2018072515302540163.jpg

  一枚长度不到4厘米的汉代银带钩,拯救了90后女孩丁曼文对爱情一半的绝望。

  每集只有5分钟的系列微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中,有一集的主角是一枚虎符式的银带钩。普通带钩都是整体结构,中间分不开,而这个带钩能从中间分成两半,两个半扇的内壁,分别以阴阳文刻有小篆铭文“长毋相忘”。动人的情话,隐在钩身之间,隐秘而深情。

  这一集的分集导演是丁曼文。2016年,她和该片总导演徐欢一起去全国各地的博物馆考察,第一次在南京博物院看到这件“长毋相忘”银带钩时,仿佛遇到了久违的深情。

  丁曼文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某档著名相亲类电视节目的短片导演。“我需要去各个城市和不同的男女嘉宾聊他们的爱情历程,于是我听了很多快餐式的爱情。”

  这些大同小异的故事包括:异地了就分手,因为小事吵了一架就放弃了,或者是一段关系没有好好道别就出轨……当时的丁曼文也就20岁出头,其实解决不了别人的感情问题,这些情节在她身上也一样发生着,“我对爱情同样没有耐心,也会失望和怀疑”。

  而这枚“长毋相忘”银带钩,打动了丁曼文,尽管不知道最终会不会拍这件文物,只是深深地记住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这种爱情了,大家都是这个不行就换一个。而这位女子把爱情带进了坟墓,至少是一件她认定了的、生生世世的事情。”

  查阅资料后,丁曼文走进了一个2000多年前的爱情故事。

  这枚“长毋相忘”银带钩出土于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属于江都王陵12号陪葬墓。墓主人是汉景帝之子江都王刘非的一个妃子淳于婴儿,这枚银带钩很可能是刘非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汉书》中对刘非的记载只有寥寥数行:“江都易王非以孝景前两年立为汝南王,吴、楚反时,非年十五,有材气(古时指代力气雄武),上书自请撃吴。景帝赐非将军印,撃吴。吴已破,徙王江都,治故吴国,以军功赐天子旗。元光中,匈奴大入汉边,非上书愿撃匈奴,上不许。非好气力,治宫馆,招四方豪杰,骄奢甚。二十七年薨,子建嗣。”

  从文字记载来看,这位诸侯王是一位骁勇善战、盛气凌人的男子,但在心爱的人面前,他也缱绻柔情。

  丁曼文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长乐未央和长毋相忘是汉代很常见的两句祝福语。互道长毋相忘,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打开带钩,里面是我们的誓言,这种形式感很迷人。和现代人情人节送玫瑰、送戒指的分量完全不一样。我觉得深情必定是寡言的。四个字道尽了一生百转千回的情思。哪怕此生已走到尽头,也不想忘记你。”

  “其实‘长乐未央,长毋相忘’的祝愿,和现在的一句网络流行语的希冀是一样的,‘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回首的都是快乐的事,不想忘记的,都是爱的人。”丁曼文还买了这枚银带钩的文创产品,价格520元,也是一个有关爱情的数字。

meishubao/2018072515304149369.jpg

  “因为《如果国宝会说话》,在对文物和历史学习过程中,让我有厚重的安全感,逐渐理解了什么是永恒。”丁曼文说。

  《如果国宝会说话》从名字上看,就知道拍摄的都是“国之重器”。这一季选择了从战国到秦汉时期的25件文物,长信宫灯、曾侯乙编钟、击鼓说唱俑等家喻户晓的文物都在其列。相比之下,这件其貌不扬、体量不大、材质一般的银带钩,跟“国宝”似乎有一定差距。

  丁曼文的坚持打动了总导演:“一方面观众确实能通过它,了解到汉朝的吉祥语文化,感受到汉朝人闳放的气质;另一方面,我也想分享我的感动给大家。其实两千多年前的汉朝的人对美好的向往、对情感的渴望,和今天的我们是一样的。这件东西,它是能传递温度的。历史是一团灰烬,但灰烬深处仍有余温。长毋相忘,就是来自汉朝的余温。”

  人们熟悉的汉代爱情可能是一首《汉乐府》里表达的这样:“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轰轰烈烈,坦承而张扬。

  丁曼文说,大多数汉朝人,是不习惯含蓄的。比如寄相思,他们会在铜镜上写:“见日之光,天下大阳,服者圣王,千秋万岁,长毋相忘。”

  相比之下,淳于婴儿的这枚小带钩,不同于当时纯粹直接的表达方式,深宫里的爱情誓言,被这带钩普通的外表完美隐藏。这种隐秘的方式,就是后宫妃子非常真实的心情:不求万人之上的国王独宠一人,只求两人之间的私语常系腰间。

  由于文物太小,拍摄的时候要用特殊的镜头,文案也是改了又改。在最终的版本中,丁曼文这样写道:“这伟大的盛世,同时包容过隐秘和张扬。或许在另一种意义上实现了‘未央’和‘毋忘’的,是中华民族对汉文明的情感延续。汉代人的吉祥语,也是历朝历代人们共同的企盼。在现代生活中,仍然被沿用下来,穿越千年,还透着微光。”

  (文章来源:中国美术报)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