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画频道> 正文

澄泥砚家的姑娘:用青春传承非遗

2022-10-17 10:42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10-17 10:42:22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庞聪

  原标题:澄泥砚家的姑娘:用青春传承非遗

  黄河澄泥砚是中国四大名砚之一,因制作技艺复杂,曾消失数百年。1991年,张慧的父母张存生和王玲历经131次失败恢复了黄河澄泥砚制作工艺。因从小生活在郑州的黄河岸边,跟随父母学习黄河澄泥砚的制作技艺,张慧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了黄河澄泥砚的传承。

  如今,张慧是河南省非遗项目黄河澄泥砚的第六代传承人。

  一筐黄河泥,是她从小最熟悉的玩件;一块澄泥砚,是她父母毕生的心血。父辈复原,子辈推广,如何将黄河澄泥砚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地传承和推广下去?张慧用韧劲、稳劲与拼劲,交上了一个非遗传承人的青春答卷。

  走近张慧,在这个35岁的青年身上,有着一种独有的定力和耐力。雕刻澄泥砚时,她低垂的眉目流露着手艺人的专注和精湛。做非遗讲解时,她的语调展现出文化传承者的自信和胸怀。

  为给传统非遗注入新的活力,张慧已做了100多场公益培训,并培训100多名聋哑大学生利用黄河泥制作黄河文化文创,引得很多华侨购买这些“来自母亲河的礼物”做纪念。张慧说,“我对黄河有很深的感情,做好黄河澄泥砚的传承与创新,就是做好了黄河文化的传承。”

  家学心血的守与不守

  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土窑洞,一家人一住就是33年。为了艺术创作,他们放弃了20世纪80年代在安徽靠手艺就能当上“万元户”的富裕生活。六口人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张慧的童年并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稳定地在幼儿园度过,“有钱了去一个月,没钱了就不去”。

  关于童年,张慧印象最深的,是窑洞里刺眼的白炽灯和铺在地上的小床铺。父母常年不分昼夜地在窑洞里刺眼的白炽灯下雕刻,无暇照顾张慧。小小年纪的她,一个人在窑洞里整日玩泥巴,看着潜心创作的父母,躺在父母给她铺在地上的小床铺上醒来又睡去。

  黄河澄泥砚,由经过澄洗的黄河中下游多年冲积的细泥作为原料加工烧制而成,质地细腻,犹如婴儿皮肤一般,具有贮墨不涸,历寒不冰,发墨而不损毫,滋润胜水可与石质佳砚相媲美的特点。但由于泥质极细,入窑烧制成功率极低。

  为了复原失传已久的黄河澄泥砚,张存生夫妻俩从自身擅长的砖雕工艺转到陶砚烧制。拜师、查史、研究、尝试,3年的夜以继日,终于在1991年让黄河澄泥砚重获新生。1999年,为了代表河南为澳门回归献礼,张存生夫妻俩制作了闻名海内外的“九龙晷”巨型黄河澄泥砚。在烧制第38窑时,张存生三天三夜没合眼,为创作耗尽了心血。2000年,年仅32岁的张存生因病离世。

  大学毕业之际,张慧曾一度拒绝“澄泥砚家的姑娘”这一标签。“从小到大,看到的都是澄泥砚,真的看烦了。”青春叛逆期的张慧,曾想开辟自己的事业。但回到家中,看到辛苦的母亲,独自支撑着父亲未竟的事业,张慧几经纠结,最终选择继承父业,帮母亲一起扛起家里的“大摊子”。

  就这样,对黄河澄泥砚的爱,张存生的家学心血,最终传到闺女这里,由张慧坚守。

  手艺打磨的苦与不苦

  虽然从小就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中长大,学生时代的寒暑假也都投入到澄泥砚的生产和创作中,但能真正做到“接棒”,张慧又经历了近七年的“苦学苦练”。

  最青春的岁月,张慧过得枯燥又单调。

  从东北师大艺术设计专业毕业后,张慧便跟着母亲在黄河边的窑洞工作室里创作。工作室离市区很远,张慧每周只能回市区一次。跟其他年轻人能享受城市的多彩便利不同,张慧每天要做的雕刻,重复且枯燥。

  “我经常质疑自己,为什么要每天这么枯燥,为什么不和别人一样,过得轻松一点。我曾无数次想过放弃。”每当陷入自我怀疑,张慧都会一个人静静坐着哭泣。

  但回想起父母创下黄河澄泥砚这份基业的艰难,手艺人本身就要动心忍性、与艰苦的创作环境相抗争的使命,张慧手里的刻刀,放下又拿起。关于毕业后的那段时光,张慧的形容是“几经崩溃又自愈”。

  张慧经常待在湿气逼人的窑洞,导致体质偏寒,不规律的睡眠又使她患上神经衰弱。“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老手艺,为啥没人继承?说到底是太苦。”这其中的苦,有创作环境的艰苦和内心磨练的困苦。

  然而,正是这段困苦的时光,让张慧明白,只要沉下心来在一件事上投入足够多,再“苦”也会变得“不苦”,对之的态度甚至会从嫌弃厌烦,变得“爱上”和引以为傲。

  手艺出师后,张慧不仅深得父母在黄河澄泥砚创作上的真传,还在原有概念的基础上,结合当下手工艺品的用途,创作出了黄河瑞兽摆件系列和黄河澄泥瓷茶具系列两款文创产品。

  张慧是黄河澄泥砚非遗传承人,曾获得河南省工艺美术师等称号。她说,虽然自己还年轻,艺术创作的道路还有很长,但取得的这些荣誉,让她以黄河澄泥砚为傲,以做黄河澄泥砚的父母为傲。

  张慧热爱黄河澄泥砚。如今,她不再排斥“澄泥砚家的姑娘”这一标签,她特别想让大家记住,她是黄河澄泥砚新的传承人。

  非遗传承的变与不变

  任何手工艺品的传承和推广,都会遭遇瓶颈期。黄河澄泥砚也不例外。

  2019年,张慧能明显感觉到,大众对黄河澄泥砚这块摆在书房里的砚台,已经不再感到新鲜和稀奇。如何才能让传统的黄河澄泥砚技艺,不断满足当下大众对手工艺品的审美需求?

  张慧深入思考后,大胆地将黄河金沙泥揉进釉料,在外观上赋予黄河泥多彩的颜色,在内容上注入黄河泥更精彩的黄河故事和文化,创作出了黄河瑞兽摆件系列和黄河澄泥瓷茶具系列两款在书店、展览馆畅销的文创产品。

  其中,黄河瑞兽摆件以中国传统祥瑞内容和中原地域特色文化为出发点,深挖传统,外观不断创新更迭。作品纯手工捏塑形,上釉后高温烧制,釉色丰富,精致可爱,目前开发原创产品造型300余款。

  “黄河泥上釉成了瓷,陶提升为瓷就产生了质的变化!”张慧大刀阔斧对黄河澄泥艺术进行改进。黄河泥揉在釉料里,泥里矿物质的光泽就闪烁在摆件的外观上。黄河泥的内涵没变,精气神仍然在。

  母亲王玲对黄河澄泥砚技艺的创新也非常支持,父亲去世后,母亲独立支撑黄河澄泥砚的发展,作品多次荣获中国民间工艺美术最高奖“山花奖”,堪称手工艺界名副其实的大师。

  胆大心细的张慧总是调侃地说:“手艺传到我手里,我一个年轻人不去谋求创新,那年老的人思维更固执就更不会去创新了。”

  张慧认为,“黄河澄泥砚就是要创新,时代让它走到创新的节点,就是要做出顺应时代的改变,才能让这门手艺更好地流传下去。”

  非遗传承,能变的是什么?不能变的是什么?

  张慧认为:能变的,是不同时代下对手艺的理解和所打造工艺品的外观;不能变的,是传统文化的根和内涵。“把非遗做成文创,一定离不开传统文化,要去传统文化里找到文创的内涵和意义,文创才能有灵动的精气神。”她说。

  如何保护好父辈制作的现有的黄河澄泥砚和黄河澄泥石碑,推广黄河澄泥文化,让更多的人来继承这门手艺,不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无人?张慧用韧劲、稳劲与拼劲,交上了一名年轻非遗传承人的青春答卷。

  张慧创立了文创“柒炁”品牌,定期面向聋人开展“无声世界让陶艺更精彩”公益培训活动,培训聋生30多名,帮助解决聋人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张慧说,这些聋人学生学东西特别快,因为他们身上的专注精神,是做手艺最契合的品质。

  “传承这件事,任重而道远。当前很多非遗技艺后继无人,传统技艺逐渐消亡,如何守住初心、做好传承、顺应时代、敢于创新,使手工技艺传承下去,是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潘志贤 实习生 郭秋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庞聪]

[值班总编推荐] 高温津贴关乎底层权利伸张

[值班总编推荐] 还会有多少古城继续被淹?

[值班总编推荐] 冤冤相报何时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